來源: http://hkcitizensmedia.com/2017/02/07/tradewar/

特朗普就任美國第45任總統不足一個月,已經令到全球外交及貿易出現翻天覆地的改變。自二次世界大戰勝利後,美國成為全球自由世界軍事,政治,貿易及道德領袖。戰後美國十二任總統,無論共和黨或民主黨都支持三大外交原則,第一,自由貿易,第二,全球化;第三,開放邊境,接收難民及移民。特朗普完全脫離美國傳統外交政策,推翻這三大外交原則。上任第一個行政命令,退出垮太平洋夥伴協議。接著又下命令,禁止七個回教國家的國民移民美國,又120日內停止接收難民入美國。特朗普發出得明確訊號,他是來真的,100%實行他的競選承諾。美國尊士合堅斯大學一位醫學教授表示,特朗普患了惡性人格自戀狂癥。即是他囂張跋扈,狂妄自大,他的世界沒有妥協,視盟友為無物,就算得罪他人,到處樹敵,也會不顧一切做他認為對的事。

特朗普上任第一週,和外國領袖通電話過程中,已經得罪了墨西哥和澳洲的總統和總理。他執行競選承諾,要求墨西哥出錢興建美墨圍牆,弄到不歡而散。和澳洲總理通話時,又因前總統奧巴馬承諾接收一千多個難民問題,只通話25分鐘就掛斷電話,遠比預期的一小時為短。之後特朗普又猛烈批評中國,日本,及德國累積大量出口盈餘。更批評中國,德國及日本操控貨幣,令到滙率過低,對美國進行不公平貿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去美國拜訪特朗普,預計對會對美國帶來幾十億美元的禮物,包括投資美國基建,例如高鐵,和在美國設立人工智能研究所等。

特朗普上任兩星期,已經和主要盟友和國家,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日本,沙地阿拉伯,亞聯酋等國家領導人通話,但就是沒有和中國領導人有任何聯繫。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是美國第一大貿易夥伴,自尼赫遜總開始,都維持和中國友好關係。但特朗普明顯是要給中國顏色,故意冷淡對待中國。特朗普競選時多次批評中國,充分顯示他反華的態度。當選後他委任的商務,貿易官員,都是持清晰反華立場,認為中國佔了美國便宜。因此市場都不知道中美外交,會發展成怎樣。事實上特朗普和過去12位美國總統完全不同,沒有一個國家領袖知道怎樣對待特朗普。特朗普對中國敵意立場鮮明,和中國打交道,一定會批評中國進行不公平貿易,刻意貶低人民幣,累積大量貨易盈餘,對美國不公平。

 

可以從特朗普對墨西哥的政策來估計,美國對中國的新政策。特朗普批評墨西哥以低廉人工,搶走美國工人的職位,要向墨西哥產品征收邊境稅。日本多間車廠,包括豐田,日產,馬士達等都在墨西哥設廠,製成品出口至美國。特朗普可能征收邊境稅,令到很多車廠計劃陷於停頓。同樣,特朗普極有可能向中國出口美國產品,征收邊境稅。2016年首11個月,中美貿易的盈餘是3190億美元。有經濟學家估計,如果美國向中國出口征收15%邊境稅,中國的經濟損失可能達到GDP的1.8%。以中國2016年的國民生產11萬億美元計算,損失對達到2千億美元。損失對會直接影響到日本和南韓等國家的出口,間接的損失可能達到4千億美元,對亞洲國家是災難性的損失。

但另一方面分析,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可以沒有預期大。中國和亞洲國家多方貿易額已經達到中國全部貿易的57%,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已經低於20%,是可以處理的。美國自我封鎖,也為中國帶來機會。中國可以加深和墨西哥等國家合作,例如一間安徽汽車廠將投資兩億美元在一間停工的墨西哥車廠,協助拓展拉丁美洲市場。中美貿易關係好像鐵達尼號遊輪,撞向冰山,是一場不可避免的災難。中國只要有準備,就不怕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

藺常念
智易東方證券行政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