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4-11 NM




有人問我︰「你以前好像不是這樣看。」意思是我對同一件事的看法改變了,不管發問者的出發點是疑惑,抑或是指我前言不對後語,我即時反應是沾沾自喜。不理誰對誰錯,我起碼做了一件我認為很重要但不容易做的事︰我改變了。

我 們都面對改變,改變是生活中一個重要環節,偏偏我們改變的能力十分差勁。第一,在生活上,我們的自處方式,是先找一個重心,而這個重心通常是現狀。我們對 將來的期望主要建基於現狀,多數不會把改變的可能性計算在內,例如我們決定應否買一輛車,考慮的是現時家庭財政狀況和實際需要,可是現狀未必是預測將來的 有效工具,因此,我們經常出錯。第二,我們極度維護自己的判斷,不是因為這些判斷是正確,而是因為這些是我們的判斷,我們不大願接受自己可能會錯,因此不 願改變。

投資者面對改變,所遇到的困難比平常人大得多,因為投資是一個分分秒秒面對改變的過程。嚴格來說,投資是在不確定的環境中預測將 來,投資成績好壞視乎投資者預測將來的能力。在投資世界,變是永恒,不過變什麼,怎樣變,什麼時候變,投資者不容易掌握得到。我不厭其煩地重複︰投資是一 件難事;難不在投資技巧深奧,難在人性難違,人是不願意改變的動物。

 

抗拒改變可能是與生俱來,願意適時改變可能違背人性反應。我們對於現狀有些迷戀,是因為我們需要確定,因此,我們出盡辦法說服別人和自己維持現狀的重要性。我們寧願接受不舒服但確定的現狀,也不願面對美好但不確定的將來。

我 們面對改變大都是採取應對式,當有事發生,避無可避,一定要面對,我們才接受改變。總言之,一定要有一件事情發生,我們才會作應對。從小我們被長輩教誨, 不要離群,不要標奇立異,因為「槍打出頭鳥」,在共識中尋找新觀點是高風險行為。長輩教訓我們,當我們發現自己的意見跟主流意見不同,自己要好好反省。

投資者更加抗拒改變,因為當初這麼不容易才得出現狀這個決定,他們的心態是,不可輕易令前功盡棄;現在要改變,不就等於以前是錯的。投資者擁有一股強而有力的自圓其說能力,即使現狀已十二分不對勁,但仍盡力維持現狀,因為不願多想,心底裡等待一些事情發生,迫使他們行動。

 

說穿了,我們都是欠缺安全感一族,我們怕錯,怕變,因為不變而錯彷彿是非戰之罪,很多人的處境跟自己的差不多,但因變而錯,感覺上是咎由自取,抵死至極。即使事實證明是自己錯,我們亦不會承認,會立即啟動自圓其說的機器,跟自己解釋錯不在自己。

Invest 這個英文字除了解釋金錢上的投資,也可代表精神上的投資。當我們在Invest一件事上,便會注入情感,令根特別深特別鞏固。投資者很多時就是雙重 Invest,押下金錢和情感,無法自拔。分析投資者錯在哪裡,我認為過分維持現狀比作出錯誤決定更嚴重。投資是漫長和多事發生的過程,當中必定會出錯, 長勝將軍不會是全勝,只是他們做對的事比做錯的事多。投資者要突破自己,其中要學的,是接受改變,兼且接受改變並不代表批評已Invest在現狀的一切, 而是投資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情況變了,我們當然要變,與其自圓其說,花時間尋找誰對誰錯,倒不如立即承認錯失,跟着現實去變。變一定要夠快,特別在投資世界,日常用語中的「不變應萬變」對投資者的傷害至深,因為表面上最不需要變的時候,可能最需要變。當所有人都察覺到變的必要,已經太遲。

投資者回顧輸得最慘烈的投資,大部分不是因為有突然巨大事件發生,殺個措手不及,而是不知不覺,細水長流地輸,過程中有太多地方可挽救,但我們選擇「不變應萬變」。投資者記着這一點︰第一筆輸的錢,通常是輸得最有價值和輸得最少。

蔡東豪 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