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6  NM

財爺波叔邀請天水圍低收入家庭到其官邸作客,「騷」其獅子山精神,如何由大坑西木屋區一步一步攀上住南區獨立屋,追求社會名譽、地位,成為波叔向上爬的強勁動力。

港英時代,以進身香港會及馬會會員為成功之士,家陣唔少高官都以攀上此等會所為成就,官場上仍以波叔至為「尊貴」;同時成為香港會及馬會遴選會員(Voting Member),其次為傻強——財經事務局局長陳家強,與波叔睇齊,不過就遲波叔少少先攀得上馬會Voting Member。兩位仁兄均「尊貴」過林鄭,林鄭只是馬會Full Member,級數低過Voting Member之餘,佢香港會個會籍都只是年半前獲批;不過名譽呢家嘢,睇大家如何定義,已被定罪在赤柱服刑的前特首曾蔭權,在三月一日馬會公布的名譽遴選會員(Honorary Voting Member)依然榜上有名,如果以馬會規矩,年過七十之Voting Member自動升呢做Honorary Voting Member,今年七十二歲的曾蔭權當之無愧嘅。

患難見真情又一例證

別以為「頭號梁粉」張震遠破產後就「鵪鶉」,聽講佢依然活躍於商界,早排仍西裝骨骨在四季酒店出入與友人午膳,失意商場嘅啤梨張幸有架寶馬X5 SUV車代步,唔使話要坐公共交通工具同人逼,因為架車由老婆Josephine持有,而住的跑馬地千五呎單位,都係由老婆外家交租,體現夫妻「患難見真情」的真諦。

中環寸嘴新發財與世家子弟之別

工廈大王楊耀松長子,八十年代往北美洲開山劈石,做一帶一路先頭部隊,自比為星仔變星爺前冇人懂欣賞其無厘頭文化,廿年後終於領略當中奧妙,與粉絲分享在北美洲各路人士交手經歷,絕不老點。

城中「某君」狠批福臨門啲廚,今鋪真是不謀而合兩父子都討厭福臨門,等我去福臨門飲餐茶慰問吓,睇吓佢哋有冇反省!須知道愛之深,責之切!福臨門新星行政總廚「良仔」,都好尊重啲有錢佬,以大路菜式為主,雖然已親自briefing新紮師兄去煮啲健康餐,咁unique餐單就無謂鑽牛角尖,加上五個廚榮休導致人手不足,啲咁濃縮版真味,即係等如真愛,唔係咁容易求到,要大量銀紙堆砌出嚟。我去幫襯福臨門有時都好谷氣,要做埋武術指導,尤其啲新紮師兄放例假,簡直做白老鼠,但價錢又收足。上個禮拜整味苦瓜魚片,條鯪魚片煎得唔夠香口要彈鐘,叫佢加紅辣椒再爆香佢,重新再上枱,你估真係唔勞氣o架?我乃念總廚安叔同埋良仔由細睇到我大,我當作承先啟後,半個大師兄咁做。我雖然較「某君」嫩口啲啲,細佬我對福臨門啲古仔都略知一二o架,創辦人徐福(肥佬福)以前喺何東屋企做家廚,所以何佐芝未死前,可以叫佢煮番何東食過嘅幾味撚手小菜,咁先至有台型嘛!此乃新發財同世家子弟之別也!

奀股背後的傷感

本週有隻由創業板轉上主板不久的上市公司——均安控股易手,雖然市值奀豬豬只有十五、六億,不過其控股股東黃宜通Tony大有來頭,他是新地郭老太的女婿,說來傷感,黃宜通七四年娶郭家大小姐郭婉君為妻;呢位大小姐在英國倫敦大學化學碩士畢業後,返港在新地主理行政人事嗰瓣,黃宜通於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碩士畢業,家族本德置業早於二、三十年代在香港搞地產,發跡早過霍英東;所以當時黃、郭對親家乃是門當戶對,婚禮成為城中盛事,只不過婚後四年,郭婉君於一九七八年因腦癌早逝,遺下兒子黃纘嘉,估計年近七十的黃宜通賣殼部署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