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日下午,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河南代表團舉行全體會議。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張立勇發言時建議中央將鄭州升格為副省級城市。

在城市經濟發展中,行政資源配置至關重要,其體現形式包括了直轄市、副省級市、地級市等。其中,副省級市相當重要,是行政級別上僅次於直轄市的重點城市。

多年來,一直有不少城市努力爭取升格為副省級城市,除了鄭州,還有蘭州、福州等省會城市,也意欲“晉級”。

鄭州等三個城市欲升格

對於建議將鄭州升格為副省級城市,張立勇在發言時說,河南作為中部第一經濟大省,經濟總量排在全國第五位,卻沒有一個副省級城市。而經濟總量比河南略高的浙江有兩個副省級城市,經濟總量僅有河南一半的遼寧也有兩個副省級城市。

“河南作為一個人口大省、農業大省,每年為國家生產1200億斤糧食,去年GDP進入4萬億俱樂部。作為一個政治、經濟、文化、社會體量都很大的省份,河南在加速發展,為國家做出重大貢獻,卻沒有一個副省級城市。”張立勇說。

將鄭州升格為副省級城市,是近年來河南一個熱點話題。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鄭州市政協副主席、鄭州市檢察院副檢察長朱專興也在提案中建議將鄭州提升為副省級城市。其實早在2012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三全集團董事長陳澤民就提出建議,希望把鄭州升格為副省級城市。

包括鄭州在內,近年來,部分城市尤其是省會城市希望升格為副省級城市。此前2月,甘肅省蘭州市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編制完成的《中國·蘭州2030城市規劃願景》提出,“創造條件將蘭州升格為副省級城市”。

福州也在積極爭取,早在1994年中央確定廈門等 16 市為副省級城市後,福建省也曾向中央上報了《關於將福州市行政級別定為副省級市的申請報告》,但未獲批準。多年來,福州一直努力申請升格為副省級城市。

福州的一大尷尬在於,福州是我國華東沿海省會城市中唯一沒有被確定為副省級的城市,也是5個非省會計劃單列市所在省份中唯一沒有被確定為副省級的省會城市。因此福建是唯一一個省內有城市比省會城市行政級別更高的省份。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對第一財經分析,城市的行政級別越高,社會地位和整體影響力也越高,不光是市委書記、市長的級別提高了,下面的局委辦的級別也相應提高。隨著權力地位上升,這個城市聚集各種資源要素的能力更強,配置資源的權力也會更大,從而也會極大促進城市經濟的發展。

全國人大代表、三全集團董事長陳澤民近日在接受河南當地媒體采訪時分析,升格為副省級,相關的政策配套會更加有利,對於人才、資金等的吸引力會大增,幹部的配備上也會更加有利於城市發展。陳澤民說,人往高處走,創新人才、高科技人才、科研院所、高校肯定更希望落戶到更有發展潛力的城市,而這些東西恰恰是現階段鄭州保持高速發展所急需的。

新增副省級城市有難度

副省級市是指城市的“行政級別”,不是指城市的“行政區劃級別”。所謂的行政級別,也就是說,副省級城市的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市長、政協主席的行政級別為副省(部)級官員,他們的職務任免由省委報中共中央審批。但在行政區劃類別上,副省級市仍屬於省轄市,由所在的省級行政區管轄。

副省級城市的前身為“計劃單列市”。計劃單列市,全稱為“國家社會與經濟發展計劃單列市”,是中國省級單位對所轄大城市下放部分經濟管理權限的城市。至1993年時,中國有14個計劃單列市。

1993年7月,中央明確除深圳、重慶、大連、青島、寧波、廈門這6個非省會城市仍保留計劃單列市外,其余省會城市不再實行計劃單列。1994年,原14個計劃單列市和濟南、杭州共16個市的政府機關行政級別被定為副省級,但仍為省轄市。重慶則於1997年成為直轄市,副省級市減少為15個。

也就是說,目前現有的15個副省級城市,包括了深圳、廈門、寧波、青島、大連這5個計劃單列市,以及廣州、杭州、南京、濟南、沈陽、長春、哈爾濱、武漢、成都、西安10個省會城市。在10個副省級省會城市中,有6個城市為計劃經濟時代的大區中心,位列傳統的十大城市之中,分別是廣州、南京、沈陽、武漢、成都和西安。

5個計劃單列市全部位居東部沿海省份,其中深圳、寧波、青島和大連對應的省會城市廣州、杭州、濟南和沈陽都是副省級城市,唯有廈門對應的省會福州是地級市。

從區域分布上,15個副省級市大部分位居東部沿海地區,東北地區則有4個,分別是沈陽、長春和哈爾濱3個省會城市,以及大連這個計劃單列市;中西部地區則只有3個,即武漢、成都和西安這三個大區中心城市。

計劃單列市和副省級城市設立至今20多年來,確實很好地發揮了中心城市的引領帶動作用,引領了區域經濟發展。不過,發展至今,這15個副省級城市之外的部分省會城市、地級市經濟發展水平也不遜色於一些副省級城市。

比如鄭州和長沙這兩個中部省會,現在經濟總量已經遠遠超過了長春、哈爾濱、廈門等副省級城市。普通地級市蘇州,經濟總量在全國高居第七,僅排在四大直轄市和廣深兩個副省級城市之後,其轄下的縣級市昆山,其經濟總量就相當於副省級城市廈門的經濟總量。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對第一財經分析,升格為副省級城市,首先是官員行政級別的提高,比如在同樣是一個局長,在福州是正處級,在廈門是副廳級。其次,在財權、人事權等方面的自主性也大大增強,這也有利於城市社會經濟的發展。

“不過,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水平,並不是由行政級別高低決定的,有些副省級城市的發展也一般。”丁長發說,如今市場經濟發展不斷深化,一個城市經濟的發展,關鍵不在於行政級別,而在於自身的努力。比如蘇州、東莞、佛山的發展,就是通過自身加快市場化步伐實現快速發展,城市的福利待遇也隨著經濟發展得以提高。

丁長發說,從1994年設立副省級城市起,20多年來再也沒有新增過,這表明在市場化改革不斷加快的今天,新增副省級城市這個“口子”難以打開。

牛鳳瑞抱以相同觀點,雖然鄭州等省會城市升格成副省級城市,更有利於發揮引領作用帶動當地經濟發展,不過這容易引起示範效應,“如果一個省會城市升格為副省級,其他省會城市也很容易群起效仿,那麽是不是所有省會城市都要升格為副省級城市?對於那些經濟總量較小、無法達到副省級城市條件的省會城市而言,又將如何區分?所以這個口子不好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