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於曾歷任十年聯合國秘書長的潘基文,以及曾經歷任過省長、市長等“一線”行政職位的其他韓國大選候選人來講,文在寅的政治經歷主要集中在青瓦臺、國會議員等,相比於前者,他很難被韓國以外的民眾註意到。

但對於韓國民眾來講,文在寅不僅僅是一位名不見經傳的政治人物。

時間回溯到2002年,第十六屆韓國總統選舉正如火如荼。彼時的盧武鉉,依靠著網民及青年人的支持,從一個“不被看好”的新興政客,轉身成為總統熱門候選人之一,正是他在釜山演講時的一段對話,使文在寅這個名字首次被韓國民眾熟知。

“我對於,能夠擁有一個比我年少、但值得信賴的摯友文在寅而感到驕傲;我認為我自己是一個當總統的料,因為我擁有文在寅;而擁有好摯友的人,自然也能夠做好總統。”盧武鉉彼時對公眾說道。

十五年後,文在寅在外國記者俱樂部的演講中表示:“支持者們期望的並不完全是盧武鉉的回歸,而是在繼承盧武鉉精神的同時,做更好的文在寅;雖然許多反對人士將我放在‘親盧武鉉’的框架中,但無論是支持率,還是期望改變的群眾的呼聲,都將攜手帶來全新的時代。”

“平民”的掙紮

1953年1月,文在寅出生於位於韓國東南部的慶尚南道巨濟島;彼時,韓國正在籠罩在朝鮮戰爭的旋渦當中,而文在寅的父親曾世代居住在鹹鏡南道興南(現朝鮮境內),後跟隨“興南大撤退”的難民隊伍,而撤退到釜山一帶。

雖然文在寅的祖籍是“三八線”以北,但因為一家人定居在韓國釜山市,因此文在寅在多次公開場合表示“自己的故鄉是釜山”。

幼時的文在寅,因父親在生意過程中欠下的債務,一直生活在貧窮當中。

據文在寅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的表述:“我還記得,在國民學校(韓國對於小學階段的舊稱)時期,因為無法負擔每個月幾十韓元的學生會費,因此當每個月要求繳納會費的時候,都會選擇逃學,並跑到海邊玩耍一整天,等到放學的時候才回到學校,這也成為我在日後強烈主張“半價學費”的原因之一。”

文在寅周邊人士金先生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回憶道:“有一次聽到文在寅自己講到過,原本學習較好,並以狀元身份進入到高中的他,卻因為對於社會的無奈和悲觀,開始接觸煙酒,甚至頻頻在周邊‘打架’。也許正因為有了這樣經歷,對於他此後的行動,有了很大的影響吧。”

此後,經歷了高考落榜和複讀,文在寅以校級狀元的身份,進入了韓國慶熙大學法學系就讀,並獲得四年全額獎學金。

而文在寅選擇慶熙大學,與這所學校的創始人趙永植博士和文在寅的父親一樣,都是從朝鮮戰爭時期來南方避難的人士不無關聯。

一些公開資料顯示:趙永植博士見到文在寅時,第一眼便認可了文在寅的才能,在得知文在寅因家庭貧困而無法安心讀書時,現場批準其獲得四年全額獎學金,進入慶熙大學就讀。

接下來的經歷更是懸念叠出。在校期間,文在寅以學生會總務部長的身份,主導反對樸正熙獨裁的遊行,於1975年被軍政府以參加示威的罪名,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並要求校方除名。

出獄後的文在寅,進入韓國陸軍特戰隊服役。有趣的是,在服役期間,因良好的表現,他曾兩次獲得特戰隊旅團長的一等表彰,當時陸軍特戰隊旅團長正是後來成為韓國總統,並實施軍事獨裁的全鬥煥,而文在寅在後來,成為了反對全鬥煥軍事獨裁的急先鋒。

1978年,從特戰隊退役的文在寅為了“養活家庭”,選擇獨自一人來到韓國西南部的全羅南道的一個破落的寺廟苦讀,並於1979年通過了司法考試的第一輪。

有部分韓國右翼人士認為主張對朝對話的文在寅“安保觀念”有問題,但支持人士則認為正是因為文在寅有了軍旅經歷,並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任務,才使他擁有了更加健全的安保觀念,並指出許多對朝強硬的右翼政治人物“並沒有服過兵役”;與軍方一般偏向右派的“慣例”不同的是,與文在寅一同在特戰隊服役的校級軍官,曾聯合近700名特戰隊隊員,於2012年總統選舉時,公開宣布支持文在寅。

文在寅在菜市場拉票

“工人階級的朋友”

在韓國民眾的眼中,文在寅的整個生涯,和“悲情總統”盧武鉉很難脫離幹系;或者說,沒有盧武鉉,就沒有文在寅的今天。

“金蘭之交”,這是金先生在描述盧武鉉和文在寅之間關系的一句話;這句話源自《周易》,比喻像金石般堅固,亦師亦友的友情。

金先生與文在寅深交多年,且早早就加入到支持文在寅的陣營。他認為:“文在寅無論是在前總統盧武鉉最得意,還是在最失意的時候,都堅定地陪伴在他身邊,不離不棄;這在韓國政治圈充滿背叛、勾心鬥角的現狀之下,值得我們每個人贊賞。”

1980年,文在寅剛剛回到慶熙大學,但因參與到韓國高校內的請願遊行,因此又被剛剛上任的全鬥煥軍政府逮捕。在監獄里,他收到了司法考試第二輪筆試的錄取通知書。

據文在寅本人回憶:“錄取通知書是由我當時的女友,也就是現在的夫人金正淑女士親手送過來的;而讓我既驚喜又無奈的是:許多之前對我百般侮辱、藐視的獄警們,看到了錄取通知書以後突然一改之前的態度,並一口一個“大人”(韓國獄警對檢察官等官員稱之為“大人”),對我畢恭畢敬,這種現象也使我思考良多。”

此後,由於文在寅母校以及社會上的幫助聲援,文在寅得以出獄;並以第二名的成績,從韓國司法研修院畢業,回到了家鄉釜山。

“事實上,當時文在寅在研修院的成績是同期第一名,但因為有參加集會的“前科”,因此被降到第二名,並且沒有按照慣例,被任命為法官;文先生自己也經常說,當時韓國情報部門曾派人建議其轉變立場,支持政府,但自己並沒有答應他們;文先生也承認,當時其實還是有點後悔過,畢竟很有可能因為這個拒絕,自己的幾年努力將化為泡影,而自己的家人和身邊人,也因此受了不少苦。”金先生說道。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在參加反對軍事獨裁遊行的韓國法律界人士中,受到情報部門利誘或脅迫而改變立場的法律界人士不在少數,其中就有在樸槿惠彈劾案中,負責樸槿惠方代理律師之一的李炅在(音譯)律師。

就在文在寅回到家鄉釜山,處於消沈時,研修院的同學向他介紹了一位年輕律師,並建議兩人一同工作,這位律師,正是前總統盧武鉉。

此後,兩人合辦了一家律師事務所,取名為“釜山勞動法律事務所”,兩人為釜山地區的工人提供法律咨詢,一舉成為釜山地區最知名的人權律師之一,許多釜山的工人稱之為“工人階級的朋友”。

文在寅曾在電視節目中回憶:“在我的印象中,律師是應該為受到冤屈之人講話,並在這個過程中收獲成就感的職業;但我周邊的許多律師並不是這樣,因此我和盧武鉉就抱著這樣的想法,自己開了律師事務所,並免費為普通大眾提供法律咨詢服務,雖然本意並不是要做人權律師,但很難拒絕一些普通百姓的冤屈,在為他們提供服務的過程中,我和盧武鉉也成為了釜山地區最知名的人權律師。”

當時文在寅接手的最知名案件,便是震驚中韓兩國的“佩斯卡馬號事件”——1996年,在韓國遠洋漁船“佩斯卡馬號”工作的6名中國籍朝鮮族船員,因不堪韓國籍船長的虐待和歧視,將船上的11名船員殺害,並自己跳到大海中。

此後,中國籍船員被韓國警方逮捕,文在寅作為人權律師,親自參與到二審,並自任為中國籍船員提供辯護;面對當時韓國一些輿論的批判,文在寅則認為:“無論是什麽樣的人員,是否犯錯,既然站在法庭里,就都有接受辯護、在盡可能的範圍內受到人權上保護的權利,而這是作為法治國家應該保障的一點。”

文在寅與韓國前總統盧武鉉

嚴於律己的摯友

1988年,韓國結束了軍事獨裁狀態,並選出首位民選總統盧泰愚。

彼時,韓國的在野政治勢力開始走出地下,並積極參與到韓國政治當中,其中就包括與金大中並列為韓國民主化運動重要人物之一的金泳三。

金泳三向當時在釜山擔任人權律師、反對軍事獨裁統治的盧武鉉和文在寅伸出了橄欖枝,受此影響,盧武鉉成為了國會議員;而文在寅卻推辭了金泳三的多次請求,繼續擔任人權律師,並積極參與到一些社會影響較大的案件中。

時間轉瞬即逝,2002年韓國大選即將舉行。

彼時的韓國,正在逐步脫離由金泳三、金大中及金鐘泌三人主導政治的“三金”時代,隨著2002年韓日世界杯的成功結束,韓國民眾開始期望更多的改革和變化。

此時,作為政治新星的盧武鉉開始進入韓國民眾的視野,並依靠韓國網民和青年民眾的力量,成為韓國新千年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而文在寅,也接受了“前同事”盧武鉉的邀請,擔任釜山地區選舉對策委員長。

兩人再次走到了一起,文在寅也從盧武鉉擔任總統,入主青瓦臺開始,與盧武鉉“同生死、共存亡”。

無論是剛入主青瓦臺時的春風得意,被國會判決彈劾時的“無力”,還是最終以自殺結束生命時的“悲情”,文在寅都陪在盧武鉉的身邊。

他擔任過青瓦臺民政首席秘書官、市民社會首席秘書官,後再次擔任民政首席秘書官;其間曾因個人身體狀況的原因,辭去了秘書官的職位,並在尼泊爾修養。但2004年,盧武鉉因國會通過彈劾議案,被停止職務。文在寅得知這一消息後,立刻回到了韓國,作為盧武鉉方的辯護律師,親自參與到辯護律師團的組建,奔跑在為盧武鉉脫罪的路上。

2006年10月,重新拿回總統權力的盧武鉉,再次將已經辭去總統秘書崗位的文在寅召回,任命其為政務特別助理,隨後在秘書室室長的位置上,文在寅陪伴了盧武鉉五年任期。

第一財經記者多次采訪了金先生以及盧武鉉政府期間在青瓦臺工作的多名人士,對於在青瓦臺任職時期的文在寅,所有人給出的第一句話就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而這與前總統盧武鉉的處事風格極為相像。

一位在青瓦臺工作的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文在寅在青瓦臺期間,為了防止為賄賂大開綠燈,就連高中的同學會也基本不去見;一位與他的高中同窗,後來成為青瓦臺高官的人士曾經單獨去找過他,卻被他趕了出來;他甚至禁止自己的家屬前往百貨店等高檔商店購物,因此當時在他住所周邊的市場、超市里,經常能夠看到他的家人在獨自購物的場景。”

金先生也補充道:“事實上,無論是在青瓦臺的時期,還是現在,文在寅對於周邊人一直都是極為謙恭,並一直保持著尊階(韓文里表示尊敬的話語)講話的習慣,並在每次開會的時候,第一句話就是“各位有什麽意見,請及時說出來”,並根據這些意見,加上自己的看法進行整理。”因此許多盧武鉉時期的政府工作,有95%會由秘書長整理後向盧武鉉報告,而只有5%的大型案件需要由盧武鉉親自出面,這也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國家政治決策的效率;並且防止了像如今的“閨蜜幹政”門一樣,由少部分人士壟斷國家內政的情況發生。”

“但文在寅身上也時常能夠看到堅挺的一面。例如在一次青瓦臺和政府部門的會議中,當時的教育部部長曾經表示“若自己的提議未獲通過,將以辭職來抗議青瓦臺”,而在一旁不曾言語的文在寅,只是以平淡的語調說了一句“要辭職就立刻辭職吧,若將國家的政策作為要挾手段來使用,則請立刻辭職”,使當時許多認為文在寅“好欺負”的高級官員背後冒出一身冷汗。”上述曾在青瓦臺工作的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證實道。

另一位與文在寅親近的前任國會議員向第一財經記者回憶道:“正是文在寅可謂“嘔心瀝血”地保持自身和親信的清廉,因此也得到了許多包括與文在寅政見不同的人士的認可;而即便是反對派人士,也深知文在寅的人品,很少以文在寅個人作為反對或否定的對象,只能在反對盧武鉉政府的政策上大做文章。”

在盧武鉉離開青瓦臺,回到家鄉後,文在寅也回到慶尚南道梁山,並進入了蟄居階段。

“那段時間,文在寅幾乎就是和夫人一同在市場購物,與一些親朋好友見面,並思考自己曾經的人生路;唯一在媒體上能夠見到文在寅,便是在他時不時去看望盧武鉉,並與“歸農心切”的盧武鉉一起在田間種田,或與遠道而來的盧武鉉的支持者一同喝酒、聊天的時候。”金先生說。

3月10日韓國憲法法院對總統彈劾案進行宣判,樸槿惠彈劾被通過

兩度挑戰總統寶座

盧武鉉和“摯友”文在寅這種寧靜的生活,卻因為2009年盧武鉉的自殺,而被徹底打破。

“此前,盧武鉉在被韓國檢查院調查的時候,文在寅就主動擔任盧武鉉的辯護律師;盧武鉉的去世消息,也正是文在寅首先對外公布的;可以說,文在寅陪伴了盧武鉉的半個人生。”金先生認為。

在盧武鉉死後,以繼承盧武鉉精神為目的的“盧武鉉基金會”於同年成立,文在寅曾於2011年~2012年擔任第二任理事長,並在離任後仍擔任該基金會的常任顧問。

2012年,韓國舉行了第19屆國會議員總選舉,文在寅在釜山沙上區參選;對手是因得到樸槿惠的提拔而被稱為“樸槿惠女孩”的青年政治家孫受祚(音譯),而沙上區在此前的五次議員選舉結果,都對於文在寅所在的政黨不利。

“對於文在寅來講,無論是盧武鉉曾經從釜山開始政治歷程,還是自己的活動史來看,釜山都是無法分割的一座城市,這也是在不利的情況之下,文在寅堅持在釜山參選,這也是能夠體現出他性格的一點。”金先生說。

此後,文在寅發揮其作為人權律師的特點,在“歲月號”沈船事故、大邱地鐵縱火案等韓國國內的多個事故中,在協助受害者的同時,發表了許多自己的政見。

“如果說起文在寅在議會的活動,那麽一定無法漏掉2014年夏季的那場絕食行動。”金先生表示。

2014年夏季,“歲月號”沈船事故的陰霾籠罩韓國。彼時距離事故已經過了數月,但有關遺體打撈工作遲遲未能進行,為此,部分失蹤者家屬開始在首爾光華門廣場絕食,僅要求能夠看到親人的遺體;文在寅則為了在健康角度上勸阻家屬停止絕食,並對家屬表示支持,本人也開始在廣場進行絕食行動,這也成為許多韓國民眾對文在寅刮目相看的契機,許多媒體稱奮不顧身的文在寅為“第二個盧武鉉”。

但無論是在其支持者金先生的眼中,還是從文在寅本人的發言中,都無法完全肯定這個評價。

據韓國《文化日報》的報道,2012年總統選舉前,文在寅在一場討論會中曾表示:“雖然從人品上來看,我可能是最“親盧”的人士,但不得不承認,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和盧武鉉時期的社會是兩種不同的社會,這也需要我來開啟,與盧武鉉政府時期不同的全新的社會”。

與此同時,文在寅在一場演講中坦承:“盧武鉉政府期間,沒有能夠阻止住蔓延在全社會上下的新自由主義弊端,並未能在派遣工、貧富差距等問題給出一個較好的解決方案”,還表示“我相信,作為政治人物的文在寅,定能夠超越作為政治人物的盧武鉉,追求盧武鉉追求一生卻未能得到的民主、福祉和對於和平的熱情”,表達了作為政治人物的野心和看法。

“事實上,盧武鉉的確是一個很好的人,而在韓國出現了震驚世界的醜聞之時,樸槿惠向民眾展現的耍小聰明的一面,更使許多有誌的民眾懷念盧武鉉;但也必須要承認,盧武鉉本人執政期間並未能夠解決韓國社會許多矛盾尖銳的問題,否則為何(盧武鉉)卸任時,大國家黨當選總統幾乎變得毫無懸念?”金先生坦承。

據2016年12月,韓國輿情調查機構RealMeter的數據:在對於‘哪一任總統對於國家發展起到最大作用?’的調查中,盧武鉉以35.5%的得票率,斬獲首位;而受到來自‘閨蜜幹政’事件的影響,對樸正熙肯定的得票率降至30.8%,相較於一年前下降了近10%;這與李明博得到48.7%的選票,大大超過當時執政黨候選人鄭東泳(音譯)所獲得的26.1%的得票率的情況大相徑庭。

作為韓國共同民主黨內‘親盧武鉉’人士的代表人物之一,文在寅雖然經歷了2012年總統選舉僅以3.6%的微弱票差敗北,但這並沒有影響他的政治活動。此後他先後擔任共同民主黨的前身新政治民主聯合的黨代表,並在在野黨分裂的不利情況下,帶領共同民主黨贏得選舉,成為國會第一大黨。

截至第一財經記者發稿前,韓國民調機構RealMeter公司調查數據顯示:文在寅的支持率為36.6%,相較上一次調查提高1.5%,連續11周保持支持率首位,成為韓國國內呼聲最高的總統候選人。

而文在寅本人也沒有否認希望參加2017年總統選舉的意願。

能否包容中間派

“文在寅的這種生活經歷,與他此後施展的政策基調,具有很大的關聯。”金先生強調。

韓國政治分析家趙尚熙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文在寅最大的優勢便是其通過多次選舉和領導第一大在野黨所被驗證的政治能力,以及背後所擁有的‘親盧武鉉’派的政治勢力和黨派基礎,這也是文在寅最大的執政資本。”

事實上,雖然文在寅最終在2012年選舉中遺憾敗北,但其仍然獲得了左派政黨總統選舉史中最高的得票率,甚至超過了前任總統金大中、盧武鉉。

“雖然文在寅還沒有正式宣布將參加下一屆總統選舉,但如果從此前2012年推出的政策以及個人的政派來看,他的政策最主要的著力點將是增大福利開支、開啟朝韓對話以及提升人權水平。”趙尚熙認為。

此前,在接受包括第一財經在內的多家媒體采訪時,對於現任總統樸槿惠的彈劾是否將得以通過,文在寅曾明確表示:“憲法並不高高在上,而是能夠體現民眾意誌的產物;如果說壓倒性的民眾希望彈劾、處罰總統,那麽這個就是憲法”,其對於彈劾案將得以通過十分自信,並表示“雖然總統令人蒙羞,但韓國民眾(勇於抗爭的精神)仍然偉大,這就是韓國的未來,現在正是全球投資韓國的最佳時機”。

對於朝鮮問題,文在寅表示“如果朝方願意就朝鮮半島無核化進行商討,那麽我也很願意與朝方進行首腦會談”。

而對於日韓間簽署的慰安婦‘和解’協議,則強調‘很難認可其正當性’,並認為“日本應該做的是認可(慰安婦強制征用)的法律責任,並正式向受害者及韓國民眾道歉”。

與此同時,文在寅在2012年選舉時就主張將增大福利開支,並通過開展廣範圍的福利措施、增強經濟民主化、透明化的進程,以減少韓國的貧富差的同時,為韓國經濟增添活力。

外交上,文在寅在主張與周邊國家和平相處的同時,也承認美韓同盟的重要性,並在前駐韓美國大使在任期間,表示“美韓之間擁有70年的友好關系”,並在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當選以後,以個人名義向特朗普發出了賀電,祝賀其當選美國總統,並期待能夠繼續鞏固加深美韓關系。

趙尚熙認為,雖然文在寅也表示尊重美韓之間已有的同盟關系,但相較於右派政權,文在寅對於外交政策則顯然更加靈活、溫和,並且註重韓國民眾的利益和感受。而正因為文在寅具有較高的政治能量,其推進的政策偏溫和,因此很難拉攏那些主張實施強硬措施、強調美韓同盟的右派選民,這將一部分影響文在寅得票的範圍。

當第一財經記者問起為何如此堅決地選擇支持文在寅,金先生引用了文在寅在2012年大選期間的口號“機會將平等、過程將公正、結果將(充滿)正義,我將其作為國家運營的根本原則,並為之努力”,認為正是樸槿惠上任以來發生的種種醜聞,告訴了韓國民眾“擁有好的朋友是多麽重要”的同時,也告訴了包括金先生本人的韓國民眾“社會的平等、公正和正義是多麽的重要,多麽的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