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在香港的第七個生日,也是在公號上與你們共度的第二個生日。

 

去年跟你們講過為什麽會有蝸牛妹的公號,是因為無數的可能性:哪怕只有一個聽眾,只要足夠努力,你的聲音會被聽到;只要足夠認真,你的內容會被認可;只要足夠堅持,你便能改變自己的未來。

 

今年review,多了92篇原創推送和18279個粉絲,但業務模式和開號宗旨沒有變化:填補市場與受眾之間的信息不對稱,共建和諧中港二級市場!

 

而也是在過去一年,有一個問題被大家頻頻問起:為什麽你可以做公號?

 

這個話題,必須得憶當年了:我是在2009年,懷揣著一顆做新聞的夢想來到香港的。大學時在某門戶網站實習了半年,看到那麽多的網管辦的每日指令後,想在一個有新聞自由的地方,寫事實、講真話,這便是我與香港的開始。

 

研究生時候學到很多東西,過得非常充實,但是畢業之後怎麽在香港養活自己就成了最大的難題。原來我想去做一名戰地記者、或者時事記者、或者F1記者,但這些職位在香港機會尼瑪比投行MD的機會還要少啊。

 

第一份工作,我先從一家start up的港式英超網站編輯做起,月薪真是講出來不怕大家笑話,只有6000港幣(我活到現在也是個奇跡)。暑假邊做邊找工作時候,發現香港媒體的工作,最多的就是財經記者了(想想也說得通,金融是大支柱,肯定得有配套服務業),然後找到了一間剛成立的財經雜誌做記者。

 

我還記得剛去的第一天,被總編輯派去金鐘某酒店,聽大和的策略會。坐在那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麽叫做懵逼,雖然聽懂他們說的英文單詞,但是完全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麽。自由發問時間,香港記者們開始向當時大和的首席經濟師孫明春老師中文提問,孫老師答完之後,我悲催的發現自己連中文都不太聽得懂他們到底在講什麽!




此處應有與孫明春老師的合照,可惜並沒有,QAQ~~~



 

這樣邊入行邊快速學習,本來應該是件很開心的事,但那段時間過得卻非常不好,因為是每周三出版的財經周刊(後已倒閉),也就意味著從周五晚上開始,大家就要熬夜加班填版面,周五開始周三刊發,休息兩天,周而複始。絕對是拿著少了幾個零的IBD生活!

 

那段時間,熬夜寫稿就是全部的生活,連朋友都見不到。過了還沒一個月呢,從來不長痘的我開始冒痘,整個人封閉著,心情開始暴躁起來。而雜誌一直沒啥起色,也找不到有經驗的記者、編輯來幹活,大家越做越累。

 

即便如此,更苦逼的事還是發生了。2011年的春節前,因為香港的春節只放四天假,於是問編輯可不可以多在家請幾天假,被殘忍拒絕後,只好訂了大年三十回家,初四回香港的機票。結果在放假前幾天,竟然收到編輯發出來的大信封,就在鄰近春節、我過試用期前把我給裁了(補償金就是一個星期)!而我都跟她確定好了回程的機票啊!

 

回到家,因為不想爸媽大過節的擔心,沒跟他們提起這事。春節後回來香港就開始了努力找工作,那真叫窮的要喝西北風了,我那位猴年馬月結婚的閨蜜就讓我蹭了好多好多頓飯,於是我還學會了用電飯煲煮粥的技能。估計到這里老天覺得我差不多了,賜了我一份電臺主播的工作,終於過上了不用熬夜、生物鐘穩定的生活。也讓我可以給大家笑談人生,感謝上個月裁了我的總編輯當年裁員之恩。

 

做主播最初的半年時間里,花了半年時間適應做直播的膽戰心驚。開始一天有一節6分鐘的節目,雖然有一個早上時間準備,但節目開始前總會擔心寫不完稿子,直播時候又擔心自己語速太快,稿子萬一不夠讀六分鐘該怎麽辦。

 

但更難的地方是,你真的明白你念出來的每句話麽?在各位好基友的幫助下,我終於分清了買方和賣方;2011年的通脹周期,記者們吐槽堪比大姨媽的CPI數據,讓我摸到了宏觀經濟的大腿了;抱著男神出品的Kindle,看書學習,也終於能出去努力和大佬們談笑風生的做訪問去了。

 

說到約大佬,是件既拼人品、又拼腦力的事情。首先,每個港股交易日都有節目,每天都要有個不同的嘉賓,天天都請一個嘉賓做直播也是不容易的事。

 

而且要想請嘉賓,你首先要知道自己當天說什麽話題吧,也就是說你得知道市場熱點在哪里。在我當時淺顯的市場知識上,好不容易想到采訪話題知識才是萬里長城第一步,你還要找到采訪嘉賓、把采訪提綱給人家啊。“嘉賓拒我千百遍,我待嘉賓如初戀”說的就是我。

 

也記不得是打過多少cold call,被多少嘉賓拒絕過多少次。最驚險一次是直播前半個小時,有個我已經記不起來名字的嘉賓告訴我,不做了!!!好吧,世界那麽大,火速換了整份采訪提綱,找了個老相好嘉賓,趕鴨子式的上了直播時間。

 

雖然肯定有拒我千百遍的嘉賓,但依然是有很多待我如初戀的嘉賓的,比如兩次在美國夜里兩三點接了我電話的嘉賓,下著黃雨到我直播室做直播的嘉賓,知道我生病於是說的比較多、減輕我負擔的嘉賓,等等等等。

 

三年多時間里,各大行的首席經濟學家,知名策略師、基金經理、分析師、行業專家、創投界名人,數百位的嘉賓、每天十分鐘的專訪,成了我不能期望更好的職業再教育和學習了。

 

但除了播出的節目,還有很多話題之所以我們沒有辦法觸碰,因為操作上沒有可行性。很多市場熱點,不是你找不到合適的人評論,而是這個合適的人選不能接受媒體訪問;或者受限於每天都要有采訪,一些持續性的熱點,沒有辦法一次性深入地探討;即使兩者都符合,很多時候,on the record的訪問,也不一定有off the record來的真實;或者一些有趣的話題,適合大家嚴肅八卦,但卻不適合放入節目之中。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我便踏上了漫漫專欄路至今。也被人問及過為什麽現在工作這麽忙還要寫公號?因為這里始終是一個督促我不要忘記進一步學習、持續接受新事物的地方。

 

過去在香港的七年,雖然有那麽多苦逼、覺得生活沒有希望的時刻,但是當這時候把這些經歷笑著告訴你們的同時,讓我想起了一部電影—— The Fault in Our Stars。

 

There are infinite numbers between 0 and 1.

零和一之間有無數的可能。

 

There's .1 and .12 and .112 and an infinite collection of others.

有0.1,0.12,0.112,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Of course, there is a bigger infinite set of numbers between 0 and 2, or between 0 and a million. Some infinities are bigger than other infinities.

但零和二、零和一百萬之間,卻有著更多的可能,令人更加向往。

 

I want more numbers than I'm likely to get. But I cannot tell you how thankful I am for our little infinity. I wouldn't trade it for the world. You gave me a forever within the numbered days, and I'm grateful.

雖然我也有很多想要的東西,但是在我與我的26926名讀者間的無限可能,是我不會用任何代價去交換的。感謝你們陪我走過的每一篇推送,每一天。

 

回到開篇那個問題:為什麽我會做公號?如果說過去幾年的香港生活教會了我一件事:雖然生活會讓我們辛苦,但只有我們才能將它變成自己更強大的墊腳石。

 

畢竟,永遠都有更大的可能性等著我們。


今天好像有點嚴肅,但是兩位粉絲代表已經送出了你們的濃濃愛意,吹完蠟燭,逗逼的我,會再回來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