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鰲論壇也是“創客”們雲集的地方,這一次,他們將目光對準了共享經濟。

創客和投資人共同關註的最大問題就是“共享經濟”對中國商業和社會等方方面面的影響。去年從“網約車”到“共享單車”的討論讓“共享經濟”再次成為人們激辯的話題。

文藝元素充滿博鰲

在美國得克薩斯州首府奧斯汀,一年一度的“西南偏南”(SXSW)科創盛會上周剛剛落幕。已經擁有30年歷史的SXSW上造就過Twitter這樣的互聯網公司的成功,吸引過奧巴馬參加,今年也邀請到馬克·庫班(Mark Cuban)這樣的投資大腕。SXSW原本是由一批小眾前衛的力量組成,但隨著技術的發展,這批力量逐漸演變為主流,預示著真正意義上的文化潮流的誕生、匯聚和激發。

音樂、文化、創意和科技的融合,這些元素也都充滿在此次博鰲論壇。人們有機會在某場關於“工匠精神”的論壇上聽日本國寶級枯山水大師枡野俊明和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的對話,也能在某場關於文化傳承和藝術創新的主題沙龍上聽歌手汪峰的演唱會,更有機會在某場關於海洋、森林保護的傾聽自然的主題分享中和演員湯唯面對面。在另一場關於“體育大時代”的峰會上,斯諾克冠軍丁俊暉、奧運跳水冠軍吳敏霞、女排名將魏秋月等也會現身。

如果說SXSW整個會議的感覺就好像是戛納電影節,CES消費電子展和TED的集合,那麽在博鰲論壇上,人們同樣可以圍坐在一起討論一個好的設計想法,或者聽一個關於人工智能的演講。博鰲論壇成長為非常多元化、包容性極強的盛會。

以出行方式為主打的共享單車ofo今年首次作為獨立參展商參加了SXSW。共享單車的定位也非常符合年輕人的市場。ofo美國公關負責人蔡牧園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到現在為止,我們在奧斯汀投放了幾百輛共享單車,基本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大會期間我們的單車是免費試用的。”

數據來源: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

如今活躍在各種大型會議上的一群人,就是“創客”。對創客的定義可以是硬件的創造者,也可以是創業家。博鰲自然也匯聚了一大批亞洲創客的加入(公司展開介紹),包括韓國的Ticket Monster、馬來西亞的Grab、日本的Fuller、新加坡的Ninja Van、印度的Mydala等創始人會和58集團旗下轉轉、小紅書、回家吃飯等中國初創公司的創始人面對面交流。全球投資人也會分享新經濟形勢下的投資邏輯。這些投資人包括GGV(Golden Gate Venture)執行合夥人保羅·布拉吉爾(Paul Bragiel),布萊爾資本(Breyer Capital)創始人、CEO詹姆斯·布萊爾(James Breyer)。

擬赴博鰲參會的羅蘭貝格合夥人戴璞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全球化趨勢日益明顯的時代,過去幾年,中國迅速成為創新的發源地,但是中國企業更加註重本土市場。建立在需求基礎上的用戶驅動和客戶為中心的創新模式大規模發展起來,中國的市場規模以及用戶對新事物的接受程度,都對創新和新的商業模式起到助推作用。

外來和尚想“念好經”

3月21日下午,全球最大的短賃平臺初創公司Airbnb CEO布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複旦大學發表了關於共享經濟相關的演講,他表示,作為國際公司的Airbnb要和中國市場“談戀愛”並不容易。

中國是個非常特殊的市場,國際互聯網公司在中國大獲成功的並不多,Uber和Google都是先例。這也是為什麽來自全球的創業者都想通過盡可能多地了解中國市場最終達到賺中國人錢的目的。

布萊恩·切斯基表示,之所以少有成功案例,原因在於沒有完全創造出適合中國的商業模式,沒有做出適合中國的產品,以及沒有在中國市場作出特別的貢獻。他認為,要贏得中國市場,一是要做更多中國市場本地化的東西,另一方面則要謙虛向中國學習和合作。

監管是另一個需要和本地政府“談好戀愛”的關鍵。和中國共享經濟代表滴滴以及摩拜、ofo類似,關於網約車和共享單車投放的一則規範,可能對整個商業模式形成巨大挑戰。而作為一項和監管密切聯系的領域,Airbnb的房屋租賃依然需要面對強監管。布萊恩·切斯基表達了和政府更多合作的意願,他認為化解公司和城市沖突的最好辦法就是與城市合作。

國內共享房屋分享平臺途家和小豬,都相繼和Airbnb傳過“聯姻”的消息。小豬CEO陳馳已否認這一傳言,他近日說:“沒和Airbnb談收購,考慮盈利為時尚早。”陳馳也將出席博鰲論壇,討論共享經濟的話題。

數據來源: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

大城市的信用體系逐步完善,尤其是民間征信體系。比如阿里旗下的芝麻信用上周和共享單車ofo攜手推出“信用免押”合作,芝麻信用分在650以上的用戶將無需交押金。此前芝麻信用已在滴滴出行、小豬短租、閑魚、永安行等平臺應用,成為市場培育的重要助推器。ofo創始人戴威和摩拜單車聯合創始人王曉峰都將出席博鰲峰會的不同分論壇。

共享單車在中國已經習以為常,但對美國人而言還是非常新奇的事物。“大部分人聽說共享單車模式都覺得很新鮮,感嘆還有這麽實用的工具。一些做單車的公司也紛紛前來取經或者尋求合作。還有很多其他國家的人問什麽時候會進到他們的市場。”蔡牧園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據一位在奧斯汀工作的中國員工張力描述:“SXSW開幕以來,不少人都在會館周邊的科羅拉多河和國會大道騎小黃車兜風,金發碧眼大長腿與小黃車的搭配搶足風頭。”在Facebook、Snapchat和推特等社交平臺上,也有很多老外在完成初次騎行體驗後拍照上傳分享給朋友。

由於北美和歐洲地區的移動互聯網普及度高,當地人對短途出行需求旺盛,有濃厚的騎行文化,一直是ofo戰略布局的重點區域。ofo創始人張巳丁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並不擔心更多競爭對手加入網約車,希望為全世界的用戶提供共享單車服務,解決全球最後三公里的出行需求。

共享經濟正在重構著整個社會,以BAT為首的互聯網企業成為資本新貴,再通過互聯網手段滲透到人們衣食住行的各個環節。這個過程,可以說是顛覆,也可以說是革命,競爭與博弈將貫穿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