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9  NM

現年65歲的華人置業(127)前主席劉鑾雄,健康情況一直反覆。去年尾宣布換腎成功,但上週又以「健康極不穩、需要在生時實行重組」為由,將放在信託內的七成四華置股份,分予長子劉鳴煒及甘比所生的兩個子女仲學及秀樺。近日富豪界突然流傳,指是甘比母親捐腎救大劉。甘比其後否認,但由始至終,都無提及腎從何來,以及在何處換腎。根據資料,在香港輪候器官移植的腎衰竭病人,等候時間平均要51個月。一直在大劉身旁照顧有加的甘比,一人得道,甘比媽多了個「半邊仔」,甘比姊妹亦多了「姐夫」及「妹夫」,一家人為大劉的健康及事業,仆心仆命。大劉亦給甘比一個名分,承諾是他最後的一個女人。

去年尾大劉宣布換腎成功,惹來諸多猜測。近日富豪界便流傳,由甘比家人在外地捐腎救大劉。本週一早上十一時多,大劉到華置總部,只見他身形較前圓潤,但臉部浮腫,失去彈性,神情亦無往日精靈。離開時記者向他提問:「係咪甘比家人捐腎俾你?」大劉一言不發,不作回應便上車離開。到下午二時多,他再返回華置總部,不過這次不行正門,而是行側門。記者再問他是否在英國換腎,以及腎功能是否只有十八個月。大劉依舊無回應,只是繼續向前行。在進入華置後,大劉即坐上輪椅,被助手快速推離。同日,甘比媽坐車離開大劉與甘比同住的高士美道大宅,她有司機接載,亦有位保鑣護身。其後甘比媽下車,記者上前提問有否捐腎俾大劉,她顯得有點愕然及緊張,並「唔!」了一聲,便轉身迴避記者,再快步走進一幢住宅大堂。其間記者再追問她身體情況,她都不作回應。

宛如一家人

甘比媽與大劉年紀相若,上年八月,她被傳媒拍到在中環接一對孫兒離開置地廣場後,到十一月中,大劉成功換腎,在多份報章頭版刊登「世紀聲明」,宣布與呂麗君分手後,甘比媽再次露面,並與甘比、秀樺及仲學分別坐車到銅鑼灣的playgroup。過去甘比媽現身,都是幫手湊孫,將大劉這對仔女錫到如珠如寶。而大劉亦十分識做,過去喜慶節日如中秋節,都會帶甘比及甘比媽去福臨門飲茶,已經形同一家人。甘比媽與大劉的舊愛呂麗君媽不同,呂麗君母親經常「身光頸靚」,挽着Hermès手袋出入,而甘比媽多年來都束短髮,一身平實裝扮。有知情人士指:「佢成日戴粗框眼鏡,牛記笠記,好少出聲。」早年甘比媽離婚,與甘比三姊妹住在沙田公屋顯徑邨。甘比在慈雲山保良局第一張永慶中學預科畢業,出來做娛記,月薪一萬元左右。

苦盡甘來

及後甘比因採訪認識大劉,開展人所共知的故事。她辭去記者工作後,變成大劉助手,○三年以個人名義,以二百萬買入將軍澳中心。後來再成為大劉女友及誕下一女,升呢先後住半山帝景園及梅道Mayfair。甘比媽亦母憑女貴,與甘比姊及甘比妹住進帝景園,又獲分派司機及車輛出入。一三年,甘比媽睇中華置旗下灣仔「壹環」一個八百多呎單位,曾先後去了四、五次睇樓。雖然壹環有數個特色單位,但甘比媽只鍾情該三房單位。結果甘比罕有以個人名義,現兜兜以二千二百多萬元購入。由於甘比是華置執董陳詩韻的胞妹,華置當時有發通告,其罕有地稱甘比是主席劉鑾雄的「聯繫人」,意思是有任何聯繫都要先經甘比一關。翻查壹環相當受大劉的身邊人歡迎,不單是甘比媽,連呂麗君的母親、爸爸及哥哥,亦有購入單位。後者更是以五千一百多萬元,買入四十五樓一個一千三百呎單位,連一個私家車位同電單車位。而大劉親妹劉玉珍,亦曾買入一個二十三樓單位。大劉身邊人買番華置物業,未知是否大劉「俾家用」方法,但已為樓盤帶來宣傳效果,反映大劉「密底算盤」的性格。

愛屋及烏

大劉的另一性格,是愛屋及烏。甘比的兩名姊妹,先後加入華置。其中姐姐陳詩韻,於○二年加入華置,一二年成為執行董事,主管「雙妹嚜」產品,近年進一步參與地產業務,處理銷售及租務。一五年「神速」接替劉鳴煒,擔任集團行政總裁,並不時出席集團公開活動,向傳媒講解集團樓盤銷售部署,表現穩陣。比較陳詩韻及上一任CEO劉鳴煒,劉鳴煒是倫敦國王學院法律哲學博士,曾任職於倫敦高盛。反觀甘比姊陳詩韻,她的學士學位來自美國管理科技大學。該大學才於一九九八年成立,在全球大學排名網QS中未能找到排名,比起倫敦國王學院全球排名十九,差天共地。不過學歷反映在薪酬之上,陳詩韻一五年年薪只是八十八萬元,劉鳴煒同期則有一千四百多萬元。至於甘比妹陳諾韻,持有倫敦布魯內爾大學商業及管理學位,以及倫敦經濟及政治科學學院(LSE)傳意、資訊及社會理學碩士學位,傳聞兩姊妹學費由大劉資助。她在08年加入華置,也是負責「雙妹嚜」產品。自呂麗君在一五年辭任後,她隨即在七月獲委任為執行董事,不過月薪得三萬。過往她曾面見傳媒,有與會者指:「佢好多公司嘢都唔清楚,亦好坦白照話自己咩都唔識,佢身邊一班同事都好緊張為佢解釋。」甘比今年重新獲委任為執董,亦即現時華置董事會內,除了老臣子林光蔚外,就由甘比三姊妹坐鎮,開董事會就如開家庭會議。

三日三夜陪伴

大劉曾經講過,甘比做過最窩心的事,是在他住醫院深切治療部時,因醫院不准在床邊加床,「甘比三日三夜坐喺度陪住我,這只是其中好普通的事,她一直都用心照顧我!」出身自一般家庭的甘比,希望子女成長能「接地氣」。她曾接受傳媒訪問時指,經常向女兒灌輸「我們是普通人」的道理:「我同佢講你係無乜特別,只因為你爸爸出名,出面啲人想知爸爸嘅事,所以先影你。」她指大劉十分疼錫女兒,一見女兒就完全無火,更加不會發惡鬧仔女,「有時要惡,都係由我惡。」女兒又會整早餐給大劉和她吃,單手打蛋、煎pancake。不過潮州人重男輕女,大劉始終最錫甘比所出的四歲劉仲學。華置股權重組,表面上甘比分到50.02%股份,市值一百一十二億,是大贏家,但其實她只是以一對子女仲學及秀樺的「信託人」身份持股。可見,大劉實情是把股份給仲學及秀樺。而在該公司中,仲學及秀樺的持股比例為65︰35,即是他倆分別持32.5%及17.5%華置股權,市值七十三億及三十九億。仲學分得比華置主席劉鳴煒的24.97%(市值五十六億)還要多,不過最終所有資產的安排,可能都在大劉簽訂的信託中,條款未明,一切仍緊緊控制在大劉手中。

香港法例不准非近親活體捐贈

每年,全港約有數十名器官衰竭患者在輪候器官移植期間,未及等到合適器官而病逝。根據醫管局2015年數字,按輪候器官接受移植手術的時間計算,腎衰竭病人的等候時間最長,平均要等四年幾。不過,由於腎衰竭病人可以靠洗腎維持生命,與「唔換就死梗」的肝臟、心臟衰竭等病人不同,若無出現奪命併發症,一般而言,靠洗腎都能活命至少三年。正正由於移植迫切性相對較低,本港亦沿用英國法例,合法腎臟捐贈者與病人的關係,必須為合法夫妻或有血緣關係,如父母、兄弟姊妹或子女,嚴格來說,夫妻更必須註冊結婚三年以上始能捐贈器官。香港器官移植基金會創辦人暨創會主席何繼良醫生解釋:「其實不論是腎臟還是其他器官,捐贈者的條件,香港與英國一樣,屍體器官必須證實是腦死亡後始能捐出;若在生時捐贈器官,則必須為直系親屬、有血緣關係或者是配偶,始算作為近親捐贈,如此嚴格是為了要杜絕器官買賣。」

港人器官捐贈意識低

話雖如此,遇到緊急個案,為了救活病人,偶然也會酌情處理。何繼良醫生補充:「活體的捐贈,如果去到好急切時,即是不換就會死的話,若捐贈者與病人沒有血緣或非夫妻關係,就必須通過『人體器官移植委員會』的審批,認為不涉及金錢,始能進行。」《人體器官移植條例》(香港法例第465章)訂明:「任何涉及在生器官捐贈人的器官切除及移植,必須取得『委員會』的事先書面批准。」該委員會有二十多人,大部分是醫生。他舉例,若港人器官衰竭患者在內地有「非近親」親友願意捐贈器官,就必須經過委員會審核,認為可信和不涉及利益交易,才可以在本港進行手術,好多國家包括英國都有相似的組織。由於本港器官捐贈意識不高,輪候名單超長,另一出路,是返內地移植。就以換腎為例,雖然內地衞生部門對器官捐獻及移植條例已全面收緊,例如器官移植手術必須在國家評定的三甲醫院(即三級甲等醫院)進行。法例更訂明「活體器官的接受人,限於活體器官捐獻人的配偶、直系血親或者三代以內旁系血親,或者有證據證明與活體器官捐獻人存在因幫扶等形成親情關係的人員。」才可以捐贈器官。不過國有國策,其他形式的器官捐贈始終禁之不絕。有腎病病人組織透露,有好多經濟許可的腎衰竭病人,都會選擇返內地換腎。「在內地換腎,要以現金交易,醫院不會發出單據,亦不會交代腎臟來源。不過,病人為求保命,都情願搏一搏。遠到連阿拉伯國家都有人去內地換腎!以前本港醫生都不太贊成返內地換腎,因為風險實在太高,但近年有些轉變,醫生都知輪候名冊條龍好長,惟有接受病人返內地換腎,但會提醒他們不要隱瞞醫生,術前術後都要由本港醫生檢查及跟進,以減低手術併發症。」而何繼良醫生就指出:「其實只要是中國籍,有回鄉咭的港澳台人士,已有資格在內地登記輪候器官捐贈。」不過大劉在澳門有官司,已被判有罪,若返回內地,可能會被引渡回澳門執行判法,亦是另一重風險。

甘比一人得道姊妹受益

陳詩韻(甘比姊)擁有美國管理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士學位,2002年加入集團 ,2012年起獲委任為華置執行董事。2015年11月,她更接替劉鳴煒,成為行政總裁,主要負責整體及日常管理工作包括處理物業銷售、租務等。截至2015年年底,即是出任董事42個月,陳詩韻總共獲得約270萬元酬金,她目前報住帝景園一座中層單位。

陳諾韻(甘比妹)修畢倫敦布魯內爾大學商業及管理(市場學)理學學士學位,再取得倫敦經濟及政治科學學院傳意、資訊及社會理學碩士學位。她於2008年加入華置,2015年7月起出任執行董事,現時負責市場推廣及化妝品業務包括「雙妹嚜」產品,亦有幫家姐手,參與物業銷售及租務業務。2015年年報顯示,陳諾韻董事酬金為15萬元,即月薪約3萬元。同樣住在帝景園的陳諾韻,去年9月以近520萬元購入南里壹號一高層單位,實用面積為213呎,估計作投資用途。

香港一腎難求

醫院管理局資料顯示,2015年有1941人輪候腎臟,平均需輪候長達四年幾;單計2015年,由遺體捐贈及活體捐贈的腎臟移植宗數分別為66宗及15宗,可見在香港一腎難求。換腎是末期腎衰竭病人最佳的治療方式,健康腎臟通常由近親或剛去世的人所捐贈。香港器官移植基金會創辦人及創會主席何繼良醫生表示,受腎者接受移植後的腎臟功能視乎捐腎者的腎臟狀態,而腎臟移植1 年及5年的存活率均約 90%;10年的存活率約80%。一般人只要有一個腎臟,腎功能仍有三成,也能正常運作。捐腎者需要兩星期恢復腎功能,但需要更多時間讓傷口復元。接受換腎手術的病人,手術後須注意飲食,宜低鹽、低蛋白質,因為高蛋白質會增加腎臟負荷。同時要控制好血糖、血壓、血脂,並勤做運動。捐腎者愈年輕,腎功能愈好;男性的腎較大,腎功能亦較女性佳。

撰文:財經組攝影:財經組news@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