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進行了題為“跨境資本流動:挑戰與應對”的發言。

長達四十多分鐘的發言中,潘功勝對中國的外匯管理政策、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中國企業對外投資、外商來華投資、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等外匯管理領域的熱點話題進行了詳細的闡述。並且,對近日一些“外匯儲備是否夠用”、“外企利潤匯出是否受限”等爭議性問題進行了回應。

他再次重申,中國的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已經實行的對外投資政策不會“拿回去”。

潘功勝指出,推動中國進入市場的雙向開放,提升跨境貿易和投資的便利化水平,同時在複雜多變的世界中,防範跨境資本流動的過度沖擊,維護金融市場的穩定,是外匯局的雙重使命。他還進一步強調,要用開放的態度與市場溝通。

不會再走外匯管制的老路

對於市場關註的外匯管理政策問題,潘功勝再次強調,中國的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回資本管制中去。

不過,他也指出,任何形式的改革,任何國家的改革,不能僅僅只有目標,應該有達成目標的策略,不能僅僅有決心,而且需要改革的謀略。推動資本項目的開放,不同時期的重點、時機和節奏是不一樣的。今年年初,潘功勝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中指出,外匯管理政策“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在周一的早餐會上,他再次提及這個比喻。潘功勝稱,“這個比喻未必合適,但是態度非常清晰,就是中國的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到資本管制的牢里來”。

目前,外匯局在外匯管理政策的制定和執行方面會考慮兩個基本因素。首先,是堅持外匯開放,支持和推動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提升跨境貿易可投資的便利化程度;第二是防範跨境資本流動的風險,防範跨境資本的無序流動對宏觀經濟和金融穩定帶來的沖擊,維護外匯市場穩定,為改革開放創造良好的市場環境。

基於這兩項基本的因素,潘功勝介紹了我國現行的外匯管理政策取向的四項基本內涵。首先,回顧中國外匯管理政策改革的路徑,潘功勝指出,上世紀末,我國實現了經常項目的完全可兌換;本世紀初以來,我們逐步實現了直接投資項下的基本可兌換;在證券投資項下可兌換的程度在逐步提高。但是證券投資項下是通過開放通道的形式來實現的,比如QFII(合格的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投資者)、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RQDII(人民幣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滬港通、深港通,包括我們現在正在考慮的債券市場開放的債券通和股票市場的滬倫通。

“中國已經實現的這樣一些政策不會再推翻和拿回來。”潘功勝強調。此外,中國外匯管理政策改革還有另外一層深意。“我們要繼續推動中國金融市場的雙向開放,其中一個重要任務,是推動中國資本市場的開放。”潘功勝稱,回顧2016年,我們在推動中國資本項目開放方面還是有很多亮點。比如,企業可以按照全口徑跨境融資的政策,來決定跨境融資的額度、形式、方式、時間;開放了中國的債券市場和外匯市場;深化了QFII、RQFII制度的改革,弱化了QFII的額度的限制,開放式基金贖回的時間限制以及QFII基金鎖定期的時間的約束;優化了滬港通,啟動了深港通等。

“資本項目的開放,應該與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的階段、金融市場的情況,以及金融的穩定性有很大的關系。所以,不同的時期,推動的重點、節奏、時機,應該和一個國家的金融市場的情況以及國際市場的情況時相關的。”潘功勝指出。

第三個措施是構建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與微觀市場監管體系。宏觀審慎的管理方面要完善跨境資本流動的預警和響應機制,豐富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的工具箱。

潘功勝稱,過去兩年中,外匯局所采取的宏觀審慎管理的工具有很多,其中包括在遠期購匯征收20%的準備金。企業的跨境融資實施全口徑的跨境融資管理。同時,在外匯市場微觀市場的監管方面,在國家法律法規和現行外匯管理政策的框架下,開展市場監管和執法,維護國家法律法規和外匯管理政策的嚴肅性,維護一個良性、健康和穩定的外匯市場的秩序。

“雖然其中的一些政策在未來是面臨改革的,但是現在的政策框架是這樣的,作為政策的執行部門,我目前按照現在的政策框架來執行的。”潘功勝指出。

第四項就是完善匯率的形成機制,增強匯率的彈性。他說,我們一直按照市場化的改革方向,完善匯率的形成機制,不斷提高匯率政策的規則性、透明性和市場化的程度。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下的基本穩定,維護市場預期的穩定,尤其是對一籃子貨幣的穩定;同時會根據國際外匯市場和市場供求關系的變化,增強匯率的彈性,保持匯率在調節國際收支之中的功能。過去一段時間,我們也看到人民幣匯率在雙向波動中保持基本穩定,其中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是小幅波動,人民幣對美元的雙邊匯率也是呈現有升有貶的雙邊的波動。

中資“走出去”並非越快越好

對於去年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井噴”的現象,潘功勝指出,這其中包含了很多非理性和非常異常的投資行為。“有一些純粹做假,在直接投資的包裝下轉移資產。”在他看來,中國企業走出去,走得快,不等於走得好;走得穩,才有可能走得好。

“去年我國的對外直接投資(ODI)實現了40%的增長,而在此前幾年增幅均在10%到20%之間。”潘功勝表示,總體來說這是一件好事情,對於推動中國經濟的轉型,對於促進世界經濟和東道國經濟的增長,實現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的格局是一個好事情。他進一步表示,這些投資的快速增長的宏觀背景是我國綜合國力的提升,對外開放的程度提高,“一帶一路”的倡議和對外產能合作的戰略的實施。

但是,潘功勝強調,我們在日常的監管中也發現了一些非理性和異常的投資行為。比如說,可能是一個鋼鐵廠買海外的影視公司,在中國一個開餐館的在海外收購了一個網遊公司。

其他例子還包括去年一年中國企業在海外收購了很多足球俱樂部。“如果說這些收購促進中國的足球水平和世界的足球水平,我覺得是件好事情。但是是這樣的嗎?有很多企業,在中國的負債率已經很高了,再借一大筆錢去海外收購。有一些則在直接投資的包裝下,轉移資產。”他稱。

他強調,中國政府一直鼓勵中國企業參與國際市場,參與對外投資。但同時也希望對外投資變得更加健康一點、有序一點,這對中國有好處,對投資的目的地也能帶來好處。在過去的幾個月,對外投資的速度下降,市場主體也在逐漸回歸理性。

回顧海內外對外投資增長的歷史脈絡,潘功勝強調,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日本也曾經經歷一個相似的過程,甚至聲稱要“買下美國”,“這些教訓並不遙遠。”

“中國企業走出去,走得快,不等於走得好;走得穩,才有可能走得好。”他比喻,海外並購有時候像一束帶刺的玫瑰,必須小心,要經過充分的論證。對外投資就像是沙灘上捧起了一把沙子,看似緊緊抓住,但這些沙子最終會從手上滑落。

對於境外來華直接投資,潘功勝表示,隨著中國經濟的增長,結構性改革的推進,以及中國龐大的市場體量,中國仍然是一個對長期資本富有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中國對外投資的政策是鼓勵國內企業參與國際合作,參與“一帶一路”的建設和國際產能合作,深化我國與世界各國的互利共贏。

他同時承諾,中國將為外商在華投資積極營造寬松有序的投資環境,在增資、減資、轉股、撤資等真實合規的資金匯抵和支付不受限制。

對於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外商企業在中國賺取的利潤不能正常匯出的問題,潘功勝也作出了回應。他表示,外商企業在中國賺取的利潤可以在中國再投資,也可以匯出,但是在進行匯出的時候有一些基本的條件。第一,按照中國公司法律要求要彌補以前的虧損;第二要有一個董事會的利潤分配的決議;第三要有一個經審計司審計的財務報表;第四,要有一個在中國的完稅證明。滿足這樣一些要求,企業利潤匯出是不存在問題的。

“這四個條件也不是現在的條件,是過去一直存在的條件。”潘功勝強調。

外儲充裕

“中國的外匯儲備非常充裕。”潘功勝在發言中再次重申了中國的外儲問題,在過去的兩年內,伴隨著資本外流,外匯儲備不斷減少,對外儲余額是否夠用的擔憂一直存在。

在1月份外匯儲備跌破3萬億美元關口之後,2月份外匯儲備終於止跌反彈,重新站上3萬億美元關口之上。央行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國2月外匯儲備余額30051.2億美元,環比增加69.16億美元,增幅為0.2%,為2016年6月以來首次回升。

此前1月末外儲曾跌破3萬億美元整數關口,至29982億美元,創近六年新低。

潘功勝稱,在國際經濟體中比較,中國的外匯儲備也是最高的,而且第二名與中國之間的差距很大。截至去年年底,整個中國的外匯儲備占全球的28%。

“一個國家持有多少外匯儲備算一個合理的水平?國際和國內沒有統一的標準。它需要綜合考慮一個國家的經濟條件,它的經濟開放程度、它利用外資和國際融資的能力,以及經濟金融體系的成熟程度等等。無論以傳統的指標來衡量,還是以IMF經濟學家提出的一些指標來衡量,中國的外匯儲備都是非常充裕的。”他說。

目前,我國的外匯儲備的經營管理堅持安全流動、保值增值的原則,進行審慎、規範、專業的運作,優化並動態調整投資總額和投資策略,同時我們尊重國際市場的規則和慣例,維護和促進國際金融市場的穩定和發展。

按照慣例,中國央行在每月7日前後發布到上月底外匯儲備的余額和變動情況。

潘功勝稱,影響中國外匯儲備變動主要是有三個因素,一是匯率折算資產價格變化,因為中國的外匯儲備我們是以美元計價,非美元的外匯要折算成美元,所以匯率會產生波動。此外,外匯儲備投資的債券、股票等資產價格也在不斷變動,所以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動是影響外匯儲備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第二是多元環境,比如說我們設立絲路基金、中阿產能合作基金和中非基金等,這些資金也來自外匯儲備,要從對外公布的外匯儲備中扣除。

第三是人民銀行在外匯市場的操作。“我們無意通過貨幣貶值來提升我們的競爭力,這是習近平主席在達沃斯論壇上向世界承諾的,我們沒有意圖也沒有這樣一種需要。”潘功勝強調,對於人民銀行向市場提供的外匯流動性,旨在防止匯率的超調和羊群效應維護市場穩定。中國努力在提高匯率的靈活性和保持穩定性之間尋找一個平衡的做法,對國際社會是有益的。它有效避免了人民幣匯率的無序調整所產生的的負面溢出以及主要貨幣的競爭性貶值。

潘功勝指出,推動中國進入市場的雙向開放,提升跨境貿易和投資的便利化水平,同時在複雜多變的世界中,防範跨境資本流動的過度沖擊,維護金融市場的穩定,是我們的雙重使命。我們始終基於開放的態度與市場溝通。潘功勝說,準備近期邀請在華的外資企業到外匯局座談,並歡迎國際國內的學者到外匯局作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