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臭水體為何越治越多?整治進度為何緩慢?下一步如何推進?

3月20日,環境保護部舉行例行新聞發布會。環保部水環境管理司司長張波在回答第一財經記者有關黑臭水體整治問題時表示,黑臭水體整治是國務院頒布的《水汙染防治行動計劃》(簡稱《水十條》)中確定的一項重點內容,而且也有明確的時間表,但目前來看,黑臭水體整治確實任務艱巨。

環境保護部水環境管理司司長張波。攝影/章軻

2016年2月18日,住建部和環保部聯合發布了全國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清單,標誌著全國地級以上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整治拉開大幕。

但第一財經記者掌握的數據發現,2016年2月18日首次公開的全國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總數是1861條,到2017年2月,黑臭水體總數達到了2082個,凈增221個。環保部官網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有46條黑臭水體所在地未啟動整治,718條黑臭水體整治方案仍在制定中。時間過半,任務完成未過半。

張波也證實,截至目前,全國224個地級及以上城市共排查確認黑臭水體2082個,其中34.9%已完成整治,28.4%正在整治,22.8%正在開展項目前期,其他正在研究制定整治方案。

張波介紹,整治黑臭水體,環保部首先通過1940個國控斷面,來識別哪個地方的水質比較差,然後再配合相應的地方政府進行整治方案的編制、項目的提煉。

“黑臭水體的問題,本質是汙水直排環境的問題,再往上追,是城市環境水利設施不配套的問題,包括管網不配套、汙水處理廠不配套等問題。”張波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黑臭水體整治有其複雜性,尤其是在一些老城市,其城市建成區管網欠賬較多,建設管網時涉及到拆遷等問題,比較複雜。

“但《水十條》明確,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建成區要於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體。”張波介紹,圍繞黑臭水體整治,環保部還做了兩件事,一是通過中央環境保護督察進行推動。中央環保督察的黑臭水體都是重點,從目前來看,被督察的黑臭水體整治進展都比較快。

另一個是通過環境衛星等技術手段,識別了一批黑臭水體。通過環境衛星,就發現了北京等20個城市存在172個疑似黑臭水體,經過現場核實,96條已經確認為黑臭水體,並納入整治行動。此外,環保部還通過“城市水體公眾參與”微信公眾平臺等,受理了3600多條信息,辦結3474條,涉及316個黑臭水體。

“黑臭水體整治確實任務艱巨,各地要高度重視,今年年底要交差。交不了差的地方,環保部將要采取相應的限制措施。”張波說。

3月20日,環境保護部舉行例行新聞發布會。攝影/章軻

環保部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地表水國控斷面中,I-III類水質斷面占67.8%(目標為66.5%),同比增加1.8個百分點,劣V類水質斷面占8.6%(目標為9.2%),同比減少1.1個百分點。開展監測的地級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中,93.4%地表水型水源水質達標,84.6%地下水型水源水質達標。全國近岸海域總體水質保持基本穩定。

張波同時表示,“盡管全國水環境質量有所改善,但離人民群眾的期待還有很大差距”。

張波列舉了目前我國水環境存在的三個方面的問題:

水環境質量狀況不容樂觀。水質改善不平衡,少數地方水環境質量出現反彈。2016年,25個國控斷面未達到年度I-III類水質目標要求,新增22個劣Ⅴ類斷面。

水生態破壞比較普遍。淺灘濕地過度開發,江河湖泊生態流量難以保障,河道岸坡硬質化降低水體自凈能力,部分水體生態功能喪失殆盡。部分工程建設、棲息地退化等顯著改變了生物生存環境,生物多樣性受到影響。

水環境隱患依然較多。大江大河沿岸化工企業及工業集聚區與飲用水水源犬牙交錯,安全隱患不容忽視。部分河道、灘塗底泥汙染嚴重,可能通過食物鏈威脅人體健康。

張波告訴記者,下一步,環保部將以貫徹落實《水十條》為主線,強化督導考核,落實重點任務和地方主體責任。完成《水十條》2016年度實施情況考核。嚴格落實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制度,推進水源規範化建設,清理保護區內違法建築和排汙口。排查化工企業周邊農村地下水型飲用水水源安全隱患。督促工業集聚區2017年底前完成汙水集中處理設施建設、自動在線監控裝置安裝等任務。配合住房城鄉建設部,強化黑臭水體整治,督導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建成區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體。

同時,以實施重點流域水汙染防治規劃為抓手,組織實施重點流域水汙染防治規劃、近岸海域汙染防治方案。以《水汙染防治法》修訂為契機,完善標準規範體系。2017年底前,核發造紙、印染等行業排汙許可證,建成全國排汙許可證管理信息平臺。以流域控制單元為基礎,統籌水域陸域,健全流域生態環境保護機制。組織京津冀區域以水源保護、黑臭水體整治等為重點,編制實施年度水汙染防治工作方案。

張波說,環保部還將優化長江經濟帶沿江產業布局,幹流及主要支流岸線1公里內嚴禁新建重化工園區,中上遊沿岸地區嚴控新建石油化工和煤化工項目;實施重大生態修複工程,因地制宜建設人工濕地,提高流域環境承載能力。深化長江流域環境管理體制機制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