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浙江的特色小鎮,在全國掀起了一股熱潮。

日前,在浙江大學舉辦的“浙江省特色小鎮研究會揭牌儀式暨特色小鎮高峰論壇”上,浙江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翁建榮稱,浙江省不搞區域平衡、產業平衡、數量限制,而是以是否符合特色小鎮的內涵要求、建設目標為唯一標準。對於年度考核不達標的特色小鎮要實施退出機制。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展規劃司司長徐林稱,特色小鎮的建設要經得起歷史考驗,對一些地方背離特色小鎮發展初衷,也違背發展規律的不當傾向,要引起高度的關註和警惕,及時加以糾偏規範引導。

特色產業要做“單打冠軍”

作為浙江特色小鎮建設的具體推動者,翁建榮稱,浙江特色小鎮有真正可稱之為靈魂的經驗,比如,要把產業特色化、高端化作為特色小鎮建設的核心內容,要引導特色小鎮圍繞一個產業、一個領域,甚至一個產品,形成全省甚至全國的單打冠軍,構築產業高端,不能搞同質競爭。

再比如,要致力於生態發展,把資源節約、精美的發展作為特色小鎮的重要環節,把浙江“七山一水兩分田”的短板變成好山好水好風光的長板。

為此,浙江特色小鎮還建立了全新的政策制度。

翁建榮提到,到現在還沒有一個真正由浙江省委、省政府命名的特色小鎮,全部都是在創建。省里是不會搞區域平衡、產業平衡、數量限制,而是以是否符合特色小鎮的內涵要求、建設目標為唯一標準。對於年度考核不達標的特色小鎮實施退出機制,

比如,去年公布的第一批省級特色小鎮2015年度考核結果,就將一個省級特色小鎮創建對象降格退出,並對三個考核排名靠後的“警告小鎮”進行約談。當時翁建榮介紹了考核的程序、指標設計以及具體計分情況,並表示,“在浙江特色小鎮創建對象這個大班級里,有的學生成績優良,對功課跟不上的學生,我們也要補補課。”

七彩小鎮(杭州)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小衛認為,特色小(城)鎮是600萬浙商再創業的主戰場,不管是開發還是經營,其實做小鎮的目的,是為了創造一個美好的生活,但是美好小鎮生活不是投資出來的,是經營出來的。美好生活不只是蓋房子、招商那麽簡單,需要真正融入進去,變成小鎮的一員,保留小鎮的原汁原味,但是要註入時尚和文明的元素。

特色小鎮要經得起歷史考驗

特色小鎮的發展是符合城鎮化發展規律的。

徐林稱,從現實來看,我國確實存在城鎮人口和產業分布過度向大城市和特大城市集中,小城鎮和小城市發展相對不足的狀況。我國20萬人以下的小城市數量占比不足20%,而且現有的大量小城鎮也並不是人們向往的就業和居住的平臺。

他認為,歐美一些城市化水平非常高的現代化國家,他們的很多小城鎮確實是城鎮體系中的一個重要載體,居住著大量的人口,也分布著大量的產業。比如,德國70%的人口居住在小城鎮或者小城市,美國矽谷、英國劍橋都不是大城市,但是它們都成為了著名的科技創新中心。因此,在大城市的周邊建設美麗、特色小城鎮,只要能夠強化與大城市之間現代化交通聯系,發展具有特色的主導產業,營造良好的居住環境,提供優質的公共服務,就一定能夠有效地吸引各類要素的集聚。

當前全國有17個省市區出臺了培育特色小鎮的各類政策文件,也開始了不同形式的探索。徐林稱,浙江的特色小鎮發展已經形成了全國的標桿和範式。具體來說,浙江利用信息經濟、塊狀經濟、山水資源、歷史人文等優勢,聚焦信息經濟、健康時尚等七大新興產業和黃酒、絲綢、茶葉等歷史傳統優勢產業,著眼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展出了一批特色小鎮,其中78個省級特色小鎮已經入駐各類“雙創”人才上萬人,平均稅收增速都超過了20%。

他認為,要堅持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和市場化的運作,建設經得起歷史考驗的特色小鎮。小城鎮要承擔現代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同時也要寄托新一代創新創業者的夢想。

對於當前出現的一些不當傾向,徐林認為,需要引起高度的關註和警惕,及時加以糾偏規範引導。比如,不能演變成為政府的任務工程,只以特色小鎮的數量、投資規模等指標性要求來進行考核,產生拔苗助長的效果。再比如,不能以發展特色小鎮之名,行房地產開發之實。當然,也不能以工業園區、產業集聚區的傳統思維謀劃特色小鎮的建設,要對產業模式、運營方式、制度、改革等方面進行系統考慮。要對本地資源和特色進行深入挖掘,不能采取簡單模仿、生搬硬套的模式來打造千篇一律的創業小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