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412/162525.shtml

手機套現、中介騙貸、機構跑路,線下場景如何激戰人性之惡?
一本財經 一本財經

手機套現、中介騙貸、機構跑路,線下場景如何激戰人性之惡?

黑色的用戶,會相互串聯、成團,汙染了一大片用戶。

本文系一本財經(ID:yibencaijing)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墨菲 零和

2017年,消費金融集中爆發之年。

消費金融主要分為兩種形式:分期和現金貸。

業內有一個共識,和場景結合的風控,比現金貸好做很多。

因此,3C、醫美、教育、家裝、租房、旅遊、農村等多個線下場景,去年集中出現了紮堆創業者。

然而,大家都低估了群眾的集體智慧:機構、中介、騙貸者們嗅利而來,場景風控築起的城樓,搖搖欲墜。

線下場景,要如何嚴防死守,打贏這場與人性之惡的戰爭?

01 人性之惡 

“平臺把錢直接匯到場景機構賬上,用戶不直接接觸現金,風險更加可控,”冰鑒科技創始人兼CEO顧淩雲稱。

“線下場景可以直接和借款人接觸,通過一個人的著裝、神態,當面‘驗真’,” 某機構投資人程雲表示,這是線下風控的優勢。

這就是從去年開始,各路玩家開始爭搶線下分期場景的核心原因。

然而現實情況,卻並不樂觀。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五花八門的騙貸和套現手段,無孔不入。

產品分期,因為可以轉手賣掉,早就成為套現的重災區。3C、奢飾品,甚至農村金融的電動車,無一不成為套現者的獵物。

“3C領域早就混亂不堪,”給分期平臺輸出風控技術的平臺負責人曹俊元,曾見過諸多的騙貸手段,其中一種是專門針對分期手機的騙局。

中介先以“免費領手機”來誘惑一批客戶,領到門店填寫分期購機申請表。

但是,申請表上的手機,和客戶最終拿到手的手機卻不一樣——一般申請iPhone,拿到的卻是便宜的國產手機。

但被蒙在鼓里的分期平臺,依然按照iPhone的價格,給門店打款,其中的差價,就會被中介和門店分食。

最終結果,消費分期平臺被薅,客戶欠債被催收。

這些3C產品因為好變現被盯上,那麽不能進行“二次販賣”的服務消費,總不能套現了吧?

因此,租房、教育、醫美等行業的創業者,也出於這個考慮進入行業,卻發現太低估了人性的欲望和利益的誘惑。

一些不懷好意的中介或者用戶,直接和場景勾結,聯合騙貸。

以醫美行業為例,中介、醫院和各個平臺的內鬼,勾結在一起,聯合從分期平臺騙出來貸,再進行分食。

微信圖片_20170412093617

原本應該成為風控重鎮的線下場景,從根部開始腐爛。

教育分期和醫美行業也有同樣的弊病:定價模糊、中介返傭高昂——這正是滋生騙貸和套現的土壤。

有媒體報道,一些教育機構租了幾個教室,雇了幾個教師幹培訓班,拿到金融機構發下的用戶貸款後,就直接跑路,平臺和學生成為受害者。

在知乎上,也有學生反應,遇到IT培訓分期的坑——課程粗制濫造卻不能退,沒有上課卻要背負幾萬的貸款。

“自從教育、醫療分期火了之後,很多原本針對3C的騙貸都轉移了,”程雲稱,“3C面對的是個人信用風險,教育、醫療面對的更多的是欺詐風險。”

而租房領域的騙貸,更是“腹背受敵”。

“除了要防住C端的騙貸,還得防住B端的套現,”曹俊元稱,很多出租房,會拿著一份租房合同,多處抵押貸款,“分期平臺套完,再去找保理公司,最誇張的情況是,一份合同會用幾十次。”

而家裝分期,因為單價高,其騙貸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幾年前——銀行都曾遭遇騙貸。

“有家裝需求的客戶,一般被認為是有房產的,資質比較好,”某互金平臺負責人表示,“而且家裝分期,動輒幾十萬,是銀行喜歡的客戶。”

早在2011年,便有媒體報道,銀行客戶經理假借裝修合同,幫客戶騙貸。

銀行客戶經理甚至能提供一條龍服務,比如裝修預算單、合同模版等,用戶只用多支付買發票的錢,就能爽快套現。

但不同的是,如果是向銀行貸款,因為“上征信”,影響信用,所以必須要還;但對於互金消費平臺,騙貸者膽子就大了,甚至直接套現消失。

“自己憑本事借的錢,憑什麽要還”,這句戲言,已成為騙貸者的聖經。

線下場景深陷“人性之惡”,面對為利而動的龐大群眾智慧,他們該如何破解?

02 打破交易鏈

在線下場景中,場景和中介的勾結,是亂象的根源。

如何破解場景和中介的交易鏈條,成了風控的關鍵。

“行業內現在忽視的一點是,B端的欺詐和風控,”顧淩雲認為,是機構先有欺詐的土壤,進而導致C端也出現問題。

“首先要篩選合作機構,”曹俊元認為,短期內,在征信體系缺失的中國,風控得循序漸進,不要盲目追求速度,“做金融,講究的不是要跑得最快,而是要跑得更久。”

曹俊元舉例稱,租房市場,中介是繞不開的環節。

微信圖片_20170412093624

大的中介,比如鏈家、我愛我家等,都有自己的租房分期平臺,其他公司很難切入;而小的中介,魚龍混雜,有些甚至“涉黑”,也不是理想的合作對象。

“因此,最開始和品牌公寓合作,是比較保險的方式,”曹俊元稱,品牌公寓可以集中管理,相對質量也高。

除了租房分期,其他場景,也會選擇成立時間長、信譽比較好、是想“好好辦下去”的機構。

比如教育分期,平臺會要求,培訓機構成立時間不低於一年。

而在醫美分期中,曾經備受詬病的“莆田系”,因多為集團化、規模化運營,反而是比較好的分期合作夥伴。

篩選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嚴密的B端監測。

“在正式合作前,可以先給培訓機構一個短期的固定授信額度,”客棧網COO魏煒認為,先小額試水,再拍板決定。

確定合作關系後,也需要對場景進行嚴密檢測。

以前傳統的方式,就是平臺方指派一個巡視員,在各個場景來回跑。

“但這個已證明,巡視員貪汙腐敗的機會特別大,”顧淩雲稱,豐厚的回扣是最大的誘惑——死工資,哪里有回扣的獲益大?

任何人工環節,都極難逃脫利益的誘捕,平臺不得不輔以數據檢測。

魏煒介紹,平臺會對合作機構每日放款進行監測,一旦發現放款量波動較大、日放款額過高,就會進行回訪跟蹤,“必要時,會采取實地考察或暫停放款的措施”。

越是魚龍混雜的領域,越需要小心,“在醫美分期,異地整容、金額較高的申請,我們的風控都會拒絕,”曹俊元表示,在風控體系建設沒有無懈可擊之前,最好的選擇,是“擋”和“躲”。

在這個價值鏈條中,最開始,是將場景和機構,當成對手來防禦,但敵人哪有朋友靠譜?

更近一步,是將利益鏈條打破,將線下場景變成自己的“盟友”。

要求機構“交押金”是常見方式。“一旦發生逾期、壞賬,若超過一定期限未還款,將扣除培訓機構的保證金作為代償,”魏煒稱。

“這實際上,是在打破原有的交易結構,讓合作機構承擔一部分風險。”曹俊元稱,在3C領域,他們也總結了一套防禦經驗。

比如,在一個地區招聘區域代理商,收益分成,同時也要求風險共擔,繳納一定的“風險服務費”。

而另一種方式是,平臺只提供技術。

在和寧夏第二大手機銷售商“強遠”合作時,曹俊元便提供產品、技術、風控等服務,把分期產品名字定做“強遠分期”。

“我們就藏在幕後,提供服務,而風險和品牌,都需要機構自行運營承擔,” 曹俊元稱,這種方式,就完全打破了價值鏈條,將場景拉到自己一邊。

03  “反欺詐”與“風控” 

B端風控之後,才是我們傳統認為比較重要的C端風控。

在中國,C端風控的第一步,毋庸置疑就是“反欺詐”。

一般而言,借款人的手機是新號、或同時有4、5張入網的電話卡,或者借款人上網IP地址和“下單地點”不一致,都有可能被反欺詐系統攔截。

“這種屬於規則反欺詐,”顧淩雲稱,“但硬性的規定,很容易造成誤傷,用戶體驗很不好。”

比如,經常出差的客戶,也會出現IP地址和“下單地點”不一致狀況,規則卻判斷不出來。

目前,各家分期平臺在打造“反欺詐模型”,把借款人各項指標放在模型中,得出一個評分後,再判斷是否通過。這種綜合評分,大大降低了誤傷的概率。

微信圖片_20170412093630

這是一個升維,再降維的過程——盡可能的搜集多維度數據,再篩選出有用的維度。

因此,一個好的風控模型,需要大量數據支撐,也需要實際運行的反複檢驗。

曹俊元也提出了一些新的邏輯和方式。

“我們通過用戶主動授權,獲得12億的社交數據”,曹俊元稱,他們利用這些數據,建立了一個風險模型,看其主要的聯系人是否有“高危人群”。 

“如果,一個客戶在和同事、親屬之外,還和我們標記的高危人群,比如黑中介聯系頻繁,那在一定程度上,就能被反欺詐系統識別出來。”曹俊元稱。

當這個社交網絡足夠龐大,就能看到一幅有趣的畫面:黑色的用戶,會相互串聯、成團,汙染了一大片用戶。

直接挖掘用戶這種深度的聯系,是目前C端風控上,常用的技術手段——好壞的區別,就在於黑色用戶的數據量、深度關聯的維度。

“一個現實的做法是,風控不需要做到最好,只要做到比別家好,增加騙貸成本,騙貸者都去騙別人家,我就安全了。”程雲稱。

在某種程度上,各家平臺都在“自掃門前雪”。

“場景不能只作為導流渠道,需要做深做透,” 曹俊元表示,場景+風控的模式,路沒有走錯,錯的是將路幻想得“太平整”,而現實就是如此崎嶇。

在金融領域,從來就沒有“大而不倒”的神話,大如雷曼,也可能一夜之間破產收官。

金融的勝利者,不是跑最快者,而是跑得最長者……

(應受訪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為化名)

消費金融 線下 人性之惡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