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修憲以微弱優勢通過後,引起了多方質疑。有人指責這一改革是總統埃爾多安想實現自己的專制獨裁。

針對這樣的質疑,本周二,埃爾多安在修憲公投後第一次接受媒體采訪,駁斥了相關說法並作表態。

修憲和個人無關

他表示:“存在獨裁的地方就不會有總統制的存在。在土耳其,我們依靠民主投票來作出重大決定。是人民賦予民主以權力,這是全國人民的意誌。”他強調,修憲的決定得到通過是民主投票的結果,和他個人並沒有什麽關系。

“我不過是個普通人,隨時都可能死去。”埃爾多安稱,修憲並非為了賦予自己更多的權力,而是為了完善土耳其的政治體制。“這次的體制改革是一種革新,也是土耳其民主歷史上的一個重要轉變。”

根據修憲草案,土耳其現行的議會制將改為總統制,取消總理一職,並且執政實權從總理轉移到總統;總統由現在的不可與任何政黨結盟,也不可當黨派領導人,變為可以參加政治黨派;頒布法令的權力也將由內閣轉移到總統手中。同時,司法體系中,修憲後13名最高法院成員中有5名由總統指派,其余由議會選派,而現在最高法院22位成員中僅4位由總統指派,剩余由法官、檢察官指定。

盡管埃爾多安贏得修憲投票的優勢極其微弱,他也並未表現出任何與反對者進行協調的意願。他認為贏了就是贏了:“我之前踢過足球,無論你是1:0贏的,還是5:0贏的,結果都是一樣。”

4月16日晚間公布的初步結果顯示,51.5%的選民支持修憲,其中包括國內和海外部分。但在土耳其庫爾德人主要聚集的東南部,以及首都安卡拉、最大城市伊斯但布爾等該國3個主要城市,均投出了反對票。

歐盟質疑競爭不公平

有國際觀察員提出,這一次的投票並非一場公平競爭,因為贊成派在輿論導向上占據了主導地位。對此,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的發言人本周一表示:“根據觀察員的報告,如此接近的投票結果以及土耳其修憲的深淵影響,我們希望土耳其當局能仔細考慮接下來要采取的行動,並盡可能獲得國內的共識。我們呼籲土耳其民間權威機構能對此次投票中被指出的違規操作的問題展開公開、透明的調查。”

除此以外,歐盟委員會主席發言人還表示,埃爾多安在投票獲勝之後的演講中提到的欲組織公投討論是否重新實施死刑的問題觸碰了歐盟的底線。對此,埃爾多安也用歐盟成員國不履行承諾作出了回擊。

“歐盟已經讓我們在門外等了54年了。從政治上說,這種行為簡直無法容忍。我們盡可能地滿足歐盟提出來的所有要求,但是歐盟一直都沒有實現其承諾。他們必須得遵守諾言。如果他們遵守承諾的話,那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一談,看我們之後該采取什麽樣的行動。”該發言人這樣說。

目前,土耳其已經多次和歐盟領導人在協助歐盟阻止難民湧向歐洲的協議上發生沖突。土方抱怨,自己在難民問題上的作為早就超過了份內的責任,但是卻一點回報都沒有得到。多年以來,土耳其一直都在為當地公民爭取前往歐洲的免簽旅行。而歐洲各國領導人對此作出的回應也很謹慎,部分是因為他們也害怕會對與土方簽訂的阻止移民前往歐洲大陸的協議產生影響。

埃爾多安想與特朗普見面

容克的發言人證實,埃爾多安獲得投票勝利之後,容克以及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都還沒和他通過話。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一特地致電埃爾多安表示了祝賀。在電話中,雙方還討論了敘利亞最近的疑似化武襲擊事件,雙方一致認為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對此事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埃爾多安表示,特朗普的來電讓他非常高興,並說:“如果我們能進行一次面對面的會晤,進一步推進雙方關系的發展就更好了。”

作為北約的成員國之一,土耳其是中東和歐洲之間的重要橋梁,同時也是歐洲打擊伊斯蘭國、並阻止敘利亞難民湧向歐洲的重要合作夥伴。到目前為止,土耳其已經為歐洲阻擋了約300萬敘利亞難民,土方正急於為家門口的沖突尋找解決辦法。

當被問及美國和土耳其是否可能共同協作時,埃爾多安表示:“特朗普總統解決這類問題的方式讓我很高興。如果美土能結成盟友,相信我們能一同解決很多重要的問題,而在這方面我們也不存在任何阻礙。”

(實習生毛愛佳對此文亦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