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記者 張鷺】曾被神話的覃輝,在這個五月「從天上回到了人間」。  先是他在香港落敗一宗官司,法官裁定其名下2.61億股星美出版(8010.HK)股權判予香港富豪楊家誠。他曾於2008年將這些股權抵押給楊,換取一筆6000萬元貸款,以用於星美出版旗下的《成報》。
繼而他曾經的招牌產業——「天上人間」夜總會,被停業整頓半年。儘管五年前覃輝已將這個聲色場所徹底轉手,陳年的流言與新的軼聞還是湧來,並將他推向各大財經或娛樂媒體的頭條。
「女兒在美國讀書,生意在香港,哥這幾年主要生活在美國和香港。」覃輝的弟弟、星美國際(00198.HK)董事局主席覃宏告訴《財經》記者。
42歲的覃輝祖籍四川達縣,其父任職於航空航天工業部五二九廠,母親曾是達縣教師。覃輝出生並成長於北京,原配妻子林菁系其小學、初中同學。林菁為某前領導人夫人的侄女,1996年因先天性心臟病去世。

attachment

5月18日,林菁的哥哥林英發佈聲明稱,其妹在北京出生、生活並工作,從未去過四川,他們的母親系北京某中學的首任校長。其妹與覃輝曾共同就讀於北京的小學與中學。
在同行眼裡,覃輝長相英俊,善於交際,其商業頭腦早在1986年讀職高時即有展現。在早年的「倒爺」大軍中,覃輝從廣州向北京、東北倒賣衣服、手錶、錄像機、電視機等,後在武漢從事鐵礦砂貿易。這期間,覃輝成立過一些小型貿易公司。
拐點出現在1995年從台商手中接過「天上人間」。覃輝家庭的人脈與其自身的交際,在這裡被逐步放大。此後整整十年間,「天上人間」之於他的槓桿作 用,絕非2000萬元以上的年利潤,更有大量的人脈資源與外部效應:僅對說上海話高度信任的建行原董事長張恩照,在「天上人間」收受了覃輝的一萬美元。當 然,這只是賄款的一部分。
2005年4月開始,覃輝相繼捲入張恩照案、首都機場原董事長李培英案。據法院判決的結果,覃輝曾向張恩照行賄6萬美元、20萬港元、10萬元人民 幣,換得6.5億元貸款,截至2006年底有3億多元轉成不良;在李培英2661萬餘元賄款中,李向覃輝索賄1867.68萬元,首都機場曲線拆借的 6.3億元,至2009年初尚欠2.06億元。張恩照領刑15年,李培英已被處死,而覃輝毫髮未損,從此遁跡。
「蟄伏五年,一邊反思,一邊求生存。」在覃宏看來,即使不出現兩宗賄案,覃輝產業也負重有日,難以為繼。
上述司法認定的借貸資金高達12.8億元,僅是覃輝王國的一角,而他自2000年即試圖打造一條「傳統媒體生產內容、新媒體提供渠道」之路,相繼通過「卓京系」與「星美系」兩個平台,涉足電影、電視、報紙、音像、廣告、數字媒體和影視基地七大產業。
星美集團有關人士介紹,由於在全媒體的過度擴張,投入需求的過大和投資回收週期的過於漫長,資金鏈十分緊張。在賄案之前覃輝已著手重組,無奈臃腫的體 量非短期能「瘦身」。為維持龐大資本系和實業圈的運轉,他對資金的渴求超乎尋常。故對張恩照與李培英等資金池「司庫」的「結交」與在資本市場的輾轉騰挪, 除了賄賂弊案之外是否存在其他微隱之處,惟有個中人知。
覃輝原來賴以生存的關係經濟已難繼續,並徒增了外延成本與不測風險。存亡之際,他選擇了「捨車保帥」,首先賣掉了「天上人間」,再拆解自己建構的資本 系:長豐通信、英斯泰克、友通數字、飛騰製作、鯤鵬網城、華夏文化、卓京控股等卓京系公司,或更名重組、或轉讓股權,同時變賣上海香樟大廈公寓式酒店、北 京鵬潤大廈19層辦公樓等用於償貸。目前,僅剩內地的星美傳媒和香港的星美國際。
「天上人間」時期的「現金奶牛+非常融資通道」模式,至今仍被沿用——覃宏在境內經營電影院線的收益,構成「現金奶牛」;在香港還保留了星美國際的上市公司平台。
按覃輝兄弟的說法,其所欠建行貸款、首都機場資金已清償八成以上。這一數據未獲得那家債權單位的證實。
覃輝操作實業的一貫作風,是力爭吃掉產業上中下游的利潤。全媒體設想折戟之後,如今產業鏈初衷不改,即專注於電影產業,從影視基地建設、電影製作、發行直至院線建立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條。並且,「不做接棒電影,必須主導製作過程,爭奪發行權」。
目前覃氏公司雖官司不斷,但已入常軌。覃宏坦承,2005年至2009年是最艱難的日子,「銀行貸款全部斷流,大部分應收賬款無法收回,連打官司都從沒贏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