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城鎮化速度的加快,大城市的數量也在日益增多。

英國《衛報》日前報道,研究表明,中國目前有102個城市的人口超過百萬,今後10年這一數字可能翻倍。

不過住建部發布的數據顯示,以對各大城市城區人口的統計為準,我國百萬人口以上城市的數量在2013年達到79個,按照近幾年新型城鎮化的發展速度,預計這一數字在85~90個之間。而在上世紀90年代後期,我國人口超過百萬的城市僅為37個,不到20年,這一數字增加了一倍多。

百萬人口城市20年翻倍

外媒統計稱中國有102個百萬人口城市,其準確度如何?

對於城市人口的統計標準,若是以市轄區為準,我國人口超過百萬的城市則遠超這個數字。這是由於市轄區尤其是一些偏遠城區,往往還有大片農村地帶,擁有大量農業人口。因此城市人口並不能簡單地以市轄區來計算。

國務院於2014年11月發布的《關於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下稱《通知》)提出,城區是指“市轄區和不設區的市,區、市政府駐地的實際建設連接到的居民委員會所轄區域和其他區域。”而市轄區內的農村地帶,並不計入城區範疇。

目前住建部每年出版的《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有對各大城市城區人口的準確統計。根據《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2013》數據,人口100萬以上的城市已經達到79個,如今預計在85個~90個之間。這與外媒報道的數字差距不算太大。

城市人口超百萬是一個重要的標誌。2014年之前,我國城市規模的劃分標準是市區(不包括市轄縣)的非農業人口總數,在統計中主要分為:100萬以上為特大城市;50萬~100萬為大城市;20萬~50萬為中等城市;20萬以下為小城市。

過去我國城鎮化率較低時,人口超過百萬的城市並不多。1997年底,我國人口超過百萬的特大城市只有37個,不到20年,這一數字增加了一倍多,可見我國城鎮化速度之快。

在發達國家,百萬人口以上就是大城市。比如英國倫敦有700多萬人口,第二大城市伯明翰人口也有100萬出頭,而曼徹斯特和利物浦則均為幾十萬。

然而在中國,在城鎮化速度加快的背景下,目前百萬人口的城市也就只是三線城市,遠非人們心中的大城市,更別說是“特大城市”了。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對第一財經分析,2014年以前中國采用的是跟世界接軌的標準。但作為一個人口大國,中國的國情跟發達國家不同,隨著城鎮化的發展,許多普通地級市甚至縣級市都達到了50萬以上人口,這在國外就是大城市,但在中國顯然不是。

為適應新型城鎮化的需要,此類標準也需要進行調整。上述《通知》提出,以城區常住人口為統計口徑,將城市劃分為五類七檔。具體劃分為:城區常住人口在50萬以下的為小城市;50萬以上100萬以下的為中等城市;100萬以上500萬以下的為大城市,其中300萬以上500萬以下的城市為Ⅰ型大城市,100萬以上300萬以下的城市為Ⅱ型大城市;500萬以上1000萬以下的為特大城市;1000萬以上的為超大城市。(以上包括本數,以下不包括本數)。

按照新標準,中國特大城市的規模提升到500萬以上,100萬的規模只能稱為Ⅱ型大城市,此類城市包括了臺州、南充、揚州、齊齊哈爾、江門、紹興等,它們都是傳統意義上的三線城市。

格局演變:南快北慢

盡管20年來我國的百萬人口城市數量翻了一倍,不過不少城市的發展程度和質量與發達國家同等規模的城市仍有較大差距。

以城市交通為例,在發達國家的中等規模城市,城區人口只有幾十萬,一般都配備有兩三條軌道交通線路,但我國許多百萬人口以上的城市卻還沒有此類建設。在影響市民文化的體育賽事方面,類似利物浦、曼徹斯特這樣的中等城市,都擁有兩支英超球隊,幾萬人的球場一般都會爆滿;對比之下,中國大部分百萬人口城市的體育場,幾乎都在“曬太陽”。

另一方面,盡管過去20年中國城市規模不斷地膨脹,但並非所有城市都在高速發展,大城市的格局也並未一成不變,不同城市之間的分化也十分明顯。

從格局來講,在上世紀90年代初,人口過百萬的城市中,北方占比遠超南方。除了直轄市、省會城市外,北方集中了大部分百萬人口城市,如鞍山、齊齊哈爾、撫順、吉林、包頭、徐州、淄博等,而當時南方的廈門、蘇州、無錫、寧波、佛山等城市人口則均在百萬以下。

不過等到了2013年,當南方上述城市的城區人口普遍超過200萬甚至300萬時,鞍山、撫順、淄博、吉林等彼時的特大城市,其城市人口大多卻仍處於100萬~200萬之間,增幅緩慢。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對第一財經分析,鞍山、吉林等作為老工業基地,是計劃經濟時代的重要城市,當時獲得了大量要素資源、發展迅速,因此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我國城鎮化率較低時,其城鎮化水平已比較高。

不過隨著改革開放市場經濟的發展,不少老工業基地由於體制、機制的固化,在上世紀90年代後期就面臨著一輪較大沖擊,導致城市人口增長有限,不少甚至出現人口外流。

相比之下,在改革開放時代,大量的要素資源包括資金和人才都轉向市場經濟比較活躍、有彈性的區域。南方不少城市由此出現經濟高速發展,人口快速增長。演變到如今,南方的大城市分布更為密集。例如2013年,廣東百萬人口以上的城市有8個,江蘇也有8個,浙江有5個,三省就占據了全國的四分之一以上。

從未來趨勢來看,大城市的規模仍會不斷壯大。未來我國百萬人口的城市也會繼續增多。

據麥肯錫咨詢公司的推估,到2025年,中國將有221個人口至少百萬的城市。不過,這個估計或許過於樂觀。按照我國目前人口流動的態勢,2012年以後,中國由城鎮化向都市化演變,人口選擇性地流向一、二線大城市。許多三四線城市的人口增長乏力,甚至面臨著外流的壓力。

從這個角度上看,未來我國人口300萬以上的大城市、特大城市將繼續快速增長,而人口超過100萬的城市數量未必會繼續快速增加。不過如此一來,未來的城市發展也會面臨著一些問題。

尤其是,中部省份需要發展更多的中心城市。與沿海省份擁有“雙子星”或“多子星”城市相比,中部省份大多只有一個中心城市,即省會。例如成都、武漢、鄭州,它們均為所在省份的單極核心城市,如今這些人口大省正處於城鎮化加快的過程中,僅憑一個省會不夠。因此如何像東部沿海發達地區一樣,擁有更多的中心城市十分重要。

例如,近幾年,湖北把宜昌、襄陽作為兩個省域副中心城市發展,與武漢相互呼應,形成“一主兩副”的鼎足發展格局,類似的還有河南洛陽,作為六大古都之一,洛陽也成為內陸省份中第二個獲準修造城市軌道交通的非省會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