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4-12  NM




亞洲女首富小甜甜龔如心病逝一週,全城關注她四百億遺產去向。上週六突然有律師發表聲明,遺囑唯一受益人只是一名人士,並非媒體報導的慈善團體。

受益人身份成謎,連龔如心的家人也感意外,急急開會商討。本刊得悉,龔如心五年前立下遺囑,只有與她極親近的友好知道遺囑內容;內裡不僅詳列小甜甜不為人知的財產,還列明受益人不止一人。友人還講明需要時會拿出遺囑,挑戰神秘人。

「佢一個女人,又冇仔女,人哋咪覺得佢係弱者囉,周邊好多壞人都想打佢主意o架啦。」本週二,一名與龔如心關係密切的友人,向記者表明龔如心身邊有很多人不懷好意。

神秘遺囑

友人不願公開身份,只說龔如心在○二年時曾立下遺囑。當時她正與老爺王廷歆打官司,並透過中間人向支持王打官司的財團要求和解;遺囑就在這時曝光。該名看過遺囑的友人說,遺囑詳細交代龔如心的財產安排,當中竟然連她的死對頭「王家」,都有錢分。

「從佢嘅遺囑中,可以見到佢嘅為人,係幾咁高尚。遺囑中只有少部分嘅財產係俾家人;佢老爺、王德輝嘅兄弟等,都一一照顧妥當,而大部分就捐作慈善用途,並會成立諾貝爾和邵逸夫獎一類嘅獎項,獎勵有成就嘅人。」

友人還出示一份華懋集團內部文件,當中披露集團鮮為人知的投資,如在河南有發電廠及鋁廠,遠至中亞的塔吉克斯坦亦有金礦。而生物科技方面,則入股台灣健亞生物科技公司等。文件中連華懋的出資額及實收資本額,以至在海外的公司有何職銜亦有提及。友人直言:「如果有人喺背後興風作浪,會考慮公開遺囑。」

契仔現身

事 實上,自龔如心上週二過身後,其四百億遺產已引起各方揣測。一會兒,有消息指財產由龔如心三弟龔仁心繼承、華懋則由吳祟武等老臣子打理;一會兒,又有人指 龔如心已成立基金,身家悉數捐作慈善用途。上週六又殺出程咬金,曾代表龔如心打偽造遺囑刑事官司的何敦、麥至理、鮑富律師行,以代表龔如心遺囑唯一受益人 的身份發聲明,澄清遺囑上的受益人只是一名人士,並非任何慈善團體,但就不肯透露該名神秘人是誰;亦不肯說遺囑上所指的遺產究竟有幾多。神秘人的舉動連龔 如心的家人也感意外,急急開會商討。

有傳聞指神秘人是龔的胞弟龔仁心,亦有消息透露,神秘人是龔如心一名契仔。無獨有偶,一名自稱龔如心契 仔的神秘男子,在上週三華懋公布龔死訊當日在華懋廣場出現。當日下午六時許,一名五十多歲男子在尖東華懋集團樓下出現,且不斷徘徊於正門和後門。記者上前 查問他是否華懋員工,他陰陰嘴一笑說:「我係佢前員工,以前喺華懋負責則樓嘅嘢,我係阿頭,佢(龔如心)好尖酸刻薄,所以離開。佢兩公婆嘅所有嘢我都 知。」說罷,隨即會合一名操普通話男子,登上一架坐滿人的小型旅遊巴離開。

 

上週三華懋公布龔如心死訊,華懋集團樓下曾出現自稱前華懋職員的神秘男子,樣貌跟數年前支持王廷歆打官司的師爺林華中(右下圖)十分相似。

 

翌日,記者收到該神秘男子電話,他自稱姓陳。「佢(龔如心)有好多個契仔嘅,我係佢契仔,亦係佢嘅保鏢。噚日我哋包車送同事去一個地方開會,商討後事安排。」他又指,自他離開華懋外出發展後,龔如心再叫他返回華懋幫手。他透露龔的所有財產會交予弟弟龔仁心,並說:「公司接班人係邊個?仲考慮緊,會由龔生決定。」雖然這男子沒表明身份,但他樣貌與龔王爭產案中的關鍵人物林華中極為相似。

不過,龔如心生前只承認過一名契仔,是曾在九六年與她同遊紐約的張雁坤(Anthony Cheung)。四十六歲的張雁坤,是資深大律師張奧偉的姪兒,父親張貫天律師亦與王德輝夫婦相熟。

張雁坤活躍於金融股票界,但凡有新股上市,他便會幫富豪「攞貨」。雖然他沒有沾手華懋的業務,但據知龔如心曾將財產交由他投資股票,因此有「華懋王太子」之稱。「佢成日喺人面前講,自己係龔如心契仔,契媽俾幾個億佢投資股票,講到好巴閉。」一名跟張有交往的人士說。

資產遍布各地

冇各方風雨,都是衝着小甜甜巨額身家而來。華懋非上市公司,外間一直無法評估她的資產總值。華懋的項目中,最值錢是荃灣如心廣場及淺水灣129號的百合花項目,兩項合共估值已有二百多億元。再計及仍發售中約一千四百個住宅單位貨尾,加上收租為主的數十幢工廠大廈、寫字樓及鋪位等,總身家逾四百億元!

另外,龔如心亦在海外有大量投資,除了神秘友人透露的項目,還有入股在美國上市,主力研究開發及製造西藥的Genelabs Technologies。不過說到最成功的,要數九四年以一點二七億元注資的內地食品加工公司雙匯。雙匯去年的銷售收入達到二百四十億元,並以高達四十九億元的品牌價值,成為內地食品行業的一哥。

林華中——周旋龔王兩家

律 爺樓師爺林華中與王德輝夫婦相識幾十年,後來,林過檔去葉顧施律師行,王德輝夫婦亦將華懋集團八十年代的物業交易、樓契等生意交由該律師行處理。到八九 年,林因事與王德輝夫婦交惡,後來移民加拿大。「佢做錯咗一啲嘢,被王德輝鬧,自此懷恨在心,佢仲發誓要報復。」一知情人士指。

至九七年,回流香港的林華中和王德輝表兄葉理光,陪同王廷歆將王德輝的遺囑由保險箱取出公諸於世,遂展開了王家翁媳的七年爭產案。

世紀官司

龔如心生前因亡夫王德輝的遺囑官司弄致一身蟻,想不到死後,又因遺囑問題再惹爭議。

前 後花了近七年時間,打至終審法院的龔如心世紀爭產案,由王德輝六八年的遺囑揭開序幕。王德輝九○年被綁架後,音信杳然,王廷歆至九七年開啟王德輝的銀行保 險箱,發現王德輝在六八年所立的遺囑。王廷歆於是登報尋子,再入稟法院,要求法院頒令遺囑生效,並宣布王德輝已死,將王廷歆列作遺產受益人。

可 是龔如心堅持王德輝仍然在生,後來更拿出一份由四個信封密封的文件,聲言是王德輝失蹤前的遺囑。她還解釋,由於王德輝曾經歷八三年被綁架,以及之後發生墮 馬的意外,對生命有所啟發,於九○年第二次被綁架前一個月寫下遺囑,並交由她保管。高院後來頒令王德輝在法律上已死,爭產官司亦在○一年八月正式開審。法 庭上龔如心和王廷歆為了王德輝的家產,更互揭醜事。

互揭瘡疤

原來王德輝在六○年發現患腎病,到美國進行手術將一邊腎臟切除, 與王德輝關係親密的表兄葉理光稱,腎病令王德輝不能生育,但他卻於六八年發現龔如心偷偷服食避孕丸,故聘請私家偵探調查龔如心偷情的罪證,之後將龔如心打 至面腫。不過另一邊廂王德輝的保險箱內,卻又藏有多張美女照片,可見當時兩夫妻根本各有各精彩。

王廷歆稱,私家偵探拍得龔如心與姓林的貨倉 少東親密搭肩拍拖照後,嬲得要離婚,幸而經他勸止。但兒子決定改立遺囑,將原於六○年立下,將遺產平分給王廷歆及龔如心的遺囑,改為將一切財產遺贈老父。 因此,王廷歆指龔如心手持的九○年遺囑,是龔如心偽造,以圖獨吞家產。龔如心則揭王廷歆食鴉片和包二奶。

不過龔如心一方傳召的證人,包括趙 世曾,幾乎所有人也力證她和王德輝感情要好,經常手拖手,很關心和在意對方。為了證明龔如心所持遺囑的真偽,雙方更聘請來自美、俄羅斯和中港兩地多名墨水 及字跡專家作分析和作供。經過一百七十二天的審訊後,高院在○二年十一月裁定王廷歆勝訴,指龔如心手持的九○年遺囑是偽造,其中兩頁更可能是由龔如心所 寫。

龔如心不單輸掉官司,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更介入調查,龔如心因而被控偽造文件和串謀妨礙司法公正。○三年九月,龔如心就爭產案提出上 訴,上訴庭最後駁回龔如心的上訴,但一致排除她偽造遺囑的可能。龔如心再上訴至終審法院,○五年九月,終院一致裁定龔如心上訴得直,可繼承王德輝全部遺 產,糾纏多年的爭產官司終告落幕。

爛紙可做遺囑

隨手一張爛紙,不需分毫,也可立遺囑。律師葉成慶表示,法例沒規定訂立遺囑必須於律師行進行,遺囑內容可以中或英文書寫,不過英文遺囑必須有見證人簽名作實,見證人可以是立遺囑者的親友,但不可以是受益人。

中 文遺囑的要求相對較低,可以沒有見證人,寫在什麼紙上也不成問題。但葉成慶指出,若遺囑上有萬字夾或書釘痕跡,日後若有人就遺囑進行爭拗,則或會被懷疑遺 囑夾有其他附件。為免日後有爭拗,應清楚寫明細節,他說:「最重要係遺囑內容,立遺囑人同受益人嘅名、遺囑訂立日期,簽名都要簽得清楚啲,身份證號碼就有 冇都無相干,因為法例無規定要寫明。」

葉成慶稱,遺囑必須有書面文件證明,不存在口頭遺囑。此外,任何人可在不同時期訂立不同的遺囑,但一 旦立新遺囑,舊遺囑便自動失效。但他提醒,若有人在婚前立遺囑,他婚後無論有否立新遺囑,婚前的遺囑也會自動失效,因該名人士在婚後和丈夫或妻子,在法律 上已變成一個新的個體。

大家在電視經常看到立遺囑者一死後,律師便會召集所有家人開大會宣讀遺囑。但其實在現實生活中這種情況很少出現,律師通常個別通知遺囑執行人和受益人,由於所有受益人也有權得悉遺囑內容,因此會知悉其他受益人的身份和資產如何瓜分。

大輸家

扭 轉敗局後,龔如心的刑事檢控亦隨之而獲撤銷,她雖然公開表明不向家翁追討數以億元計的訴訟費,但卻在庭上要求家翁供出夾錢資助他打官司的「幕後黑手」。自 從輸掉官司後一直隱居的王廷歆,為此主動聯絡傳媒聲明不理法庭的命令,寧冒險被控藐視法庭而臨老入獄,也不肯披露資助人身份,龔如心最後只好放棄追究。

但據了解,王廷歆對於在終審最後一仗敗陣仍十分不忿,尤其因華懋當年由他一手創立,回想龔如心當年一毛錢也沒出過,如今公司卻 落在外姓人手中,心中更不是味兒。王廷歆認為龔如心對長輩不孝,上年十一月向記者表明不會供出「幕後黑手」時,也勞氣地批評龔:「善惡到頭終有報,天理循 環,回頭是岸」。不過近幾個月來,老人家的心已漸告平復,並慨嘆若非龔如心當初「欺人太甚」,早可言歸於好,這麼多年大家便不用在法庭針鋒相對,尚可有點 家庭樂。

成立基金有保障

不少名人如何鴻章和梅艷芳也有成立信託基金保障資產,成立信託基金的好處是,立託人在生時成立基金, 基金一旦成立,就開始運作,等於一早辦好遺產分配,避免後人在他死後爭產。即使是立託人逝世,資產也得到保護,不會被列作「遺產」,否則後人要向高院遺產 承辦處申請,取得遺產承辦書後,才能領受先人的資產。

慈善基金或信託基金,同樣是將資金交由專業人士管理和投資,之後將由投資所得的利潤按基金章程,分配到各項既定的用途。但慈善基金只能用作慈善用途,信託基金的用途範圍則較大,例如可用作子女的生活費和教育方面,但它亦可用在慈善用途上。

由於慈善或信託基金的資金大多數目龐大,加上投資類別,以及基金用途眾多,需要兼顧的細節不少,為了方便管理營運,往往要靠私人銀行家、會計師和律師等專業人士處理相關的事務,然後每年就營運情況作出匯報。

種生基轉運

為了應付世紀官司,小甜甜心力交瘁,後期受抑鬱症困擾,經常沒胃口及患感冒,後來更患上卵巢癌,到發現時已是末期,癌細胞擴散入骨入血,每月要打化療針,頭髮掉落,不能再梳孖辮。為了轉運及健康,於是求教風水「種生基」。

替小甜甜種生基的風水師俞志麟說,一名華懋高層於○五年把龔的八字交給他批命,他向龔建議種生基,只要揀一塊風水地做墳,然後把自己的血、指甲和貼身衣物等一齊埋葬,便可聚焦天地靈氣轉運。

聚水有靠山

龔 如心的生基地,位於廣西合蒲縣星島湖上其中一個小島,前臨「九曲水」,寓意聚水,後靠七、八重山,象徵有堅挺靠山,石碑上用紅字寫上「龔如心生基福地」, 墳內放了她的胸圍、底褲、一套紅色連身裙、指甲、頭髮和一隻牙齒,包在一個小棺木內。墓地於○五年五月竣工,造價十六萬元。

同年九月,龔如心打贏官司,給了一封大利是給俞志麟。「有人說過龔如心孤寒,但那封利是有一千萬元,有點意料之外。」俞志麟還說。

彌留間心繫巨塔

然 而年初,龔如心的癌病再度復發,不知她是否感到大限將至,其命根如心廣場亦加緊趕工及招租。早於九四年,龔如心宣布斥資一百億,在荃灣興建樓高一百零八層 的商廈,誓要成為全球最高。不過,一年後政府以影響航班升降為由,否決申請,小甜甜為此大怒:「點有可能?中國人最喜歡起高樓,而且已經有中環廣場高過中 銀!」她不惜與政府對簿公堂,但最後敗訴,大廈要縮至三百二十四米,工程被迫延誤。

新股掛牌歸天之時

龔如心最終無奈將如心廣場一分為二,分別興建樓高四十二層的低座及樓高八十八層的高座。低座叫「Nina Tower」(龔如心洋名),高座則名為「Teddy Tower」(王德輝洋名),物業之間由一條透明天橋連接,寓意兩人手牽手,情感永不改變。

項目本訂於○四年落成,但由於事事都要經龔如心監督,工程進度緩慢,開幕日期一拖再拖,雖早於○五年底招租,但至今仍未完全竣工。

據稱,其中寫字樓已獲政府部門及電盈租下,不過該部分仍未啟用。反而酒店則在今年二月,未有任何推廣下悄悄試業。記者所見,入住者不多,而酒店部分設施包括泳池亦未竣工。

以往甚少沾手新股的龔如心,竟斥資一億一千七百萬元,認購今年首隻新股中信1616;諷刺是該股掛牌之日,正是龔如心歸天之時;即使該股兩天升了七成,龔如心亦無福消受。投地方面,華懋三年沒買過地,上月中卻以高出底價五成七的五億七千萬元投得大埔寶湖道地皮。

消息人士表示,小甜甜死前兩星期,在家中養病,「佢當時癌細胞已經擴散全身,入到去肝、血及骨髓,都冇乜藥可以食,去到死前一日,佢突然昏迷入院,之後很快便離開,死時很安詳。」

種生基要立約

亞洲玄奇玄學會會長袁御庫謂,種生基的人,通常官非纏身,但亦有的是為求子,「有個上海富商本身有四個太太,但只生到一個女,於是話要種個生基求個仔,當時我收佢七十二萬元,要到律師樓立約,分三期俾錢,大肚俾第二期,到生個仔出來,才收埋第三期尾數。」

「(種生基)要塊地無人葬過,不能用二手地,香港好難搵,所以個個都要去廣東省搵,買斷塊地,到自己真正過身也有地葬,實行一條龍。」袁說。

王國遺臣

龔如心一死,華懋落在一班老臣子身上,其中集團董事梁榮江,有三十年財務及地產發展管理經驗,現出任安寧控股主席,但只負責證券買賣、時裝批發等,曝光較少。

反 而是售樓部經理吳崇武,則全盤打理集團最值錢的地產業務。人稱「武哥」的吳崇武每逢賣地、樓盤銷售、定價推廣、與其他發展商開會等事宜,通通由他出馬。他 雖位高權重,但住在華懋購入的巴丙頓道格蘭閣,而其他董事大部分住在員工宿舍半山大學閣,各人「油水」不多,貫徹龔如心「孤寒」性格。

至於 經常傍在龔如心身邊的私人助理王禮泉,八十年代,受王德輝邀請,由遠東發展的邱德根身邊過檔華懋,王禮泉經常傍住老闆,對外發言;龔如心過世亦是由他發表 聲明。王禮泉身份神秘,○○年位於油麻地彌敦道的386 Disco開幕,他及龔如心亦有致送花牌道賀。一名知情人士說:「王禮泉與348 Disco的老闆洪漢義相熟,龔如心也曾到來包房唱K。」

葬禮儀式起爭拗

龔如心死後,她的家人和華懋高層已向香港殯儀館租用 了一樓「基恩堂」和「主澤堂」,為下週二設靈之用,屆時會打通兩個靈堂,打造成超級靈堂以供吊唁,場租五十萬元,他們又聘用了曾替包玉剛、張國榮及梅艷芳 等設計靈堂的黃源喜(James Wong)布置靈堂,並揀選了三十萬元的一級美國紅木棺材。

本來一切順利,但消息人士透露,龔家及治喪委員會內部分華懋高層,為了龔如心的喪禮儀式及安葬地點,仍未傾掂數。信佛的龔仁心希望胞姐葬在柴灣佛教墳場,更已向佛教團體放聲氣,要搵塊可以福蔭後人的風水好地。

不過,和小甜甜一同打江山的華懋董事,就想用莊嚴的天主教儀式送老闆最後一程,並要求葬在跑馬地天主教墳場。本週二晚,治喪委員會仍徹夜開會,希望解決墓地糾紛。

如心小傳

日日寫情書

龔 家和王家原是世交,王父王廷歆是上海英資ICI漆廠的代理,結識了當時在ICI打工的龔父龔雲龍,兩家非常投契,王母更是龔母的「麻雀腳」,因此,龔如心 和王德輝自小青梅竹馬;長大後王更向龔展開追求,每日寫情信給她,龔如心當年雖不乏裙下之臣,但就對比她大三歲的王德輝,特別有好感,「當年有個男仔為了 我,特別考入上海師範大學(龔唸的大學),但我都唔鍾意佢,最怕男人要生要死。最好還是老公,最痛錫我,又遷就我。」她回憶道。

龔如心五十 年代來港讀書,當時王德輝更寫信:「不要去你uncle的家住了,他和太太感情不好,一個女孩子怎麼方便?不如來我家住,可以和我妹妹一起。」龔如心中五 輟學後,在一間會計師樓做秘書,但英文差,經常串錯字,老闆的助手責罵她,王豪氣地說:「下次如果再罵你,你就用file掟落佢頭上,對她說拜拜,不幹 了。」

兩人熱戀不久,龔如心十八歲便「閃電」下嫁王德輝,但她的性格,連她老爺和奶奶亦「頂唔順」,指她「太野」,不贊成婚事,最後連他們的註冊儀式也不出席。龔不示弱,嫁入王家後,明知奶奶不喜歡狗,但仍堅持要養,婆媳關係跌入谷底。

華懋傳奇

婚後龔如心跟王德輝到華懋上班,當他的助手及秘書,打造華懋江山。華懋王家早年在上海以化工原料生意起家,四六年才南下香港,故集團英文名叫Chinachem Group,中文名則參考當時上海頂級的華懋飯店,取名華懋集團。

六十年代初,華懋進軍地產,當時創辦人王廷歆淡出公司, 業務主要由王德輝打理。華懋初時主要興建廠廈,業界人士透露:「佢哋做化工原料,需要貨倉存放貨物,慢慢就自己起埋工廠大廈。當時港府鼓勵工業發展,增加 就業機會,買地起工廈,地價可以分十年還俾政府。工廈建築期只需兩年,只要交咗頭兩年地價,就可以一邊收租一邊還錢俾政府,相當和味。」

王 德輝做生意很怪,不愛借錢,適逢六七暴動,不少靠借貸營運的地產商被銀行逼倉而破產,王德輝反獨善其身,更趁地價暴跌低價買地。暴動後,香港人口急增,王 德輝集中在荃灣一帶興建小型樓宇,同時在新界大量收購乙種換地權益書(Letter B),為日後地產王國奠定基礎。七十年代初,華懋已擁有逾四十個地盤,分布於華富邨、荃灣、葵涌、觀塘等,到八十年代,華懋更坐擁沙田近三分之一的發展地 皮。

「華懋六、七十年代就喺新界收地啦,仲早過恒基、新地、新世界等發展商,而家佢喺粉嶺、上水、沙田都有好多樓盤,都係早年收落嘅地 皮。」一名新界鄉紳說。例如沙田碧濤花園,根據政府資料,六十年代華懋向政府補地價每呎只十八元,八三年才增至一千三百元,利潤可想而知。華懋經營地產的 同時,亦兼做樓宇按揭,一於「肥水不流別人田」。

新樓十年才售

然而,秉承王德輝和龔如心慳儉個性,華懋樓選料也以價廉為主。「深井嘅豪景花園曾經爆屎渠,樓上爆到落樓下。」一名樓市炒家說。七九年時,華懋在葵涌的華懋葵興工業大廈,曾因結構問題,被工務司署列為危樓,最後華懋要與小業主合資修葺大廈。

華 懋樓的另一特色,是樓盤起好後往往等十年八年才推售。例如沙田的碧濤花園、迎濤灣等,一度空置近十年才賣,最經典的是豪景花園三期傲庭峰三座住宅,在建成 十多年後,才申請入伙紙,估計華懋現有約一千四百多個貨尾單位。有經紀表示華懋的單位定價並不貼近市況,「好似九七之後,個個發展商推新盤都有減價,有啲 仲低過二手價,但佢哋(華懋)啲樓嘅價錢都好企硬,只係做吓八八折嘅宣傳,都唔跟個市走。」

中原地產主席施永青認為,這與龔如心執着的性格有關:「佢唔係執着於價錢,而係執着於自己眼光同睇法。佢認為自己啲樓盤值嗰個價就唔改,唔會理市場變咗,就算市況差咪擺喺度囉。好彩香港樓價一路係咁上,佢遲啲賣就賺得更多!」

問鬼神紮孖辮

華懋鉅富惹人垂涎,王德輝曾兩度被綁架,九○年那次龔雖付了六千萬美元贖款,綁匪稱逃亡中途,將王德輝推下海,自此王人間蒸發,但龔一直相信夫婿未死,曾公開承認找印度異人尋找丈夫下落,「我一直覺得他會返來。現在甚麼神,我都會信,希望保佑他回來。」

小甜甜掌舵華懋後,身家暴升,九七年在《福布斯》雜誌世界富豪榜中,以五百四十多億港元成為世界第二女首富,今年初《福布斯》指她身家達三百億元,是排名最高的女華人,身家比英女王多五倍。

這 位亞洲女首富,九十年代中期開始涉足政治,與北京農業部成立「如心農業基金」,又在哈佛設立獎學金,資助解放軍軍官留學。九八年她當上全國政協,○一年隨 當時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出訪大西北,一身T恤熱褲、晃着兩條孖辮,與維吾爾族人大跳辣身舞,事後還一擲九億在烏魯木齊投資釀酒及金礦。事實上,她每次出席公 開場合,必定精心打扮,衣著鮮艷,色彩繽紛,最愛Versace、Nina Ricci和Courreges,又常到中藝訂做長衫,兩條大孖辮更成為她的標記。

腐乳早餐大家樂慶功

坐擁幾世用不完的鉅 富,龔如心卻以孤寒聞名,出入坐三菱和本田思域房車,搭飛機要揀經濟位,去得遠才會坐商務位,沒有私人飛機。但她勝在孤寒得坦蕩,公開表明身上首飾,大部 分是「朱義盛」,只有一兩件是真貨,說戴真貨怕會遺失,她有次更在記者面前,倒出一大堆首飾,挑了其中一件,洋洋得意地說:「呢件係真嘅!」在紐約開會 時,她會老遠坐車到新澤西,光顧factory outlet掃平價名牌。

八三年,王德輝首次被綁架後,警員日夜保護龔如心,她拿出方包、 腐乳,說:「唔好客氣隨便食,我哋都係食呢啲早餐。」事後警員救出王德輝,兩夫婦馬上慶功,地點竟是灣仔警署附近的大家樂,埋單三百元。說起名貴燕窩,龔 耍手擰頭:「我咁孤寒,邊捨得食!」卻鍾情話梅、香腸、陳皮梅、小紅蘿蔔、薯條等廉價小食,揚言每月僅用三千元,盛傳有次她在中秋節接待傳媒時,竟用半支 可樂和把月餅切成十六份款客。

與弟感情最好

丈夫失踪,與家公家婆又不和,龔如心最親近的,是母親和弟妹。身為大家姐的龔如 心,父親早逝,自幼與母親及二妹龔中心、三弟龔仁心和四妹龔因心相依為命。中心和仁心同為執業醫生,而因心則於華懋集團工作多年,早年主管港島區租務物 業,龔如心每次去旅行散心,大多與因心同遊。

龔如心與二弟仁心感情最好,當王德輝第二次被綁架後,他曾協助龔如心營救王德輝,奔走中、台兩地。爭產案審理期間,龔仁心擔任證人力撑親姐,更曾替她保管遺囑。仁心和妻子劉元春同屬華懋集團旗下董事,劉元春亦是一間清潔公司的董事,負責承接華懋集團所有大廈的清潔工作。

這位傳奇女子,留下的除了一大堆財產,還有一個自造的金像,擺放在尖東華懋大堂,金像兩條孖辮隨風飄揚,雙手按着吹起的短裙,面上鬼馬的笑容,令人永遠懷念。

小甜甜衣著百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