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promote/2017/0419/162657.shtml

資本破局:共享單車該城市包圍農村還是農村反包圍?
劉曠 劉曠

資本破局:共享單車該城市包圍農村還是農村反包圍?

共享單車的出現不僅解決了市民出行消費的痛點,成為城市交通的補充,未來很有可能盤活城市短途交通出行,因而也成為了各大巨頭的必爭之地。

去年9月,共享單車成為風口,一躍而上成為市民短途出行的新選擇。與汽車適應現代城市快節奏的方式不同,單車是對一種返璞歸真、健康生活的態度需求,很容易成為鋼筋水泥森林里一道亮麗的風景。

共享單車的出現不僅解決了市民出行消費的痛點,成為城市交通的補充,未來很有可能盤活城市短途交通出行,因而也成為了各大巨頭的必爭之地。它就像一陣龍卷風一般席卷了大街小巷,這其中有短途代步的需求,有開車擁堵的疏導,還有環境保護的要求,更離不開資本力量的推動。

2016年下半年,共享單車項目陡然升溫,兩大巨頭ofo單車與摩拜單車相繼完成C輪融資,數額均達到億級水平;而今年年初摩拜單車首先完成D輪2.15億美元融資後,隨後ofo單車又完成了D輪4.5億美元融資。二者至此皆達到融資最高峰,奠定了勢如水火的對峙格局,共享單車的第一陣營也由此形成。

然後,就在一切幾乎塵埃落定的時候,在共享單車的第二梯隊里忽然殺出一匹黑馬——Hellobike宣布完成B輪數億資金的融資,讓人始料未及,異軍突起引起業內轟動。與摩拜、ofo兩大共享單車平臺深耕一二線城市不同,Hellobike則采取了截然相反的路線,他們先在二三線城市展開布局,自下向上切入市場,由此得到了資本的親睞。

資本市場為何會看上不起眼的農村包圍城市模式?

我們從整個市場的格局來看,目前ofo、摩拜應該說是各半分天下,就好比當年的滴滴快的。對於其他的共享單車平臺來說,想要在這樣的市場格局下拿到融資著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偏偏這個Hellobike還拿到了數億的巨額融資。而資本市場盯上Hellobike,可能主要是來自於以下三個方面的原因。

其一,摩拜、ofo所不具備的盈利能力。Hellobike上線不到半年時間,已經在16個城市投放共計60萬輛單車,在摩拜、ofo普遍虧損的情況下,Hellobike實現了90%的城市都在盈利。毫無疑問,投資人都比較看中自己的投資回報,Hellobike是一個正在盈利的共享單車平臺,為何不能投資一把?

其二,農村包圍城市模式。眾所周知,摩拜、ofo首先進駐一線城市,在北京、上海等地擁有較高市場份額;但是hellobike卻反其道而行,從下往上鋪進市場,轉戰二三線城市並快速占據了較大的市場優勢,甚至在杭州、南京、福州、泉州等城市還拿下了第一的位置。此外,雖然ofo、摩拜是當前共享單車的兩個小巨頭,但是他們在整個共享單車市場的滲透率並不高,尤其是在廣大的三四線城市。

其三,吸引投資人的還有Hellobike的人工智能技術、服務理念等。Hellobike采用自主研發的智能鎖、獨立的電控和監控系統,可以隨時優化改進智能鎖結構和電路板;自行車硬件也均為獨立設計,可隨時改進以提升用戶體驗,靈活性非常高,也推動了運維效率,間接降低了運營成本。服務理念方面,Hellobike正在為用戶提供超越現行共享單車的服務,比如從客戶的角度出發,15分鐘內換程免費;推出夜間騎行免費,為地鐵、公交停運後的夜間出行需求提供系統補充等。

由此看來,Hellobike能一舉獲得數億B輪融資絕非偶然,在共享單車的“最後一公里”,資本逐漸趨於理性,這正是市場的“刁鉆”口味篩選出的結果。Hellobike的崛起,代表了ofo、摩拜之外新模式的可能。

正規軍摩拜、ofo式的城市包圍農村模式要一統天下,未必美夢成真

摩拜和ofo是目前共享單車行業的龍頭老大,不僅在一二線城市的鋪車量相當高,並且用戶使用率也是遙遙領先。摩拜單車的初衷是綠色出行,ofo則致力於校園出行,雖然原始的想法不盡相同,但他們均選擇常規路線,在一二線城市瘋狂地搶占市場份額。雖然身後追隨者眾多,但遙遙不及這兩者前進的腳步,甚至都難以望其項背。顯然,再複制同樣的模式更難有出頭之日。

而摩拜和ofo也同樣不會把所謂的後起之秀放在眼里,他們只需要專註於自身,深化現有的市場滲透率,改進提升提升服務質量,再逐漸向三四線的中小城市滲透,就足以將後來者遠遠甩開。同時由於基數龐大,根基穩固,至少在短時間內摩拜和ofo第一梯隊的位置難以被撼動。但是摩拜、ofo們要實現從一線城市到二線重點城市,再到二三線城市乃至四線城市的全面覆蓋,最終實現一統天下卻未必能夠美夢成真。其實對於摩拜、ofo們來說,他們將來最大的挑戰將會是水土不服問題。

第一個水土不服的難題就是在三四線城市,尤其是一些面積並不大、人口並不多的縣城,共享單車的使用頻率將會大大下降,甚至都沒有人會使用共享單車。大多數的人要麽騎著自家保有的自行車、小摩托、電動摩托,要麽就自己開車,他們不會像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的上班族,出了地鐵還需要走路一段時間才能到家。

第二個水土不服的問題就是三四線城市的人口質量問題,當前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摩拜、ofo的共享單車已經經歷被無故損壞、亂停放等現象,到了三四線城市只怕會更嚴重。相比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和省會城市來說,三四線城市的居民素質可能會更低。

第三個水土不服問題則是不同地域上的問題。在中國東北等地區城市,常年氣溫偏低,估計共享單車到了這種極寒地區只能成為擺設了;而單車最適合的地形環境則是平地,但是在中國的部分西北地區城市,城市的地形等特點並不適合共享單車騎行。

第四個水土不服問題就是盈利問題。就目前而言,摩拜、ofo們集中在人口密度較大的一線城市和重點二線城市,共享單車的被使用頻率應該遠遠高於其他二三線城市,在一線、重點二線城市他們的盈利也應該是遠遠高於二三線城市的。但即便是在深耕一線、重點二線城市的情況下,摩拜、ofo們仍然難以實現盈利,那麽到了人口密度更小的二、三、四線城市,摩拜、ofo們虧損額豈不是要進一步擴大?如何止血?

野八路Hellobike式的農村包圍城市模式要實現破局,不是沒可能

當然,對於Hellobike的農村包圍城市並不是真的從農村市場做起,Hellobike是先選擇從部分二線城市以及三線城市開始布局,然後實現反包圍一線、重點二線城市的戰略。從目前Hellobike在杭州、福州、南京等重點二線城市排名第一的情況來看,他們已經借助這個戰略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也就是說,Hellobike式的農村包圍城市模式要實現破局,不是沒可能。

第一,根據公開數據顯示,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的單車保有量分別為20萬、36萬輛、20萬、32萬輛,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一線城市和部分二線城市的共享單車飽和度已經接近飽和。但是在其他二線城市和三線城市,共享單車的市場飽和度還較低,這給了Hellobike一個較大的市場機會。這些城市的共享單車競爭壓力小,Hellobike很容易率先在這些城市地區站穩腳跟,從而實現進可攻、退可守。

第二,前面我們提到,摩拜、ofo們向三四線城市發起進攻將會遇到水土不服的問題,那麽Hellobike呢?同樣也會遇到。一方面,Hellobike並沒有選擇在一些偏遠地區、人口稀少的三四線城市;另一方面,從出生的那一刻起,Hellobike就選擇了在二三線城市深耕布局,這為其在面積更廣、城市更多的二三線城市作戰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第三,部分二線城市、三線城市的共享單車運營環境相比一線城市、重點二線城市要複雜、艱難得多,Hellobike在這種相對野蠻的環境下都能紮根生長下來,他們跑到一線城市去將會表現出更頑強的生命力和戰鬥力。

不同戰略決定不同未來,資本左右勝負?

當然話說回來,要說Hellobike憑借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就一定能夠成功實現對摩拜、ofo的反包圍,也不一定。畢竟,目前從平臺實力、規模上來對比,Hellobike相比摩拜、ofo還有一定的距離,至少在短時間內是難以實現對摩拜、ofo們的超越。

在一二線城市,除了摩拜、ofo兩大平臺之外,還有其他眾多共享單車平臺,其競爭壓力可想而知。對於摩拜、ofo們來說,目前他們都還處於燒錢的階段,他們對於資本力量的依賴性非常強,資本將會是左右他們能夠在一二線城市勝出的重要因素。而對於一二線城市大多數的共享單車平臺來說,一旦資本沒有繼續跟投,導致他們的資金鏈斷裂,他們很可能就會在半道上夭折。

野八路Hellobike雖然目前在超過90%的城市實現了盈利,對於資本的依賴性相對較小。但是他們要想趕在摩拜、ofo們全面殺入進來之前在大多數二三線城市站穩腳跟,他們就必須借助於資本的力量實現快速擴張,資本力量也將會成為左右他們未來的關鍵因素。

總體而言,野八路Hellobike上線不到半年時間,就已經在杭州、福州、南京等二三線城市拿下第一的市場份額,並獲得數億資金的B輪融資,足見他們這種野路子已經得到了資本市場的高度認可,摩拜、ofo這些正規軍們切不可掉以輕心。

共享單車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