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跑馬仔】反對辱警罪立法 葉劉淑儀:過程激化矛盾不利和諧 (19:18)

特首參選人葉劉淑儀公布更新版的政綱並召開記者會,會上被問到警察員方組織前晚(22日)舉行大會,有意見要求立法保障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免被侮辱,亦有警員自比為被納粹德軍迫害的猶太人。

葉劉淑儀表示不贊成立辱警罪,因討論過程只會激化矛盾。她亦指可能前線警務人員對國際事務認識不多才會有相關的猶太人言論。

葉劉淑儀指如果有立法會議員以私人條例草案或政府接收草案為辱警罪立法,反對議案的議員會拉布,迫使政府撤回,辯論的過程亦會激化矛盾,非常不利和諧。葉太指她亦曾向保安局提問,現時有什麼條例可以懲處侮辱公職人員,她指政府提出了很多條例,但不曾檢控。

葉劉淑儀說香港採用普通法,原則是很難以言入罪。葉劉淑儀說政府表示「如果一條條例難以通過,難以檢控,檢控又難以定罪,個後果仲差。」

她重申理解前線人員遇到侮辱會不開心,但相關條例只會激發矛盾,認為政府應該鼓勵提高香港的文明程度,使所有人都不說粗口,她更指自己也不喜歡粗口,打趣說早前蕭若元與她做訪問時沒有說粗口,感到很高興。

葉劉淑儀亦提到她亦有出席警員的大會,當晚只有一個警員說粗口,認為對方太激動。

至於猶太人言論,葉太則稱源於對國際事務缺乏認識,她指自己過去都有犯類似的錯誤,例如指希特勒也是民選選出,德國總領事其後向她解釋不要胡亂提及希特勒及猶太人的種族清洗,因德國當地對相關事件很敏感,她表示:「我都唔識喇,何況係一位警員呢。」葉太指一名前線警務人員可能未必明白,但相信現在大家都已經知道。
(24/2/2017 明報即時新聞)

看到報導葉劉表達反對訂定辱警罪的新聞, 我真的訝異, 葉劉一向受到紀律部隊的擁護, 如果叫紀律部隊從4名特首參選人(4名以外的我只能把他們視若無睹)中挑他們心儀的一個, 我想非葉劉莫屬了。葉劉曾是入境處長, 也做過保安局長, 跟紀律部隊一向都關係密切, 所以警察大會她也去撐場, 撐場之餘卻敢發出反對聲音, 我對葉劉另眼相看了, 她甘冒失去一個十分鞏固的堡壘, 也夠膽作出這番言論, 我佩服。首先, 有個別警員自比被納粹德國逼害的猶太人, 這言論不值得造文章, 個人感受的宣泄, 不涉大是大非, 不用提升到更高的討論層面。參選人無需認同或不認同, 警方發言澄清卻有需要, 因為集會人數多, 在某程度上可能給人一種警察整體立場的印象。個別警員為了渲泄而講的話, 其實也無需深究。以實際粗口來舉例, 會自損形象。不過, 如果只是個別事件, 也不值得進一步討論, 否則又會沒完沒了去挖掘那些粗口事件來重溫了。我腦海中就浮了幾宗出來: 林慧思的what the fxxk, 馬恩國的you are not even a fxxking Chinese, 梁天琦在選管會的發佈會問候馮官的母親。我覺得不值得討論就是不想有些人使用雙重標準來自掌嘴巴。

我對於葉劉所講: 香港採用普通法,原則是很難以言入罪, 這說話是甚麼意思呢? 所謂以言入罪, 一般是指空口講而沒有實際行動, 故此不構成刑事罪行, 正如宣揚港獨的人, 沒有揭干起義, 只在發噏風, 就不會因此被檢控。套用在辱警行為方面, 我就不能理解了。辱罵或侮辱警察, 很明顯只留於口舌方面, 如果真的立法, 也基本上涉及言辭, 譬如有人罵警察為「黑警」、「共狗」、「警犬」、「死差佬」都只是言語上的侮辱, 而不是實際採取甚麼行動。我一直指出最大的問題是怎樣在言論自由方面取得平衡點, 所以就算訂立法例在立法會可以通過, 法庭那一關也未必過得到。

葉劉這種表態是不是為了爭取提名, 我不得而知。起碼她夠膽不附和盲撐, 勝過城大那位尊貴的教授, 我都為城大的法學生擔心, 他們那裏竟然可以容得下兩位這類質量的教授, 一位不懂刑事法在胡謅, 另一位連《基本法》也想推翻, 不是嗎, 在質疑香港洋法官的存在需要。

我一直都希望香港是個可以安居又文明的社會, 在公眾場所可以少聽到粗言穢語, 可能有人覺得我迂腐, 講粗口沒有甚麼大不了。曾經有讀者留言說, 單字的粗口在大學裏是時常聽到的, 不論男女都不以為忤。我不會鼓吹為不准在公眾地方講粗口立法, 如果社會的風氣發展成這樣, 語言貧乏成這樣又廣被認受, 又何必立法呢? 否則可能要立法規管去完廁所唔洗手的行為了。一個有質素、文明、有教養的社會, 做出侮辱別人的行為而不為別人所側目, 這個社會的質素之低, 也不需議論了。除了立法規管, 也有很多途徑可以改變社會的風氣的, 認同我這看法的人要先由自己做起, 也不去附和不文明的人, 繼而游說周圍的朋輩同儕。正一你見狗黨行為, 你羞與為伍, 繼而疏遠, 抑或附和奉承, 樂與成群, 成為狗黨, 在民主自由社會裏, 是不受規管的選擇, 那又何需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