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9  NM

「香港,勝在有ICAC。」廉潔一直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但數數近年負責守護廉潔的ICAC,究竟做過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事?前特首曾蔭權審批雄濤數碼廣播牌照,被判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牽涉在內的雄濤股東黃楚標,未被起訴;同一單案,被控方指疑向曾蔭權提供三十五萬元現金的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ICAC一句:「相信李生唔會同我哋合作。」放棄取證;梁振英愛將,時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被踢爆其太太公司擁有古洞北一大片土地,陳茂波亦曾出任該公司董事,遭放生;查梁振英UGL五千萬案,未有下文;除廉政專員白韞六外,旗下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亦掌握着每宗個案的命運,這個主席之位,一四年起由梁振英委任譚惠珠擔任。除了撐警撐到出位,本刊亦發現她一直與商界關係千絲萬縷,同時出任共八間上市公司的獨立非執董,年薪近三百萬元,其中在永安國際更擔任逾二十年,有違上市規則對「獨立」的原則。香港人,是否能指望由譚惠珠這種人繼續主宰我們的核心價值?

廉政公署除了直接向特首負責,其正副專員亦由特首提名。在梁振英用人唯親的作風下,一四年更委任了立場極親中,四屆港區人大代表譚惠珠做「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Operations Review Committee,ORC)主席。ORC表面上是一個「諮詢」角色,但其實在ICAC中極為重要,負責「守尾門」。廉政專員會在每六星期一次的會議中,就每一個調查個案的進展向ORC提交報告,由該會建議個案的跟進行動或將其轉交其他部門。同時該會亦是唯一有權對未有足夠證據檢控的個案,提出終止調查,對廉署工作舉足輕重。

八間公司養「珠」

本刊發現,身居ICAC要位的譚惠珠,竟同時身兼八間上市公司的獨立非執行董事,雖已屆七十一歲高齡,依然「財源滾滾」,每年收取近三百萬港元的董事酬金。她現時擔任獨立非執董的公司當中,超過一半都是內地企業,包括國企中石化旗下的中石化冠德(934)、廣東省政府擁有的粵海控股旗下的廣南(集團)(1203)等。當中,中國第一女首富張茵擁有的玖龍紙業(2689)提供的酬金最多,一六年達到$54.1萬元人民幣。此外,持有澳門漁人碼頭的澳門勵駿(1680)、百貨公司永安國際(289) 以及化妝品零售公司莎莎國際(178)亦是譚惠珠的「金主」,每年向她支付三十至五十萬酬金不等。根據港交所資料,譚惠珠更持有逾二百萬股莎莎股份,以現時股價計,市值六百多萬元。獨董的工作量不多,不需擔任日常職務,僅在董事會中監督、檢查和平衡執行董事職權。根據公司規則,為維持上市公司獨董的獨立性,該職位的任期一般不會超過九年。如要繼續延任,需要通過股東大會投票通過。譚惠珠與多間公司都關係良好,董事會為令她留任,亦願意為她召開股東大會。她任職的八間公司當中,竟有七間任期均超過九年。最合作無間的要數永安國際,她自九四年起已擔任該職,服務超過二十二年。愛投資物業的她,九一年至今,已先後投資九個愉景灣單位,賣出的五個全部有斬獲,每個賺九十多至三百萬元不等。現時仍手持四個單位,市值二千多萬。早年,譚惠珠最少四次將名下物業按予永安銀行,這間銀行正是由她擔任獨董的永安集團創辦人郭氏兄弟創辦。八十年代,該行曾傳出時任總經理,郭氏第三代郭志匡挪用公司一千萬美元私用。而郭志匡之兄,前永安國際執行董事郭志權亦因此引咎辭去銀行職務。無獨有偶,郭志權是李佩材的外孫,李佩材正是李國寶、李國章和李國能等人的曾祖父。永安銀行已在九三年被大新金融集團收購。

任職上市公司曾涉貪

譚惠珠與商界關係千絲萬縷,由她擔任ICAC一個舉足輕重的職位,惹人質疑。事實上,譚惠珠所服務的公司當中,部分更曾牽涉入貪污醜聞。譚惠珠自九七年起,在五礦地產(230)(前稱東方有色集團)任「獨董」。○二年,東方有色的五名高層就因為涉嫌以虛假商業文件,挪用公款達二千六百多萬元,並提供利益予財務總監等人以隱瞞事件被廉署拘捕。另外,二千年時,原母公司為國家有色金屬工業局的東方有色,突然被中國五礦接管,但董事局卻遲遲未有向證監會透露變動,涉嫌違規,本身是大律師而且更是公司審核委員會成員的譚惠珠,更是有失職之嫌。譚惠珠的誠信問題,早在九十年代初已經備受質疑。九○年七月,時任交通諮詢委員會主席的譚惠珠,被本刊揭發她作為股東之一的家族公司高華置業有限公司,竟持有一間的士車行「先達的士公司」百分之八的股份,更在記者追問後兩天,她才正式向委員會「自爆」,申報利益。同年,她亦被揭持有中華漆廠公司股權,而其最終母公司就是城巴的母公司,譚惠珠卻未有避嫌,先在八九年中巴罷駛工潮時,呼籲城巴協助疏導交通,後來更向當局建議讓城巴行走南區路線,與中巴競爭。

父親當差豪買物業

就「的士事件」,譚惠珠當時解釋指這些的士公司股份,實際上屬於父親,故未有申報。原本任職警察的父親譚松十分富貴,除的士車行生意,他早在五十年代已投資物業,以六萬元「現兜兜」買入中半山麥當勞道一單位,六六年又與友人斥逾百萬買入西半山摩星嶺物業。他亦與家族共同持有銅鑼灣時代廣場對面的羅素街一帶兩幢大廈,現時地鋪均出租予錶行,估計每月租金高達三百多萬元,現時她持有家族公司五分一股權。譚家有七兄弟姊妹,排第六的譚惠珠曾指爸爸當差時經常要上庭,被律師問到「腳仔軟」,因此立志往英國讀法律,獲得大律師資格,令父親自豪。而父親於九四年離世後,亦把部分物業業權轉贈予譚惠珠。因父親任警察之故,譚惠珠亦是「撐七警」的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創會會長。不過警察和廉署的角色,偶有衝突。七七年十月二十八日,該會成立後一天,就有數十名警員衝入廉署執行處辦公室,打傷數名廉署人員。退休警司林占士指,當時香港社會貪污成風,但每天打開報紙只見警察被控,同僚覺得被打壓,而員佐級警員更無工會組織向高層反映意見。部分同事於是在界限街的警察遊樂會集會,研究成立一個組織。後來,有三、四百位員佐級警察到警察總部欲與處長會談,但處長竟然溜走:「同事好唔滿意,有啲比較衝動嘅就話,我哋要去廉署話俾佢哋聽,叫佢哋拉晒我哋。」因而引起警廉衝突。誰料得到,當年有份成立員佐級協會的譚惠珠,竟被安插入廉政公署,反過來監察「老廉」?

變身「頭號護法」之路

譚惠珠七、八十年代先後進入市政局、行政局、立法局和區議會成為四料議員。參與香港前途談判及基本法起草時,譚惠珠多次顯露出其親英立場。英國解密文件顯示,譚惠珠極力主張回歸後香港擁有居港權的審批,亦要求中方不在港駐軍。《基本法》起草時,譚更建議回歸後,由中方「當香港的董事長,聘請英國當總經理」。但九○年,「的士事件」被揭發,譚惠珠不再獲委任做議員,她的態度竟一百八十度轉變。她先到北京讀中國法律,及後晉身全國政協及基本法委員會成員,後來更成為港區人大召集人。由效忠英女皇變成中共「頭號護法」,屢在鏡頭前講歪理護主。一一年,譚惠珠接受電台專訪時,如此解讀自己的轉變:「我四十五歲先由頭為自己嘅退休金打算,我同自己講,我永世都唔再做全職(議員),因為無論做咗幾多年,去到尾連自己生計都顧唔掂,無人會放你在眼內。」應該遭調查的人,一次又一次獲放生,令人再度質疑由「首長」以至「守尾門」皆由特首提名或委任的廉署,是否仍能公正維持香港廉潔。前廉政公署調查主任,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指,作為ORC主席,其獨立性十分重要:「商業上咁多關係唔係太理想,應該要做好利益申報,有需要嘅時候要避席。相對嚟講,前任主席施祖祥就係一個較好嘅人選。佢係退休公務員,商界上冇咁活躍。」本刊曾向廉署索取ORC各成員的利益申報資料,但廉署回覆指「有關的申報牽涉個人私隱及貪污調查的機密資料」,拒絕提供。廉署指ORC有申報機制,但有關指引只指示委員若與「正在考慮或討論的事」有各方面的關連,就應該申報,而非加入委員會時,就預先申報。

「四大護法」獨董常客

資料來源︰各上市公司公告

*包括「董事袍金」、「表現相關獎勵付款」、「酌情獎金」或「薪金、津貼及福利」等項目#於2016年7月20日獲委任;2016年報未公布,薪酬不詳 +於2016年1月29日獲委任,年報截至2016年3月為止收取了$5萬;董事袍金將為每年$30萬

撰文:關冠麒插圖:詹震寰news@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