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人們談並購,是在談傳統體制下的觀念解放、融資、財務、法律;而現在,並購已經變成了家喻戶曉,時代的主題詞。” 中國並購公會創始會長、中國金融博物館(集團)理事長王巍表示。

4月28日發布的《2016新華-上普並購指數報告》(下稱“報告”)顯示,跨境並購已經成為優秀企業延伸產業鏈、擴張市場、實現產業升級的重要途徑。截止2016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成功實施跨境並購交易案例共計126起,較2015年的91起增長了38.46%,共涉及交易金額2884.59億元。

2016年股票市場的大幅波動使得監管機構加強了對並購活動的監管,在此背景下,上市公司在選擇並購支付方式時盡量避免觸碰“紅線”。據《報告》,2016年共有688總並購交易選擇現金支付,交易金額達5522.2億元;其余238宗並購交易采用股權支付等創新支付方式,交易金額大8506.9億元。

近年來,隨著中國政府“走出去”和“一帶一路”戰略的不斷深化,中資跨境並購呈爆發式增長,在全球經濟疲軟的時代背景下,中國正在引領全球化新浪潮。另一方面,國內結構性改革的壓力和動力前所未有,實體經濟如何尋找新的增長動力,政府引導基金和茶葉基金推動變革催化創新,金融如何脫虛向實助力實體經濟轉型升級,都是各級政府熱切關註並積極尋求破解之道的焦點問題。

由上海普陀並購金融集聚區舉辦的要素對接推進會上,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長蔔永祥表示,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我國對“一帶一路”直接投資從2013年的126.3億美元上升到2016年145.3億美元。規模持續擴大的同時,投資結構也更加優化。從行業分布來看,能源投資占比最高,更契合投資國當地經濟發展需要的運輸和金融業投資占比有所上升。

金融在“一帶一路”投資當中起到重要的支撐作用,對外直接投資快速發展離不開多渠道的金融支持。目前國家金融機構支持“一帶一路”的對外投資主要有國家開發銀行、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歐洲複興開發銀行等傳統機構,以及新成立的亞投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等多邊開發機構通過提供貸款、融資擔保、設立專項股權投資基金等多方式支持“一帶一路”的涉外投資。

據悉,上市公司在選擇全現金支付並購價款時,資金來源主要分為三類:自有資金、銀行貸款和定增融資。除全額現金支付以外,上市公司往往也會選擇非公開發行股票、資產置換或多種形式結合的方式進行支付。

在“一帶一路”的新形勢下,通過並購獲取海外技術與市場成為眾多上市公司發展的常態化途徑,2016年的境外收購案例中超過九成采用了現金支付方式,如美的集團以全現金對價292億元與機器人巨頭的國庫卡成功牽手。

2016年,各路並購基金也積極參與並購交易,如北京昆侖萬維科技聯合奇虎、金磚思路基金管理共同發起收購位於挪威的世界知名瀏覽器品牌OPERA。並購交易的融資方式進一步豐富,可轉債等支付方式出現在人們視野。《報告》認為,2017年多渠道的並購融資方式將更加活躍,多層次的融資結構也將更加頻繁出現。

蔔永祥認為,從整體來看,我國在 “一帶一路”直接投資方面的直接存量依然較低,尤其和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和“一帶一路”國家密切的經貿往來並不匹配,具有較大的上升空間。目前我們已經和“一帶一路”多個相關國家設立了雙邊合作機制,與東中東歐等相關地區建立了多邊合作機制,就共同關註領域的經貿合作進行了戰略規劃。隨著合作機制等制度基礎進一步夯實,經貿投資將進一步深化,直接投資也將健康快速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