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愛立信、蘋果、三星,盡管各項主營業務面前都有強大的競爭對手,但華為依然要向強手如林的雲市場發起猛烈“進攻”。此時,這個市場的玩家亞馬遜AWS、微軟Azure正在全球市場“高歌猛進”,當然,還包括國內的巨頭阿里雲。

“華為過去參與過的行業,哪一個競爭不激烈?”華為Cloud Bu總裁鄭葉來在華為全球分析師大會上對包括第一財經在內的記者說,無論是智能手機,還是服務器、芯片,都是充分競爭領域,華為都面臨著激烈的競爭。

事實上,隨著ICT整合時代的到來,雲計算領域早已成為科技巨頭們爭奪未來機會的戰略點,一些領域已經開始硝煙彌漫。

過去三個月,低調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開始越來越多的成為各省領導的座上賓,而在與各省簽約的內容來看,雲計算、大數據和智慧城市建設成為華為與政府生意的重點。在此之前,阿里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浪潮董事長孫丕恕也在不同場合為各自的雲業務進行“代言”。

來自IDC的一位分析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華為是雲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的最大受益者之一,過去是,現在是,將來是不是,要看任正非能否帶領華為贏得雲市場話語權,這在華為內外部都是巨大的挑戰。

強攻公有雲

阿里雲和AWS都如此成功了,華為在雲業務上還能怎麽玩?聽到華為要做公有雲的時候,外界不免產生諸多的疑問。

但從這幾年華為對外展現的態度來看,在公有雲市場,華為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認真。

一個月前,華為正式宣布成立Cloud BU,該業務是華為近幾年來的重要戰略點,並計劃新增2000人專門進行業務擴展。華為輪值CEO徐直軍在第14屆華為全球分析師大會上做出了這樣的表態,在公有雲領域,華為一定會堅定地走下去,雲是核心之核心。他表示,公有雲就是未來基本的商業模式,在5年時間內,以此為契機,完成華為的數字化轉型。

從發展的角度,華為的決心不言而喻,但晚到的華為如何和AWS、微軟Azure還有阿里雲競爭?

“華為華為公有雲策略是,首先有自己的公有雲業務,另一個是和全球運營商合作的公有雲,攜手運營商和商業合作夥伴打造生態,實現行業雲化,這就是華為Cloud Family戰略,是區別其他公司的不同的公有雲發展之路。”徐直軍說,希望外部競爭更為激烈一些,推動運營商加速雲業務的轉型。

和阿里等競爭對手相比,徐直軍認為華為最大優勢是運營商的夥伴關系和線下服務行業企業的能力。

例如德國電信T-Systems、中國電信等運用華為雲技術構建了雲平臺,通過共享統一的技術和生態,它們也是華為全球公有雲服務能力的一部分。此外在線下服務方面,華為還將提供雲遷移咨詢和服務支持。鄭葉來強調,華為全球超過12000家合作夥伴,華為也將利用生態優勢發揮在雲生態系統中的價值。

事實上,從目前雲市場的機會來看,主要集中在四類企業上,一類是中小企業和創新型企業,價格敏感,忠誠度低,業務簡單,即開即用。第二類是政府,投資長,回報大,關系複雜,技術門檻高,強調運營和服務,最近又有PPP模式進入,如1分錢中標。第三類是大企業,混合雲是常態,技術優先,安全第一。第四類是一般企業用戶,有場景和行業背景需求,對技術依賴。

“雖然在每類客戶上,都有不同的玩家進入,但目前並沒有一家雲計算廠商可以全覆蓋。”大數網總編吳玉征對記者說。在他看來,華為可以提供基礎設施、設備、運營和運維和服務。“換言之,你要什麽,華為雲一應俱全。”

技術力PK

在雲的投入上,各大廠商不遺余力,但玩法又有所不同。

在3月29日在深圳召開的阿里雲棲峰會,阿里雲正式上線ET醫療大腦,同期發布的還有ET工業大腦,機器學習平臺PAI2.0及宣布2017年新增70萬輛YunOS互聯網汽車。

此前,ET在電商、物流、交通、制造業、金融和信息安全等領域,均有不俗表現,並頻頻與地方政府合作,參與智慧城市的建設。通過開放的雲生態,和一系列名為“天池眾智”的AI競賽,阿里雲在過去三年里,集中了一批來自全球各地的算法工程師、行業專家,和人工智能研發團隊。

從某種意義上看,阿里在雲計算上更具“應用性”,並且也是熱點科技的引領者,相比之下,華為的邊際則更為清楚,著重與基礎建設,比如不把人工智能定位為新業務,而只是一個“使能”的技術。

技術角度看,華為公有雲是基於OpenStack開發,利在於它基於開放平臺架構,能夠實現企業業務的平滑遷移和共享。同時,更加註重可靠性和安全性。

鄭葉來此前向記者介紹,華為在硬件上甚至會根據客戶不同安全等級進行不同配置,而為了確保服務合規,華為還設立了嚴苛的安全管理規範服務全球運營商,保證客戶數據都在客戶控制之下。“安全、可靠,符合華為一貫的調性。”

但市場的競爭也許比想象中殘酷,

目前擺在華為面前的是不見硝煙的“價格戰”戰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除了騰訊的一分錢中標項目,阿里雲也有不少“讓利”的行為。阿里雲曾在2015年一共實施了17輪降價,2016年這種降價勢頭有增無減。

對於在政務雲上已經開始的價格戰,徐直軍說,華為和政府客戶合作很簡單,兩種模式:一是我們提供產品和合作夥伴,滿足政府IT的需求;二是用雲服務方式,直接給政府客戶提供計算存儲資源。至於其他廠商,用他們方式參與競爭,為什麽,我也不清楚,反正華為不會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