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官方近日宣布,將在上海、蘇州新設兩大研發中心。加上去年宣布的北京、深圳,在華研發中心已增加到4個了。蘋果官方表示,四個研發中心今年晚些時候將正式啟用,並強調總投資將超過35億元人民幣。

從投資額看,5億多美元,對手持2300多億美元現金的蘋果來說,簡直是毛毛雨。不過,其中隱含著更多信息。簡單總結為:

1.整合本地人才、市場要素,貼合本地應用進行研發,面向未來;

2.強化區域供應鏈布局;

3.競爭危機下的緊急應對。蘋果急需強化渠道布局,為迎接iPhone誕生10周年壯行,在全球最大市場創造先機,並通過本地研發與供應鏈協同,為開發者提供更多支持等。

4.借助投資,平衡中美之間大國博弈,緩和美國總統特朗普貿易保護主義尤其制造業回歸美國話題引發的緊張氣氛。

其中1、2是蘋果官方口徑。說是希望通過中國研發中心培養供應鏈技術專家,並吸納、利用中國高校頂尖人才進行創新。作為持續發展和投資的一部分,蘋果已跟一些學校開展系列合作項目,包括實習計劃,以幫助發展下一代創業者。

可以看到,四大研發中心基本覆蓋了蘋果產品關鍵的供應鏈基地,不只是手機,還有iPad、Mac、桌面機、iWorchi、Touch、電視盒子等。

深圳、上海(松江、南匯)、蘇州(含昆山)、鄭州、煙臺都有蘋果代工廠。北京那邊沒有工廠,但高校眾多、人才豐富、創業氛圍濃、全球科技巨頭蜂擁,消費力較強,還是國家政治中心,蘋果有充足的理由設立研發中心。

體會一下蘋果內地供應鏈與過去的差異。其實就是從過度集中在華南,轉而向中國其他地域分散。這里面有很強的成本考量,涉及人力成本、物流成本,當然也有渠道的布局。

蘋果是全球最精明的巨頭之一,手持的2300多億美元現金,除了盈利,有相當都是通過海外區域布局避稅所得。中國內地市場龐大,供應鏈分布里,隱含著很多成本差異。

研發中心與供應鏈之間密切相關。這是因為,每個供應鏈聚集地,所代工的蘋果產品都有參差,如此分散,就加重了供應鏈人才的訴求。現在的市場競爭高度同質化,產品層面想做出一點差異都很難。除了材料、元器件,跟工廠之間的磨合、匹配都要十分緊密。富士康里不但常駐著蘋果的工作人員,蘋果更是買了幾十億美元的設備租賃給富士康。

當然,若不能體現更多研發力,在華研發中心就是一個幌子了。其實筆者是不相信蘋果會將核心研發放在中國的,這四大中心不可能取代蘋果美國的研發地位。

但有一點,蘋果肯定不會局限於目前的產品線,一定會有更多的創新,比如更多智能硬件、可穿戴的部分、智慧家庭、人工智能產品等等。

做這一塊,就全球來說,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國更有未來。因為,這跟過去個人消費電子不一樣,許多方面需要環境、市場要素作支撐。中國線下的生態足夠豐富,這里也會成為蘋果未來新產品、新應用的中心。因此,這個時候不提前布局研發中心,蘋果就算在美國等地推進,在綜合成本、效率上也會吃虧,滲透市場速度、生態支撐就更不用說了。

另一方面,筆者認為蘋果研發以後倚賴中國的原因,應該有更多人才考慮。近幾年來,英特爾、ARM、三星、IBM、西門子等行業巨頭都在充分利用中國本地教育機構。其中ARM雖小,它的生態構建很深,跟當年首任中國總裁譚軍的長遠考量與創新觀念深有關聯。他離開ARM時,ARM全球高管尤其強調了這一點。現在看來,都是前瞻性的布局。

說到第三點“競爭危機下的緊急應對”、“渠道布局”等。最直接的危機面,就是蘋果手機在內地的出貨被動。華為、OPPO,也包括近來沖刺的金立,在高端機上開始不斷蠶食它的份額。截至2016年年末,蘋果中國的出貨量同比下滑12%,巨頭危機很重了。

此時,不強化采購、供應鏈開發,不穩固開發者信心,不建立新型渠道,不對中國消費者展示品牌親和力,蘋果接下來會更難堪。

筆者相信,在華研發中心的許多工作是要側重在建設新的渠道體系、強化品牌影響,並穩固開發者方面。

蘋果過去太高高在上,在內地都沒有投放多少人,對這個市場也從未高看一眼。雖然過去幾年變化很多,庫克頻繁來中國訪問,但這絕不是因為私人原因。這次宣布上海、蘇州兩大研發中心,其實也是他在北京參與會議之後的結果,蘋果少不得要做一些新承諾。

最實際的問題,還是要賣貨!渠道體系對蘋果來說一定是火燒眉毛的問題。所以,之前深圳研發中心的功能里,有所謂“線上線下渠道”的任務。筆者相信,北京、上海、蘇州三個研發中心也不會忽視這一點。

花無百日紅,隨著中國手機產業鏈日益成熟,尤其上遊硬件工業創新遭遇困境,蘋果品牌想做出差異化也越來越難。加上雙A聯盟(Android+ARM)持續瘋狂,刺激了中國內地手機工業加速發展,本地品牌在各個價位沖刺甚猛,蘋果出貨呈現放緩,直到大幅下滑。

此外,還有新的渠道體系挑戰。最初蘋果倚賴運營商渠道,補貼取消後它少了很多油水,隨後強化自身中國官網、中國電商天貓平臺等布局,當然線下自營和授權的零售體驗中心也越來越多。

但這種渠道體系已很難適應挑戰。

中國手機品牌,一段時間以來,也在不斷調整自身,尤其強化線下通路,OPPO、金立、小米、華為都是如此。不過,許多都不是純粹的線下,而是線上線下的融合。而蘋果不太可能執著於單一渠道,它的產品定位決定了不可能像OPPO那樣刷墻,它更傾向線上線下結合。

所以,所謂四大研發中心,即便功能各有側重,短期內必定也是渠道生態優先的。

別忘了,2017年是iPhone誕生10周年,蘋果應該不會放棄這個標誌性的紀念年份。它一定會在iPhone8上市前,在供應鏈、品牌營銷、快速、高效的渠道體系方面做足文章。

四大研發中心,都將在2017年晚些時候啟用,筆者認為這里面有蘋果比較深的策略用意。那就是——為蘋果中國新一輪發展壯行。

當然,也有比較隱蔽的用心,甚至稱得上委婉的示好。

一個蘋果產業鏈,足以匹敵全球多個國家的GDP,並且能影響至少上千萬的就業。這種影響力,導致蘋果這類企業容易不由自主地陷入全球大國政經博弈中。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前後,曾密集鼓噪制造業回歸美國,還要那些海外浮財過多的巨頭回去納稅。其中,蘋果遭受的輿論壓力最大,其巨額現金儲備,相當部分就是海外浮財。不敢回去,過去又沒有很好的落地投資。

所以,筆者判斷,蘋果在中國連設研發中心,除了自身商業邏輯外,也有它比較深的化解大國政經博弈的微妙用心,希望營造一種中和的效應來消除一些焦慮。

總結下來,蘋果4個研發中心落地中國,是在一個內部創新壓力、微觀與宏觀危機都很沈重的時刻做出的反應和布局。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誇克傳媒創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