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疼愛都給你,把疼痛都給我。3月1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全國兩會閉幕後的中外記者見面會上表示,力爭今年減稅降費能夠達到萬億元人民幣,並稱要用政府的“痛”來換企業的“順”,讓企業輕裝上陣,提高競爭力。

這只是總理在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里給出的其中一項承諾。當天,李克強在面對諸多熱點難點問題時給出了諸多“定心丸”:中國經濟不會硬著陸、人民幣匯率會保持基本穩定、不會也不允許出現大規模群體性失業、房屋產權70年到期後可以續期、藍天不會是奢侈品、優化對人民群眾的服務、在香港和內地試行“債券通”。統計數據顯示,李克強連續回答了19個中外媒體提問,創下了近20年總理記者招待會之“最”。

對於總理定下的減稅降費目標,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院長胡怡建對第一財經評價道:“1萬億減稅降費目標很震撼,也有望實現。”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馮俏彬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減稅降費直接涉及到公務人員供養難題,對此政府下大決心通過壓縮經費支出來給企業減負,可見政府希望扶持企業渡過難關,誠意十足。

為企業減負好比放水養魚,最終使得企業受益及政府收入達到良性平衡。比如,受企業盈利狀況改善影響,今年前兩個月企業所得稅同比增長17.9%。

“萬億”目標有望實現

“我們在調研采訪中了解到,現在一些企業抱怨稅費負擔過重……有什麽進一步改進的政策措施?”

當記者會現場出現這一提問時,一名專跑財稅條線的記者打起十二分精神:“我盯到現在了,終於有活讓我們財稅記者幹了。”

李克強回答稱,政府工作報告當中用了很多篇幅也提出了許多措施來強調,今年要推進更大力度的減稅降費,特別是那些名目繁多、企業不堪重負的行政事業性收費。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確實披露了新一輪減稅降費新舉措,預計減稅降費規模達到5500億元。具體舉措包括增值稅稅率簡並,小微企業享受減半征收所得稅優惠的範圍提高至年應納稅所得額50萬元,科技型中小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由50%提高到75%等減稅舉措,以及全面清理規範政府性基金,取消或停征中央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35項,適當降低“五險一金”有關繳費比例等降費舉措。

李克強接著表示,還要通過像降網費、電費、物流成本等措施,力爭今年減稅降費能夠達到萬億元人民幣。

馮俏彬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里的減稅降費並非單指財稅部門征收的稅費,還包括電費等壟斷性交易成本,以及政府簡政放權帶來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去年營業稅改增值稅減稅規模達到5700多億元,社保費率降低降費1200多億元,價格體制改革帶來的電費、交通費等下降給企業減負2000億元,去年總體減稅降費規模將近9000億元。如果再加上今年新一輪減稅降費舉措,全年能夠實現減稅降費規模達到1萬億元。

胡怡建也表示,今年新一輪減稅降費規模達到5500億元,再算上今年降低壟斷性交易收費、公共服務性收費、制度性交易成本,全年減稅降費規模大概能達到1萬億元。

在今年減稅降費眾多舉措中,營改增依然是減稅主力軍,而降費則成為焦點。

國家稅務總局局長王軍3月12日在全國兩會部長通道上表示,受改革時間增加4個月、不動產抵扣部分疊加、增值稅稅率簡並以及政策完善的影響,2017年營改增減稅效應更明顯。

去年營改增全年減稅達到5736億元,減稅規模超預期。胡怡建認為,今年營改增減稅規模有可能擴大至7000億元。

在去年降費基礎上,今年國務院再推出2000億元的降費方案,力度加大。

馮俏彬認為,企業感覺稅費負擔重的原因是目前收費繁多且不規範,因此今年將減負重心由減稅轉向降費是正確的方向。

政府的“痛”換企業的“順”

李克強在回答上述記者提問時還表示,那些名目繁多、企業不堪重負的行政事業性收費是有用途的,有的是用來“養人”的,減少收費,那政府就要過緊日子。李克強明確提出,中央政府要帶頭,一律減少一般性支出5%以上。李克強在參加代表團討論時,許多地方政府也都有這樣的表示。我們就是要用政府的“痛”換來企業的“順”,讓企業輕裝上陣,提高競爭力。

胡怡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一般來說,政府大規模減稅降費需要提高財政赤字,但是為了不過度增加財政赤字而帶來潛在的財政風險,政府就需要壓縮開支,而這很難。

李克強3月4日下午參加全國政協經濟、農業界聯組討論時表示:“砍掉審批是削減權力,砍掉行政性事業收費權那是拆香火,難吶!但為了人民的利益,即便壯士斷腕也要推動這項改革。”

“壓縮政府開支就是自我革命,犧牲自己的利益,失去利益當然‘痛’,而這可以給企業減稅降費創造空間,並理順政府與市場關系,提高政府效率,讓企業更加順利地發展。”胡怡建稱。

今年我國財政赤字率擬按3%安排,與去年持平,財政赤字規模達到2.38萬億元,比去年增加2000億元。今年維持3%赤字率保持不變主要是為了進一步減稅降費。

根據2017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報告,在今年壓減一般性支出方面。繼續按照只減不增的原則,嚴格控制“三公”經費預算。按不低於5%的幅度壓減非剛性、非重點項目支出。對政策目標已經實現的項目,不再安排預算;對實施環境發生變化的項目,重新核定預算。

馮俏彬表示,盡管降費難度如此之大,但是政府還是決心去做,這可以看出政府幫助企業渡過難關的誠意十足。

財政部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2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大幅增長14.9%,原因之一正是經濟運行顯現向好態勢,工業生產趨於活躍、企業盈利狀況有所改善、一般貿易進口明顯回升、居民消費穩定增長等,帶動相關稅收增收。

簡政放權“名堂多了”

“當然,根本上還要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李克強在上述會上談到減稅降費時最後強調。

馮俏彬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總理提到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在經濟學中叫交易成本。它是指那些與合同簽訂、實施以及產權保護相關的成本。這些成本取決於國家的制度建設、法治建設、政府的各種規章制度等等。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本質上是政府職能轉型,需要厘清政府、市場和社會的邊界。

為了處理好政府與市場關系,近些年我國在大力推行簡政放權,轉變政府職能,本屆政府精簡1/3的行政審批事項的任務已經提前完成。

李克強在記者會上談到下一步繼續推進簡政放權時稱,“在推進的過程中發現這里面的名堂多了,不僅是審批權,還有名目繁多的行政許可、資格認證、各種奇葩證明,讓企業不堪重負的收費等等,這些都屬於簡政放權要繼續推進的內容。”

在3月6日的全國政協記者會上,全國政協委員錢穎一對媒體表示,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越來越受關註。

他舉例稱,我們對產權保護制度的落實極其關註。去年11月發布《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以最高形式的文件發布的一個頂層設計,第一次提出,所有產權形式都要全面保護、平等保護、依法保護,並且有很多具體的意見。比如說對以往產生的與產權相關的歷史案件一定要解決,這對企業家們的產權安全預期將有非常重要的作用,這個會大大降低交易成本。

錢穎一強調,除了顯現的和價格要素相關的成本之外,我們也要非常關註制度性交易成本的下降,這方面一靠改革,二靠法治。

“我們必須進行自我革命,刀刃向內,我一直說要用壯士斷腕的精神堅韌不拔地加以推進簡政放權,不管遇到什麽樣的問題,甚至會有較大阻力,但是要相信我們有足夠的韌性。”李克強在上述中外記者見面會上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