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機制是市場機制的核心,也是全面深化改革中最核心、牽涉面最廣的改革“硬骨頭”之一。在我國經濟社會改革步入“深水區”的大背景下,各領域的價格改革紛紛步入了新的階段。

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降低用能、物流等成本。各有關部門和單位都要舍小利顧大義,使企業輕裝上陣,創造條件形成我國競爭新優勢。

2015年10月,中央下發了《關於推進價格機制改革的若幹意見》,明確到2017年,競爭性領域和環節價格基本放開,政府定價範圍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業、公益性服務、網絡型自然壟斷環節。到2020年,市場決定價格機制基本完善,科學、規範、透明的價格監管制度和反壟斷執法體系基本建立,價格調控機制基本健全。

電改累計降用電成本超1800億

新一輪電改已滿兩年。自2015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幹意見》以來,電力體制改革取得了重要進展和積極成效。

價格方面,電改的推進已為企業帶來實實在在的實惠。去年,我國通過實施煤電價格聯動機制、輸配電價改革、電力市場化交易、取消中小化肥優惠電價、完善基本電價執行方式等,大幅降低電價,全年累計減少工商企業用電支出1000億元以上。2015年以來,我國已累計降低用電成本1800億元以上。

國家能源局在近期召開的全國電力體制改革座談會上透露,電力市場化交易規模明顯擴大,2016年全國市場化交易電量突破1萬億千瓦時,約占全社會用電量的19%。

輸配電價改革實現省級電網全覆蓋。自2014年我國首次在深圳市啟動輸配電價改革試點以來,試點逐步擴圍,初步建立了科學、規範、透明的電網輸配電價監管框架體系。國家發改委電力體制改革專家咨詢組專家、華北電力大學教授曾鳴對第一財經表示,通過理順和明確獨立的輸配電價形成機制,建立健全市場化的電力價格機制,有利於還原電力商品屬性,實現市場在電力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

電力市場化交易規模不斷擴大。能源局公開的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市場化交易電量突破1萬億千瓦時,約占全社會用電量的19%。

配售電業務方面,全國註冊成立的售電公司已有約6400家,首批105個增量配電項目開展改革試點,有效激發了市場活力。

曾鳴表示,《有序放開配電網業務管理辦法》和《售電公司準入與退出管理辦法》對配售電側有序放開的各個環節均作出了明確規定。市場準入、主體權責及業務範圍是電力市場建設的核心內容,無論改革路徑如何設計、市場規則如何制定,歸根到底還是由市場主體來執行和承載。通過對市場主體的組成、構建方式、業務開展範圍、權利和義務進行明確,標誌著我國售電市場邁向了一個新的高度。

電力體制改革取得明顯進展的同時,也面臨著空前挑戰。多位接受第一財經采訪的業內專家表示,電改不等同於一味降價。

曾鳴認為,電價升或降,應當是市場各參與主體在該價格機制下博弈的結果。

廈門大學能源經濟協同創新中心主任林伯強認為,電力市場不斷出現電價下降的原因,主要是電力需求出現了過剩。而在電力出現較大過剩的前提下,不斷降低市場交易電價導致電改效果得不到驗證。

此外,曾鳴表示,電改中還存在新增配網如何定位、電源企業拉專線等問題。

針對近期電改實踐中出現的新問題,上述能源局座談會指出,下一步加快電力體制改革的重點任務,主要是“四個有序加快、四個規範、四個加強”:有序加快放開發用電計劃、配售電業務、競爭性電價以及交易機構交易業務範圍;加快規範輸配電價、優先發電權優先購電權計劃、自備電廠、局域網和增量配網;加強電力交易機構建設、電力行業綜合監管、電力行業信用體系建設、電力市場信息共享。

油氣改革方案兩會後出臺

電力領域之後,“破壟斷”之風也同時逼近了石油天然氣領域。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努爾·白克力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表示,國務院已經審議研究過一次《關於深化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的若幹意見》,此後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按照要求再次進行一些修改、補充、完善,已經第二次上報,預計兩會後不久就可以出臺。

福建省作為我國首個天然氣市場化改革試點,近期發布優化天然氣價格機制的通知,天然氣市場化再進一步。

福建明確按照城市燃氣公司和用戶共同承擔消化上遊購氣成本上漲的原則,及時聯動調整天然氣銷售價格。當門站銷售價格上調時,由城市燃氣公司自行消化不低於20%,終端用戶承擔不超過80%;當門站銷售價格下調時,全額向終端用戶傳導。

此外,各地價格主管部門對年初已上調的門站銷售價格,按照城市燃氣公司消化不低於20%(0.078元/方)、終端用戶承擔不超過80%(0.311元/方)的原則,重新進行調整疏導,相應下調居民、非居民銷售價格。

福建此次的價格機制改革對我國天然氣市場化改革意義重大。

卓創資訊分析師國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此次福建的改革是繼各項指導政策出臺後的具體實施舉措——不再只是針對上遊和下遊環節,將中遊管輸,特別是地方燃氣納入整個天然氣市場,承擔部分天然氣價格變動的影響,在一定範圍內緩解了天然氣價格變動給下遊用戶帶來的負擔,將有利於目前我國天然氣利用的大力推行。

近年來中央督促各地要下大力氣促進能源結構優化調整和大氣汙染防治,其中環京津地區的河南、山東、河北、山西等省今年都將有大量“煤改氣”的強制性措施。

根據山東近日發布的《加快推進天然氣利用發展的指導意見》,到2020年,天然氣消費量力爭達到250億立方米左右,占能源消費比重提高到7%以上,2015年該指標僅為3%;河南也提出大力“氣化”,到“十三五”末天然氣消費占比達到7.5%;河北的目標則更高一些,為10%,提出從擴大居民用氣、發展天然氣采暖、推進重點地區“氣化”三個方面來推進。

鐵路價格調整將在東南沿海初試水

去年12月,國家發改委對外公布《鐵路普通旅客列車運輸定價成本監審辦法(試行)》,並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此前,國家發改委分兩次放開高鐵動車組票價和普通旅客列車軟座、軟臥票價的定價機制,對設計時速200公里以上的高鐵動車組列車,一、二等座票價由鐵路運輸企業制定,商務座、特等座、動臥等票價繼續執行市場調節價,可以上下浮動。

據多家媒體報道,自4月21日起將對東南沿海高鐵200~250公里動車組列車的公布票價進行優化調整。

北京交通大學經管學院教授趙堅此前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稱,有些熱門的、票源比較緊張的線路很可能漲價,有些冷門的線路應該降價。從當前我國高鐵建設的經濟賬來看,除了京滬高鐵等極少數線路之外,其他絕大部分線路都在虧損。鐵路部門是有提高價格的壓力的。但當前高鐵與民航、公路等競爭十分激烈,所以即使是熱門線路大幅度漲價的可能性也不會很大。

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研究員董焰日前對第一財經表示,應該給鐵路改革一定的時間,把制度設計得更好一些,把內部的潛力挖掘得更深一些,鐵路事業不能躺在自己的老本上坐享其成,滿足於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