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2017年4月28日晚間,中國網貸平臺信而富正式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股票代碼為“XRF”,本次發行1000萬股,發行價6美元,發行規模6000萬美元。

信而富開盤價為6.65美元,較發行價上漲10.8%,根據開盤價和總股本計算,信而富市值達4.2億美元。

作為今年第一個成功上市的互金公司,除了上市首日的各項數據,它的招股書和長達19個月的上市之路(從第一次提交申請算起)也透露了不少信息。

逆勢上市

從4月1日SEC公布信而富的招股說明書當天開始,媒體對於其財務數據的討論就從未停止。其中爭議最大的,就是信而富的營收和利潤問題。

根據招股書顯示,2014至2016年,信而富的凈收入分別為5777、5613和5586萬美元,表現出逐年遞減的趨勢,但是總運營支出卻連年上漲,從2014年的5855萬美元上漲到2016年的8921萬美元,這也造成了信而富在上市前兩年的財務狀況其實是虧損的。

如果對照2015年底宜人貸上市時的財務情況,反差要更明顯一些。2013年和2014年宜人貸分別虧損了834萬和450萬美元,可是在2015年上半年卻大幅盈利1700萬美元。

盡管紐交所已經放寬了對上市公司盈利兩年才能上市的要求,但是這樣的財務表現真的不會影響投資人的信心嗎?

這就引出了一個概念“Low And Grow”,是信而富在招股說明書中強調的策略。所謂“Low and Grow”策略,是通過低廉的手續費,提高用戶粘性,通過新用戶和老用戶的疊加,借款筆數和筆均金額不斷加大,最終實現更長期的價值。

信而富身處互聯網金融市場上最火熱但也是被監管最為重視的現金貸行業里,采取這種低手續費、長期的策略確實是一種風險更低的選擇。

如果拋開利潤,只看市場增長的話,2014到2016年三年時間里,信而富累計出借人數量分別為10.14萬人、70.10萬人和141.97萬人;借款筆數分別為6.33萬筆、463.18萬筆和600.57萬筆;成功撮合的貸款規模分別為3.36億美元、7.41億美元和10.62億美元;重複借貸率分別為10%、65%、67%。

從數據來看,信而富的複借要遠高於行業平均水平,但是30%的成交量增速和43%的貸款余額增速其實是低於行業平均水平的,信而富在招股說明書中也強調,“如果我們持續快速增長,我們可能無法有效管理增長。”根據了解,這種策略下收入在前期沒有辦法得到完全體現,隨著用戶的成長,長期價值才會凸顯。

從信而富選擇的放款對象來看,確實走的是低風險低收益的路線,主要以信用高、借款成低的客戶為主。他們根據其借款人的違約概率分成7個區間,將借款人分成7個類別,並粗略的與FICO打分匹配。在信而富,89%來自1、2、3類別的借款人,即FICO660分以上的人群。

這種模式也與宜人貸的策略產生了鮮明對比。很多人比較熟悉宜人貸的借款人分級,將借款人分成ABCD四類,其中D類是信用度最低、利率最高的,也是宜人貸占比最高的借款用戶類型。在2016年底宜人貸發布的財報中,D類借款人占比達到近9成。

相比之下,信而富大部分的借款手續費只有1.5%左右、綜合借款成本在25%左右,與其他高息短周期的現金貸業務相比,利潤的增長確實要更加緩慢。但越是這樣,對於控制獲客成本和壞賬的要求也就更高。

招股說明書顯示,信而富一共提供兩種貸款,包括短期(14天到3個月)小額(500到6000元)的消費貸款業務,和中長期(3個月到3年)大額(6000到10萬元)的生活方式類貸款業務,其中前者的違約率(超過90天逾期)為2%,而後者的違約率(超過90天逾期)在7%到8%,平均獲客成本在17美元左右。

很多人預測,信而富采取這樣的策略,是為了數據和業績的大幅增長做鋪墊。不過也有人認為,這可能是一個更加漫長的過程。

19個月上市路

2015年9月,信而富第一次提交了上市申請材料,而到2016年8月,信而富才正式通過審核,個中細節現在難以全盤了解,但是可以想象的是,這必然是一個不斷溝通、調整、博弈的漫長的過程。

除了信而富,還有已經提交申請的網貸平臺拍拍貸、趣店,越來越多的金融科技、互聯網金融公司正在把目光投向紐交所。

此前,據某正在籌備上市的互金公司CFO介紹,這一方面是因為大多數中國的互金企業並不具備所謂“金融科技”的能力,只是在金融業務上疊加了一些新的互聯網技術手段。所以,如果去偏愛科技企業的納斯達克並無優勢,反而它們對於填補中國金融服務空白市場價值是一個很好的角度。尤其像宜人貸、信而富可以參照LendingClub、OnDeck,上市之路要更加通暢一些。

“另一方面,紐交所正在一改以往苛刻古板的形象,不僅放寬了上市公司的財務標準,費率等也已經與納斯達克基本趨同,沒有明顯的差別,而且敲鐘儀式也顯得更有儀式感。”該CFO提到。

盡管國內互聯網金融行業上市大門緊閉,但是至少現在看來,紐交所的大門仍然是對中國的互金公司敞開的,而且門檻在降低,這讓人覺得互金公司們的上市之路要寬了一些。

對於每一個細分行業而言,一波上市機會只能容納幾家公司,而且“窗口期”有限,下一波機會可能又要等上3-5年,這個規律在很多細分行業都可以看到。

但真實的情況其實並沒有這麽樂觀。

從宜人貸到信而富,P2P的名額已經被占去兩席,再加上已經提交申請的拍拍貸等,這條本就不寬的賽道上,競爭很是激烈。

而且眼下,中國有幾家新金融巨頭也在籌備上市,這些巨頭市值都在千億、萬億人民幣規模,一旦上市,資本市場也需要消化一段時間,所以短期內也會不利於其它中小上市公司。

對於許多走到關鍵節點的互聯網金融企業而言,上市必定是有好處的,它可能是一種證明、一個背書,或者對投資人的一個交代,在信任極為脆弱的新金融行業里顯得非常有說服力。

不過,這也必定是一個漫長而艱辛的過程,而機會正變得越來越稀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