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啟一年後,不良資產證券化陣營有望進一步擴容。去年2月,五大行和招行獲得了首批試點資格,重啟了本輪不良資產證券化。

第一財經獲悉,近期監管層放行第二批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資格。一位評級公司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本輪不良資產證券化擴容至興業、浦發、民生等多家股份制銀行,不少於3家城商行也獲得了試點資格。另有機構人士透露,國開行也在本批試點範圍中。

去年首批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銀行以國有大行為主,第二批試點銀行將擴容至大部分股份制銀行和少數城商行。這意味著不良資產證券化重啟後,將形成國有大行、絕大多數股份制銀行和少數城商行的陣營梯隊。業內預計,今年零售類不良資產支持證券發行規模將繼續擴容。

去年不良資產支持證券發行規模156億

隨著宏觀經濟下行壓力持續,銀行業不良貸款規模不斷上升,本輪不良資產證券化的重啟正是緣於商業銀行不良資產承壓。截至2016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及不良率為15123億元和1.74%。借助資產證券化有助於盤活銀行資產的流動性,降低銀行不良資產處置成本,分散風險。

2016年2月14日,央行、發改委等八部委印發《關於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幹意見》提出:“在審慎穩妥的前提下,選擇少數符合條件的金融機構探索開展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這為不良資產證券化重啟打開了政策閥門。

2016年2月,工行、建行、中行、農行、交行和招行6家銀行獲得首批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資格,總額度500億元。4月19日,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發布《不良貸款資產支持證券信息披露指引(試行)》和配套表格體系,不良資產證券化重啟加速推進。

同年5月,中行和招行分別發行了一單對公不良資產支持證券和信用卡不良資產支持證券,標誌著不良資產證券化時隔八年後正式重啟。與一般信貸資產證券化不同,不良資產證券化項目的基礎資產為已經違約的貸款。

時下正值本輪首批不良資產試點一周年。從重啟後的情況來看,據聯合資信發布的《2016年不良資產支持證券市場運行報告及展望》報告統計,2016年銀行間市場共計發行了14單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累計發行規模156.1億元。

從證券端來看,各單產品均采用了優先檔和次級檔證券的兩檔分層結構,優先檔證券的評級結果均為AAA級,平均占比為72.32%。各單產品優先檔證券加權平均期限區間為0.13年至2.24年,發行利率區間為3%至4.5%;次級檔證券加權平均期限區間為1年至4.24年。

對此,業內分析認為,這種交易結構設計的原因在於不良貸款回收金額和回收時間不確定性大,簡單的分層結構有助於緩釋證券兌付風險。

“目前市場對不良資產證券化認購熱情很高。”一位評級公司結構融資部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從所發行的不良資產支持證券來看,資產折價嚴重,市場議價能力強,不良資產證券收益率比標準化的債券產品收益高,很多外資機構、合資機構和基金公司對於這種高風險、高收益的次級類債券很較強的認購需求,但是從去年已發行的證券情況來看,基本上被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所認購。

一位券商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市場對不良資產支持證券產品認購熱情並不如預期高。優先級證券收益率與普通信貸資產證券化收益率相當,次級端證券依舊是資產管理公司認購,風險偏好高的私募管理機構在債券市場力量薄弱,難以在短時間內形成強有力的市場買方。

從14單已發行的不良資產基礎資產來看,涵蓋了對公不良貸款、信用卡不良貸款、小微不良貸款、個人住房抵押不良貸款和個人抵押不良貸款等五種類型。

其中,對公不良貸款產品有7單,發行規模為79.82億元,占總發行規模的51.14%;信用卡貸款產品有3單,發行規模合計為10.58億元;小微不良貸款資產支持證券有2單,發行規模共計9.3億元;建行發行了唯一一單個人住房抵押不良資產支持證券,證券發行規模為15.6億元;工行發行了一單個人抵押不良資產支持證券,證券發行規模為40.80億元。

聯合資信報告稱,已經發行的不良資產支持證券兌付情況良好。截至2017年1月底,2016年已發行的14單不良資產支持證券中,已有6單產品開始兌付。該6單產品中,優先級證券利息和本金均兌付正常。

對公資產為主 零售類不良資產證券化將擴容

去年首批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銀行以國有大行為主,第二批試點銀行將擴容至大部分股份制銀行和少數城商行。這意味著不良資產證券化重啟後,將形成國有大行、絕大多數股份制銀行和少數城商行的陣營梯隊。

前述券商人士則表示,在MPA考核體系下,銀行未來資產負債表擴張速度將放緩,因此,銀行通過資產證券化將資產騰挪出表動力很足。加上監管部門支持不良資產證券化發展,預計隨著發行主體範圍的擴大,今年不良資產證券化發行規模將進一步擴大,新增發行規模還是以國有大行為主,標的為對公類貸款為基礎資產為主。

“2016年銀行間市場通過證券化方式消化的不良貸款僅有510.22億元,累計發行額度也僅占首輪500億額度的31.22%,未來仍有發展空間。”報告指出。

聯合資信報告稱,首輪獲批試點的5家銀行在2016年順利完成不良資產證券化的試水後,預計2017年發起機構將會擴容,且銀登中心作為新興市場也將為發起機構提供更多的發行場所選擇。這些都將進一步促進不良資產證券化業務規模的增長。

2016年14單不良資產證券化基礎資產的發行規模主要以對公貸款為主,但是這一趨勢恐將不會延續。聯合資信報告認為,對公不良資產支持證券需要采用逐筆盡調的方式進行估值,所耗費的人力成本、時間成本較高,且發起機構可以通過批量轉讓的方式處置對公不良資產,因而通過發行對公不良資產支持證券處置不良資產的動力有所不足,預計2017年發行規模或將有限。報告同時預計,2017年零售類不良資產支持證券有望繼續擴容。未來如車貸、消費貸等其他同質性較強的零售類不良貸款可能也將陸續出現在不良資產證券化市場,繼續豐富基礎資產種類。

不過,上述評級公司結構融資部負責人認為,從去年6家試點機構來看,中工農中建交行均以對公貸款為基礎資產開展試點,預計今年新試點機構仍將對公貸款項目為不良資產支持證券發行對象。

他進一步分析,這是因為對公貸款項目的資料齊全易收集、資產估值比較一致,而信用卡、車貸等零售類資產對銀行系統建設要求較高,第三方評級對現金流情況評估需要以不同維度選擇樣本,每個維度均需要選取多個樣本,盡職調查只是與對公項目的抵押物、質押物評估方式不同。“隨著不良資產的擴容,發起機構將逐步向消費類不良資產靠攏,零售類不良資產市場品種將更加豐富。”他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