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國兩會火熱進行時,比特幣價格也一路上漲,目前一枚比特幣的價格已經超過一盎司黃金價格,今日國際市場價格已達1280美元,國內市場價格達到8350元。

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主任周學東認為,國內比特幣市場交易存在風險點,交易平臺是監管的關鍵環節。

他建議,短期內要明確比特幣交易平臺監管底線,建立負面清單,做好風險防範和化解工作。從長期看,有必要借鑒國際監管經驗,研究構建長效監管機制,維護金融穩定。

“比特幣交易平臺存在重大風險隱患,一是客戶資金安全風險;二是洗錢風險;三是杠桿交易帶來的風險。”周學東表示,此外有些平臺還存在宣傳不合規、技術安全風險和平臺關聯業務風險。

今年年初,人民銀行開始發起一輪針對比特幣交易平臺的監管風暴。

今年1月,北京、上海兩地監管部門約談、檢查國內最大的三家比特幣交易平臺比特幣中國、火幣網、OK幣行後,三家平臺的比特幣現貨融資、融幣宣布停止。

2月8日,北京監管部門再次對9家比特幣交易平臺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通報目前比特幣交易平臺存在的問題。隨後,這些平臺先後宣布暫停比特幣提幣,比特幣中國等三家主要比特幣交易平臺也對提幣增加了限制。

比特幣起源於互聯網IT極客空間,可以獨立於銀行體系外實現貨幣支付清算等功能,是一種具有無政府主義色彩的非實物電子貨幣。

雖然我國的比特幣用戶相對較少,但是交易量在國際領先。由於不收取交易手續費,並且提供杠桿類的融資炒幣和賣空業務,國內交易平臺一度占據全球比特幣98%以上的交易量。

隨著監管加強,國內平臺比特幣交易量驟減。在過去24小時里,比特幣中國等三家國內主要交易平臺的交易總量僅1.2萬枚,只有年初高峰時1200萬枚的千分之一。

在國外,比特幣平臺也是風險高發地。去年8月,國外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Bitfinex再次遭遇黑客攻擊,約12萬枚比特幣失竊。事故後網站被迫暫停交易,並協助執法部門調查事故原因。

不過,周學東建議,對境內比特幣交易平臺應當包容、暫不取締,留下一段觀察期,但在短期內必須明確比特幣交易平臺監管紅線,嚴格監管。

2013年,印度央行以比特幣違反了外匯管理法案,要求銀行關停比特幣交易平臺賬戶,不過一年後又撤銷了監管措施。2014年,俄羅斯央行規定使用虛擬幣為違法行為,但去年又承認買賣比特幣是匯兌行為。

周學東認為,從長期看有必要研究探索長效監管機制。需要研究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金融屬性和商品屬性,研究比特幣交易平臺的性質,探索出臺國家層面的比特幣交易平臺管理試點政策,對少數合格交易平臺進行許可或備案試點。同時,強化監管合作機制,加強行業自律,構建比特幣交易所誠信體系。

目前,發達國家中承認比特幣貨幣地位的只有日本等少數國家,美國將比特幣定義為商品,並將比特幣服務商納入金融牌照管理。雖然歐洲法院裁定比特幣交易可作為支付手段,但歐洲央行仍建議歐盟成員不應推進數字貨幣的應用。

2013年,中國人民銀行等五部委發布了《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但對比特幣平臺並未形成常態化監管,金融監管、工商、稅務、網絡信息安全等多部門之間未建立監管信息共享和聯合執法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