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擔心即將到來的艱難的脫歐談判,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希望用對歐洲安全的貢獻,換得歐盟其他國家對英國脫歐的一點善意。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梅為了強調英國脫歐並不意味著背對歐洲,在英國啟動脫歐程序後,英國和德國計劃簽署一項新的防務合作協議。

示好

英國國防部稱,正和德國共同準備一份關於“未來合作共同願景的聲明”,德國國防部也確認了該消息,並稱,排除脫歐的影響,英國仍然是德國在北約和雙邊關系中的強大夥伴和盟友。

預計這份合作協議涉及的領域將包括網絡安全、培訓和海上巡邏等。例如,今年英國“野貓”直升機將部署到地中海的德國護衛艦上。

英國防務大臣法倫(Michael Fallon)也已經就建立軍事聯系同歐盟一些國家進行會談,承諾英國致力於歐洲安全和北約聯盟,以讓這些國家安心。

同樣,德國總理默克爾也認為英國在歐洲防務和安全上扮演突出角色對歐盟其他國家有利,同時發出信號,即便英國脫歐之後也可以和歐洲擴大某些形式的合作。

有分析認為,在即將和歐盟開展脫歐談判前,英國如此表態,兼具示好和施壓之意,希望歐盟其他國家能在脫歐談判中不要過於為難英國。打造共同的防務體系是歐盟一些國家多年來的夢想,而早前英國曾表態只要還是歐盟成員,就會否決歐盟關於建設共同軍隊的方案。

急於實現夢想

烏克蘭危機之後,俄羅斯讓北約備感威脅,因此,倫敦和柏林認為在東歐呈現共同陣線,強化東歐的北約軍事力量尤其重要。英國正主導北約在愛沙尼亞的新部署,加拿大和美國在拉脫維亞和波蘭,德國則是在立陶宛。

同時,英國和德國正參與對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打擊活動,英國皇家空軍執行轟炸任務,德國則提供偵察機,並在伊拉克進行培訓工作。

柏林急於展現其不斷增長的防務責任。去年7月,德國發布了10年來的首部國防白皮書,高調宣稱要在合作中扮演“領導角色”,在國際事務上承擔更多責任,發揮更大領導作用。據報道,這份白皮書強調,德國的安全建立在北約、歐盟、聯合國及歐安組織的基礎之上,但同時呼籲應加強北約中的“歐洲支柱”地位,適時重啟“歐洲防務共同體”構想,並將建立“歐洲安全與防務聯盟”定為長期目標。

在歐盟,雖然德國在軍事重要性上不及英國和法國,但在英國脫歐和美國重新審視其海外軍事角色之際,德國的政治象征意義是重要的。

上述白皮書提出應在歐盟集中軍事資源,在有意願的歐盟成員國之間進行深層次的“永久性防務合作”,並提出法德合作在某些“無需美國”的情況下主導解決國際問題。

一段時間來,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對美國和歐洲一些國家在北約承擔的責任和付出的成本表達不滿。雖然特朗普承諾將“百分之百”支持北約,但他希望同時能讓北約其他成員更多地出資,尤其是德國。

當地時間17日,默克爾和美國總統特朗普進行會談,後者18日在社交網站“推特”上稱,德國已“欠下北約巨額資金”,美國為德國提供了強有力的昂貴的防衛,德國必須為此付出更多。

對此,德國國防部長馮德萊恩回應說,特朗普的提法是錯誤的,完全將防衛開支占到國內生產總值(GDP)2%的目標與北約費用相掛鉤是錯誤的,因為德國的防衛開支除了用於北約,還用於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歐盟軍事行動以及參與打擊極端組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