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6  NM

水清無魚,但去到港交所接連有妖股爆煲的頻密程度,堪稱世界級。上月底,曾有「彤叔愛奶」之稱的輝山乳業(6863),股價在半小時內暴挫九成,創了香港股壇單日跌得最甘紀錄。事後四名獨立非執董跳船、執董失蹤、死無對證、七十家銀行及財務公司聲稱被借去四百億元(人民幣,下同),公司已嚴重資不抵債,復牌都「嘥藥費」。本刊飛赴瀋陽直擊輝山大本營,除了揭發這家市值曾逾五百億的「養牛賣奶」公司,部分牧場項目已縮水甚至停工,亦發現輝山的總部有大量保安及公安駐守。債權人都在總部內與大股東兼主席楊凱講數,不過,在當地政府介入及撐腰下,債權銀行原來要承諾「不抽貸、不壓貸、不起訴」,等輝山慢慢復元。債仔惡過債主,顛倒是非充滿強國特色,銀行準備剃頭(Hair-Cut)。

以內地銀行為首的債權人,連日來都在兩個地方和債仔輝山周旋。一個是輝山在皇姑區黃河南大街的總部,另一個是瀋陽市迎賓館。本刊記者上週五到訪總部,發現保安異常嚴密。大樓外的停車場停泊着一架公安警車,坐着四個公安,大門附近有十個保安守着,停車場更有數名便衣保安員,四周放置了水碼及圍上膠帶,沒有證件的訪客必須有工作人員陪同才能通過大門。

公安二十四小時駐守

據在輝山大樓外拾荒的老伯說:「近一個月忽然有公安進駐。」記者在門口表示,想找楊凱的秘書安排見面,保安人員當時未清楚記者來意,說:「你約了哪個秘書?是又肥又矮的女秘書?她還未上班,她上班時間不定的。還是男的那個?你先打電話給她吧。」記者講明想採訪楊總,保安馬上變臉:「現時不接受訪問,願意接受訪問時,會有人通知你。(什麼時候開始不接受訪問,保安這麼嚴密呢?),若你是訪問我的話,只能說一句,無可奉告。」據知債權人曾在瀋陽市迎賓館與楊凱見面,這裡的守衞更森嚴,記者連閘也入不到。迎賓館旁邊原來是軍事管理區,有軍人出來操兵,徽章都寫上解放軍東北部戰區。他們發現記者在影相,即要求記者刪除相片。這次牽涉債權銀行之多,也是一個紀錄。包括工商銀行(1398)、農業銀行(1288)、中國銀行(3988)、交通銀行(3328)、中信銀行(998)、招商銀行(3968)等等,唯獨建設銀行(939)已收回所有債項,避過劫數。借給輝山最多的是中國銀行,金額為三十三億元。就連滙豐銀行(5)亦兩度中招,二○一五年滙豐與輝山簽訂貨款協議,會予對方一億五千多萬元發展。同年輝山又與滙豐、中信、恒生、上海銀行及創興銀行等,簽訂二億美元定期貸款額度協議。

大陸政府幫妖股

去年底,在渾水(Muddy Waters)發表沽空報告後,其中平安銀行不單沒提高警覺,甚至數天後跟輝山簽署補充協議,將部分貸款延長期限一年,讓輝山「苟延殘喘」。據知,這並非楊凱「把炮」,而是輝山作為遼寧重點企業,現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任遼寧省委書記時已曾到輝山考察,並指:「輝山標準化奶牛養殖真是富民強縣的好項目。」國務院前副總理李嵐清亦有到訪。楊凱借着國家發展之名,引得彤叔入股,兼夾內地銀行無限量支持及國家補貼。被捧為遼寧首富的楊凱,在瀋陽住在一個規模巨大的四合院大宅,相信單是房間也有數十個,但記者到訪未有人應門。輝山承認已向遼寧省政府求助,與銀行的多次會面,遼寧省政府金融辦都有介入。有與會者透露:「政府幫輝山同我哋傾,話如果而家追債,只會同輝山攬住一鑊熟!」為了「維穩」,政府要求各金融機構「不抽貸、不壓貸、不起訴」,以維持社會穩定,與輝山一起共渡難關。為此,有銀行已走出來表示,相信輝山在四個星期內可以還息。這種硬撐債仔的行徑,相當畸形。

賣牧場益自己

將輝山的債務狀況揭出來,債權人總共超過七十個,涉及金額達四百一十八億元。而輝山總資產僅三百幾億元,是嚴重資不抵債。不過按輝山的自述,表面風光綺麗。一三年上市的輝山,聲稱擁有五十萬畝苜蓿草(Alfalfa)種植基地、超過二十萬頭純種進口奶牛、八十二座規模化牧場,及六座現代化乳品加工基地。輝山為表明自己唔係「國產貨」,講明苜蓿草籽來自美國和加拿大,養成牛來自澳洲及新西蘭,就連凍精,也是「來佬嘢」。記者來到瀋陽直擊,發現實際情況,比去年渾水所言更差。根據輝山的交易資料,一三年輝山以四千二百萬港元,向世京投資公司,買入瀋陽瀋北新區的世領牧場。這家世京,正是老闆楊凱擁有的私人公司。據港交所買賣記錄,該牧場主要做奶牛養殖。不過記者現場所見,這裡只是爛地一幅。多個牛棚只搭了支架,旁邊數個建築物只有地基,而雜草亦長滿在停泊貨車的進出通道上,反映地盤已停工好一段時間。不過輝山花的錢,楊凱已袋袋平安。記者另外來到康平縣兩家子村及唐僧廟村乳牛場,這裡的確有一隻隻乳牛,不過牧場工人卻踢爆這裡的牛並非吃營養豐富的苜蓿草,而是旁邊農地的粟米,「苜蓿草價錢太貴了!牛不會吃這些。」記者亦無緣見到輝山網頁上一片片翠綠的苜蓿草原。而在「瀋陽市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中心一名員工指那裡是輝山的食用牛場,小牛犢養至八個月後便會賣出,「不過現時牛場的數量由上萬隻,大減一半至只有五千多隻。」

八十八億不見影

輝山在一三年稱,會投放八十八億元在瀋陽康平,建四十座現代化奶牛養殖場。康平縣長當時還叮囑指輝山項目是康平的重點項目,各部門要全力配合,可惜輝山卻似乎沒有兌現承諾。輝山聲稱在八家子村建牛乳場。不過,現場所見八家子村雖有一點五個維園大,但建設還是非常初步,一名負責替輝山修車的工人說,那個場地廢棄了兩年,只有兩個中空的牛棚支架,部分未裝上的鐵架擱置在一旁,鐵皮亦未釘上。入口旁的兩幢矮樓,只建了外殼並未裝修。至於三台子村,附近居民更指沒有牛場存在,附近只有養家禽的地方。那八十八億元,究竟投資到哪裡去了?相信楊凱最清楚。由輝山炮製的奶類製品,在瀋陽的家樂福有售。價錢較另一龍頭蒙牛便宜,一瓶乳酪標價三元人民幣,比起同分量的蒙牛乳酪便宜近一元,更經常大劈價買一送一。根據輝山年報,其流動負債已達一百一十億,較一五年升超過一倍,且在短短六個月增加四十八億至一百五十九億元,而公司定期存款及現金,分別有十六億元及八十二億元,真正杯水車薪。再睇資產,流動資產並不足以填氹,而流動資產中,更有六十七億為生物資產,即是奶牛、苜蓿草及其他飼料。平均每頭牛身價接近三萬二千元,而蒙牛在差不多時段,計算一隻奶牛值約二萬七千元。難道輝山的牛種聲稱來自外地,所以貴啲?

房產變鬼城

輝山在瀋陽康平縣投資的八十八億,,

記者在香格里拉外遇上一名婦人,由她引進屋苑。她稱其公司以四百六十萬,購入了其中一幢別墅,公司周轉不靈需要放售,「兩層單位,接近三百米(約一千呎),還有可以放酒用的地庫,另外可停泊三輛車,放三百萬,價錢可以再談。」記者其後再逐戶走訪,發現這個小區恍如鬼城,異常幽靜,由大閘走至盡頭,只看到三名住戶,另有數戶單位掛上出租、放售的廣告。其餘的外圍漆油剝落、數包石灰粉堆在門前、小亭院雜草叢生。樓盤○八年開售,至今仍有大量單位在內地售樓網出售,原因是這屋苑可謂零配套。住戶要走一公里路才有巴士出市區,若果駕車每次出城亦要四十五分鐘,途中經過汽車部件廠、水泥廠、污水處理廠等等,到最近的餐廳、藥房至少要二十分鐘。而瀋陽的樓價,近年因供應過剩,已跌回至一一年水平。搞房產令資金鏈斷裂,並非無因。楊凱正正報住香格里拉最豪華的四合院式大宅,中央有數千呎獨立亭院,今日已經空無一人,大宅內外原有的小河、瀑布,都儼如楊凱現時的情況,斷水了。

曾是彤叔愛奶

輝山由楊凱於○九年成立,最初業務為奶牛養殖,後來發展至銷售牛奶,一三年更開始生產奶粉。一三年九月在港交所上市,集資額達七十五億元。在輝山未上市前三年,業績相當標青,公司營業額由一一年的三點七億元增至一三年的二十五點五億元,利潤亦由一一年的三千多萬,神奇地跳升至十億元。公司賣點就是從奶牛養殖到產品分銷都全程控制,一一年已引入多名投資者,合共集資四億,當中包括鄭裕彤旗下的周大福。據了解,中央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曾鼓勵港商支持東北區企業,楊凱因而游說到彤叔入股。而內地另一乳業龍頭伊利及中糧,亦曾入股。一三年十一月輝山升至歷史高位三元多,較招股價高兩成。隨後由高位回落,一五年業績更倒退走樣,彤叔亦當機立斷跳船,將股份賣回予楊凱。據港交所權益披露資料,輝山現由楊凱及另一執董葛坤,合共持七成股權,當中兩成半已抵押予平安保險,葛坤現已失蹤,公司報了警。知情人士表示, 楊凱持股其實超過七成半︰「楊凱最戇居係掃起全街股票去銀行借錢。好多街貨喺佢手,所以散戶唔多,咁就可以托住股價,抵押俾銀行借錢。中途啲投資者發現公司有問題而跳船,楊凱又買番晒佢哋啲股份,持股便愈來愈多。」結果在斬倉壓力下,股價free fall,無人承托。

賣奶搞光伏

據知情人士指,輝山部分業務尤其下游,不是太差,應可斬件賣到價錢。楊凱背景頗為神秘,年報上提及他出身的資料不多,只知他在食品及乳品行業有二十年經驗。年報個人介紹後半部、接近四百字都是他多年來取得獎項、榮譽及公職等威水史,例如「第六屆瀋陽市優秀領導幹部證書」、「瀋陽市第一屆傑出企業家」、「瀋陽市勞動模範」等等,亦是瀋陽第十四屆及十五屆人大代表。有接近楊凱的人士表示,楊凱非常自大,看不起人,但又要扮叻。早年內地奶荒,自己順風順水,到近年全國牛奶供過於求,奶價大跌,成本大增時,他就「搞好多古靈精怪嘢」,用新業務去支撐公司。一六年年報提到,輝山「不額外佔用任何土地,在牛舍、遮陽棚和牛場空地上安裝太陽能板,投入研究光伏發電項目」。對於輝山的後續發展,新鴻基金融財富管理策略師溫傑直言:「都唔知點算。」公司資不抵債、所有非執董辭職、又有高級管理人員失蹤,如此不堪的企業管治,即使公司復牌,外資及基金經理都不會買這類股份。此外,曾經停牌令香港投資者的戒心提高, 也不會積極買入。他估計最大機會出現的結果是,復牌後股價很波動,最終可能被中資或外資收購。「內地人太喜歡抵押股份借錢,對投資者不利,因你不知道他押了股份,但隨時會被斬倉。我誇張啲講,你會陪葬!」面對輝山這隻妖股王出事,港交所以及證監會,唔知又有何解釋?

輝山小資料

輝山乳業主要業務來自遼寧輝山控股,於二○○九年一月成立。一一年二月,遼寧輝山控股轉讓其三十間附屬公司的權益,組成輝山乳業的骨幹公司。同年六月,公司引入多名投資者,包括鄭裕彤旗下的周大福,其投資額約一億四千萬美元(約十一億港元)。一三年九月,輝山乳業來港上市。招股書顯示,截至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溢利九億五千萬元人民幣,按年增長超過一倍。四家賬簿管理人為德銀、高盛、滙豐、瑞銀,基礎投資者有挪威銀行、伊利及中糧持股兩成的中糧農業產權投資基金。停牌前一日,輝山乳業收報2.84元,較一三年十一月歷史高位3.24元低12%,市值為三百八十三億元。停牌當日報0.42元,市值僅餘五十七億元,蒸發了三百多億。

輝山爆煲時間表

31/3/2017獨立非執董宋昆岡、顧瑞霞、徐奇鵬及簡裕良辭任。法庭文件顯示,凍結輝山香港資產的申請已被拒絕。對於葛坤下落不明,輝山已向香港警方提交失蹤人士報告。

30/3/2017輝山非執董李家祥辭任。

29/3/2017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入稟香港高等法院,要求凍結輝山、楊凱、冠豐及張健美的資產。

28/3/2017執董葛坤因工作壓力太大而休假並失聯。此外,公司於數個銀行的還款延遲,而楊凱已質押大部分股份。

27/3/2017楊凱約見債權人,商討債務續期、展期,並希望能給予足夠時間,按計劃進行內部重組,引入戰略投資者。招行確認,牽頭為輝山批出一筆境外銀團貸款,涉二千五百萬美元,境內貸款涉二千二百萬美元,共四千七百萬美元。

24/3/2017新浪港股報導指,楊凱挪用30億資金投資房地產,資金無法回收,去年渾水發表沽空報告後,各間銀行前去審計調查。中國銀行發現,輝山乳業一堆單據造假。輝山股價急挫八成半,下午停牌。

23/3/2017在輝山召開的債權人會議上,有23間銀行參與。楊凱指,集團總資產為382.6億元,總負債為418.82億元。但總負債當中有147.8億元來自非上市公司,大股東境外借款41億元。中國銀行、九台農商行和浙商銀行表示,願意相信有六十多年歷史的東三省最大的乳企輝山,相信輝山四週內能支付全部拖欠的利息。

27/12/2016輝山公告指,冠豐與平安銀行簽署了一份補充協議,將一五年六月簽署、總額達二十四億元的2年期貸款中,約二十一億元貸款餘額到期日延長一年。

19/12/2016輝山發公告澄清。冠豐增持二千四百多萬股輝山股份,增持後持股逾七成三。

18/12/2016渾水發出第二份沽空報告,內容包括輝山呈報巨額欺詐性收益、銷售額造假等。

16/12/2016渾水發出第一份沽空報告,內容包括輝山長期向第三方公司購入苜蓿、誇大奶牛牧場的支出等。同日,輝山發公告澄清。

撰文:孫樂祈(瀋陽)、黃嘉慧攝影:財經組news@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