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土耳其兩名部長先後遭到荷蘭拒絕入境和驅逐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當地時間12日指責荷蘭政府的行為像是“納粹”。

如此激烈的言辭讓這兩個北約盟國之間的外交危機戲劇性升級,甚至進一步演變成歐洲多國和土耳其之間的外交危機。

數百名埃爾多安的支持者聚集在荷蘭領事館外揮舞土耳其國旗以示抗議

8個電話

“納粹仍然在西方活著。”埃爾多安稱荷蘭為“香蕉共和國”,會為其行動“付出代價”。

海外媒體引述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的話稱,埃爾多安的評論是“匪夷所思的”和“完全不能接受的”。他說,為了緩和局勢,他周末和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Binali Yıldırım)打了8個電話,其中一個是12日淩晨的2點鐘。

呂特要求埃爾多安就其“納粹”言論道歉。“這個國家在二戰期間被納粹轟炸。這樣的言論安全不能讓人接受。”他說,如果土耳其繼續沿著目前的路徑前行,荷蘭將考慮回應。

荷蘭得到越來越多歐洲國家的聲援,奧地利、瑞士、德國等國家紛紛對土耳其作出回應。丹麥政府12日表示,該國建議推遲土耳其總理到丹麥的行程安排,取消兩國總理的會晤,理由是不能忽略土耳其對荷蘭的攻擊。

法國大選極右翼候選人勒龐對土耳其的行動作出快速反應,要求在法國境內舉行的土耳其公投相關集會立即停止。

盡管德國總理默克爾稱,只要土耳其部長們“正式宣布”,她的政府不反對他們在德國參加集會,然而德國內政部部長德梅齊埃直言反對在德國進行土耳其政治集會。他說:“土耳其競選活動和德國無關。”

同時,德國財長部部長朔伊布勒說土耳其“摧毀了進一步合作的基礎”。據海外媒體援引朔伊布勒的話稱:“在這種情況下,當然,繼續就此開展工作非常困難。我們不希望加劇局勢,整個德國政府都表示贊成,我們只希望土耳其能夠恢複理智。”

土耳其總統

關系惡化

土耳其和歐盟成員國關系的惡化早有跡象。去年7月,土耳其發生未遂政變後,土政府逮捕數萬名嫌疑人,肅清公務員隊伍。這些行動令歐洲國家深感不安。歐洲議會還在去年11月通過一項決議,認為歐盟委員會以及歐盟各成員國應凍結和土耳其的入盟談判。

過去幾周,德國《世界報》駐土耳其記者於切爾在伊斯坦布爾被捕,土耳其官員在歐洲多國家高調舉行宣傳公投修憲的集會等都為此次外交危機埋下伏筆。

土耳其外交部部長恰武什奧盧原計劃7日在漢堡發表演講,但德方以消防措施不到位為由取消了集會,恰武什奧盧不得不改在土駐漢堡領事館內進行演講。

11日,恰武什奧盧本計劃在鹿特丹發表演講,呼籲荷蘭土耳其選民支持修憲公投,然而荷蘭政府以公共安全為由禁止其飛機在荷蘭降落。當天晚間,土耳其家庭和社會政策部長卡亞•薩揚的車隊欲經德國進入土駐鹿特丹領館時遭荷蘭警方攔截,之後不得不離開荷蘭。這也成為土荷外交危機升級的直接導火索。

公投之爭

這次外交危機發生在荷蘭和土耳其兩國的重要選舉和投票前夕,當地時間15日,荷蘭將舉行議會選舉,而在4月16日土耳其也將進行修憲公投。

荷蘭首相呂特

呂特在移民問題上一直持強硬立場,其最主要的競爭對手自由黨領袖維爾德斯(Geert Wilders)則有“荷蘭特朗普”之稱,曾放言若其領導的自由黨獲勝,將令荷蘭脫歐,並禁止所有穆斯林國家的公民移民到荷蘭。維爾德斯12日呼籲將忠於埃爾多安的土耳其人驅逐出荷蘭。

英國《金融時報》分析稱,荷土外交危機的升級意味著關於荷蘭穆斯林少數群體的辯論將成為荷蘭大選前夕的主題。

在土耳其,荷蘭警察攻擊示威者的畫面在電視上反複播出,有分析稱,這場危機可能成為公投埃爾多安陣營某種意義上的“利好”,支持修憲陣營可以利用荷蘭政府的行為向海外選民強調西方政府領導人的“偽善”。

此次土耳其公投的主題為是否將議會制改為總統共和制。如果公投獲得通過,總統權力將最大化,包括任命內閣部長、編制預算、選擇大部分高級法官,以及通過行政令頒布某些法律等。更重要的是,總統本人能夠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和解散議會。

大約有550萬土耳其人生活在國外,在歐洲,僅德國就有近150萬土耳其人有權利在公投中投票,海外土耳其人成為此次公投的重要群體。因此,埃爾多安政府本打算在德國、奧地利和荷蘭等有大量合格選民的歐洲國家舉行公投集會,而不少歐洲國家則擔心本國的土耳其裔被埃爾多安政府所控制。

安全是很多歐洲國家取消土耳其公投相關集會的官方理由。奧地利外長庫爾茲(Sebastian Kurz)說,不歡迎埃爾多安舉行集會,因為這可能增加摩擦並阻礙一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