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6  NM

「水則載舟,水則覆舟」出自《荀子》,大家今天認識的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以現今例子演繹,就如謝霆鋒揮一揮手「揈甩」蕉皮,可以是有型,可以是表達父愛及家傳秘技,亦可以是網民瘋傳取笑的對象。又假設,如沒有北股及北水,或沒有騰訊(700)及其他科技股,又或沒有一江北水吹起港股,亦或沒有輝山乳業(6863)的崩盤及鬧劇!騰訊×北股

當有香港上市的內地企業或北股出事時,大家就有閉關鎖股的討論,但重點是否並不應在股份或資金是從何地而來;重點應是怎樣做好監管,怎樣在事前監察防患,怎樣在事後追究嚴懲。問題是股份在香港上市,但股份事發時及後的事、地、人都不在香港時,有關交易所及監管機構,可否仍能有效做到事前監察、事後追究?有關機構或為擴大份額、或為追求盈利,放寬了一些要求,同時輝山、漢能(566)、群星(3868)等事件卻不斷出現,更甚的是到現在仍對小股東毫無交代,難以令人釋懷。

同樣,以輝山、漢能及群星等事件,一刀切抹殺或貶低北股在港股的地位,亦沒有意義。現實是,以騰訊為例,騰訊市值已逾21,100億港元,較亦不是本地企業的滙豐(5)市值多了65%。大家有否看看,究竟恒生指數中有多少是「真.本地企業」?

輝山崩盤的一週,騰訊公布了2016年全年業績。以業績比業績,騰訊2016年的業績,比2015年及2014年的業績,都要出色。騰訊總收入逾1,500億元人民幣,2016年按年升48%,2015年按年僅升30%;盈利按年升42%,2015年按年僅升22%,美中不足的,是溢利率稍降一個百分點。

IGG×北水

可惜,業績出色,股價未必升得招積,騰訊股價在業績公布翌日就跌了1%;同日,恒生指數微升64點,反而同樣是科技股,並與騰訊同日公布業績的IGG(799),股價卻單日升了9%。IGG前身是在福州成立的「福州天盟數碼」,2009年到新加坡成立總部,2013年回到香港創業板上市,2015年再轉到主板上市。跟業務較廣泛及規模較龐大的騰訊不同,IGG專注開發及經營網絡遊戲,2016年收入僅3億美元;跟騰訊比業績,IGG在2016年或許更出色,收入按年升59%,盈利按年升74%,增長都較騰訊優勝,僅22%的溢利率及不上騰訊的27%。不算北股但又看似是北股的IGG,卻在3月成了「北水」愛股,成了「港股通(深)十大成交活躍股份」列表中的常客,更在多天名列此表的榜首。「水則載舟」,北水則載IGG,IGG今年首季就升了107%,較今年首季恒指升幅王吉利(175)的六成升幅更高,當中在3月就升了96%。上週已逾140億港元市值的IGG,在過去五年,一年收入可下跌而業績可虧損,另一年收入及溢利又可升逾一倍,並沒有軌跡可尋。一時向左走,一時向右走,不就波動,不就是風險;依賴個別網絡遊戲的成敗,不又是風險。業績可以很出色,亦可以很失色;正如揈蕉可揈甩蕉皮,亦會尷尬地揈甩整隻蕉!「水則載舟,水則覆舟」,水可崩雲裂岸捲起千堆雪,輕舟也可過萬重山,不能或不願承擔風險的,不如隔岸觀舟,未嘗不可!

林智遠執業資深會計師,會計專業發展基金主席,最愛與太太旅行,出名講 talk及撰寫大學會計書,其著作已被翻譯成不同語言。目標以淺易簡單的方法,使牛頭角順嫂也能看懂會計數字和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