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法國這場“史上最難預測”的總統大選,第一財經記者綜合法國目前所有出口民調建模得出的結論是:唯一確定的就是極右翼國民陣線總統候選人瑪麗娜·勒龐最有可能進入總統大選投票第二輪。

如果嚴格按照民調結果進行情景假設,則最有可能的情景是獨立派候選人馬克龍同勒龐進入第二輪並將其擊敗;最好的情況是馬克龍與法國右派候選人菲永攜手進入第二輪總統選舉,不過這種情景的出現,本身就是一種小概率事件;最壞情景下,極左翼候選人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同勒龐進入第二輪總統投票,但按照民調顯示,勒龐勝選較小。

然而,包括曾經成功預測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法國物理學家加蘭(Serge Galam)在內的一些專家均指出,所有的民調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因素:棄權。

具體而言,以最壞的情況為例,梅朗雄同勒龐進入第二輪總統投票,極左同極右的政治立場對於大部分法國選民均難以接受,在無法形成大範圍內反對勒龐的“共和國陣線”情況下,大量選民棄權投票,核心選民投票率高的勒龐極有可能贏得法國大選,而無論梅朗雄還是勒龐贏得選舉,對法國和歐盟的沖擊都無法預計。

最壞的情況:第二輪梅朗雄VS勒龐

多家民調顯示,梅朗雄同菲永的民調支持率同在18%上下,勒龐同馬克龍的民調則同在24%上下,通常民調存在2.5%的上下誤差。

目前各家民調給出的投票第二輪可能性包括:馬克龍對勒龐,菲永對勒龐,梅朗雄對勒龐以及馬克龍對菲永(小概率)

其中,梅朗雄對勒龐成為第二輪總統選舉的最壞情景,且已經無法將這種可能性排除。而風險厭惡型的股市已經對此有所反應:由於投資者擔憂第二輪總統選舉有可能在勒龐和梅朗雄之間進行,近期歐洲股市開始走軟,而匯豐銀行分析師維納(Olivier Vigna)則在一份報告中指出,對於歐元來說,梅朗雄和勒龐的對決將“引發市場上最動蕩的結果”。

其原因在於:第一,梅朗雄進入第二輪最有利於勒龐當選。

按照民調顯示,如梅朗雄和勒龐同時進入第二輪,梅朗雄將以57%對47%左右的支持率擊敗勒龐。但需要指出的是,梅朗雄擊敗勒龐的概率,同馬克龍等人在擊敗勒龐的概率方面是最小的,其原因在於梅朗雄的極左立場對於大部分法國人而言難以接受。

梅朗雄的參選綱領包括對歐盟和自由貿易采取敵視的態度,承諾在當選後每年將財政開支增加到2500億歐元以上,同時將法定工作時間從35個小時縮短為32小時,並對收入超過中位數20倍的富人征收100%的個稅。在最後一條上,梅朗雄就無法得到大量右派選民的支持。

在外交政策上,梅朗雄不僅希望法國退出北約,也希望就法國與歐盟的關系重新談判,如談判失敗,則像英國一樣,由法國人民來決定是否留在歐盟。

與此同時,已經有多項研究表明,法國公民在第二輪的投票率越低,勒龐的勝算就越大:其原因在於,勒龐的核心選民投票率高。如勒龐同梅朗雄同時進入第二輪,恐將引發大量不同意任何一位候選人的法國選民最終選者棄權,即想投票給勒龐的人一定會投票給她,然而很多反對她的人有可能會在第二輪保持沈默。

勒龐

根據加蘭的結算,在第二輪中,如果勒龐可以充分動員她的選民,而其他候選人的支持者卻大規模棄權投票,勒龐就有獲勝的可能性,譬如以勒龐支持率為41%,而其對手為59%(這一個中位數,無所謂對手是誰)來計算,若勒龐選民的投票率為90%,而其競爭對手的為70%,則勒龐仍可以獲勝(假設法國選民總體投票率為79%)。

加蘭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在美國2016年大選中,特朗普團隊就成功借助大數據定點遊說,在一些民主黨核心選區抹黑希拉里對少數族裔的態度,最終導致這些民主黨選民在投票中棄權,令民主黨丟失了幾個鐵桿州。

在以往選舉中對抗國民戰線的歷史中,法國選民會形成一個所謂“共和國戰線”的陣營,從左到右來反擊極右勢力,譬如在2002年的法國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中,前任法國總統希拉克就獲得了這種支持,法國選民打出了“寧肯把選票投給騙子也不投給法西斯”的口號,最終希拉克以絕對優勢(82%)挫敗極右勢力代表老勒龐。

然而,近年來由於候選人自身問題,這種“共和國戰線”已被削弱。當法國前總統薩科齊的前顧問管諾(Henri Guaino)被問到在勒龐和其他人之間要投誰時,管諾說:“我那天寧願去釣魚。”

梅朗雄

這種“極左極右對決”的最差情景出現概率有多高呢?維納列出了三條梅朗雄仍有可能進入第二輪的理由。其一,梅朗雄被認為是兩場電視辯論中的最佳表現者。

確然,一位久居巴黎的華人醫生肯尼就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兩次電視辯論之後,大部分法國人對於馬克龍都感到挺失望的,而梅朗雄在兩次辯論中的表現更引人註目。

其二,考慮到梅朗雄在選前的強勁勢頭,有可能其他左派選民會轉而支持梅朗雄而放棄傳統的左翼候選人。其三,梅朗雄專註的是收入不平等問題,這一議題是排在失業率問題之後的第二大選民關註問題,而勒龐關註的是恐怖主義和犯罪,這些問題對於影響整體選民選票而言意義不那麽大。

選民更關心就業,購買力,社會保障等事務,安全並非首要考慮

大佬紛紛支持馬克龍

在民調中最好的情景是,馬克龍與菲永攜手進入第二輪總統選舉,在其中馬克龍當選可能性更大,而無論誰當選法國總統,法國與歐盟都可以在碰撞中繼續穩步前行,不好的消息是,這種情景的出現,本身就是一種小概率事件。

與此同時,在民調中最有可能的情景是馬克龍同勒龐在第二輪總統投票中相遇,其中各類民調顯示,馬克龍當選的勝算較大。

在選戰前後,馬克龍所成立的“前進”運動黨吸引了大量左派中的高層和精英,目前幫助馬克龍運營選戰運動的都是曾經輔佐過社會黨總統或總理的高級幕僚。

同時,各方目前也表明態度,即如果馬克龍進入第二輪並迎戰勒龐,中間派、右派、左派、極左派都表示要在第二輪投票中選擇支持馬克龍,其在第二輪中的預測支持率最高,超過了60%。

昨日,法國前總理瓦爾斯也發生表示,希望左派選民可以為“共和國著想”,給馬克龍投上一票。法國現任總統奧朗德則表示,他會在第一輪結果公布後號召選民支持一位候選人。這意味著,在大選第一輪投票前,奧朗德總統不會向公眾表明自己的支持人選。考慮到奧朗德目前的民意狀態,他不表態也是出於對心中候選人的支持。

第一財經記者在近日的采訪中也試圖請專家或銀行業者對第一輪大選做出預測。然而目前沒有一位受訪人士認為可以看清大選結果。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法國資深投行人士表示,對於目前民調這種狀況,這說明無論從左到右,法國選民都對現狀極為不滿並尋求改變,但卻不知道選誰好,他還是希望法國人民可以理性選擇。

匯豐銀行的報告指出,目前仍有36%的受訪選民表示沒有一位候選人符合他們的預期,而有14%的選民表示將在最後一分鐘決定如何投票。

法國最著名的研究機構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主席柏林納(Pascal Perrineau)則認為,這場選舉實在太過動蕩,無法確定周日會發生什麽,“永遠不要忘記法國人民可是曾經砍過人頭的。我們是做過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