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4536

用戶正在上閑魚網。(東方ic/圖) 

家里的閑置物品都可以做生意,越來越多的人們發現了這其中的樂趣。

在二手平臺上發張照片、寫點描述,甚至可以一鍵從淘寶購物頁面變成轉賣,等待有買家上門,私信砍價,這就達成了交易。接著在平臺上就可以叫快遞上門取貨,最終貨到、確認付款,交易成功。這下子,既為家里節省了空間,又賺了點兒小錢。

在線二手交易經過10年線上化的進程,終於在2016年起形成了規模,甚至成為了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

2017年4月18日,騰訊宣布向58集團旗下的二手交易平臺“轉轉”投資2億美元。作為對手,阿里投資的“閑魚”在2015年的估值已經超過30億。

今年2月,騰訊研究院發布了一篇名為《二手交易點燃分享經濟的另一個高潮》的報告,梳理了這一市場的規模和規律。

作為二手交易的基礎,網絡購物已有萬億規模。據艾瑞數據顯示,2015年我國網絡購物市場交易規模就已經達到3.8萬億元,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12.6%。

盡管存量激增,但是人們似乎並不滿足對於存量商品的使用。隨著消費升級,物品的更新換代速度加快,個體手中存量物品的閑置率相比之前大幅提升,需要適合的平臺來釋放。例如電子數碼的更新換代頻率很高,以手機又尤為突出。在eBay上銷售的二手iPhone中,超過一半的僅使用1年左右。

從二手交易的品類來看,涵蓋從重資產的汽車等交通工具、手機/電腦等3C數碼、辦公設備、家電家具,到個性化的母嬰、服飾配件美妝、音像書刊,甚至投資型的藝術收藏品等屬於耐用消費品的品類。

據58轉轉上半年的數據,居其交易量前三甲的分別是手機(訂單量占比17.5%)、服裝鞋帽(14.63%)、數碼產品(10.7%);其次電腦、家居家具、家用電器、母嬰用品位列第二梯隊。

二手手機交易在閑魚上,也僅次於衣物類,占比近10%。據IDC顯示,2015年我國智能手機出貨量達4.341億部,除去新入網用戶和使用多部手機的用戶,2015年一年因升級換代而閑置的智能手機數量達到數億級量級。

母嬰產品的二手市場也非常可觀。據閑魚數據顯示,累積二手交易的1.7億件物品中,二手玩具占比近9%。轉轉母嬰交易占比也達7.4%。據羅蘭貝格報告顯示,中國母嬰童整體市場規模將從2015年的1.8萬億元發展至2020年的近3.6萬億元,保持未來五年每年15%的速度增長。其中,可供二手交易的品類,例如嬰童衣物類,2015年就已超過3000億元的市場規模,其他,還有家具/玩具/車等耐用品也是可供二手交易的零售市場空間。

行業之外,按照區域分布的二手交易也顯現出了規律。其中表現搶眼的是主打“學生經濟”的校園市場。

有該領域的創業者統計,一名在校大學生在四年里能產生1萬元以上的閑置資產(包括手機、電腦、平板電腦、自行車、服裝和生活用品等),而全國在校大學生數據有數千萬量級,所以理論上同樣存在千億規模的二手交易空間。

而實際二手交易中,轉轉披露的數據顯示,在畢業季期間,日交易總額和日單量形成年度明顯的交易高峰。同樣,在閑魚用戶量Top10的地理魚塘中,有五個魚塘是大學魚塘。

雖然已經形成了市場規模,中國的二手交易市場與海外同行相比,還有差距。

相關研究顯示,美國包括二手商品和二手車所在的二手交易市場,規模已超萬億美元,粗略估算占GDP比重將近10%。在加拿大,2015年85%的人參與過各種形式的二手交易。瑞典也是如此,10個人中至少有8個參與過二手商品交易。而目前為止,我國的在線二手交易量不足網購市場的10%,潛力巨大。

二手交易可以說是一種歷史久遠的商業模式,當前仍存在個體二手買賣本地“跳蚤市場”、線下古玩、衣物等各類二手店,規模化運作的典當行,及遊擊隊式零散的“二手回收商”。

隨後,從各類垂直論壇、社區的二手廣告貼,到2005年前後58同城、趕集網、百姓網等分類信息門戶出現,二手交易開始觸網,進入分類信息門戶時代。

接著,基於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和網絡購物的爆發,二手交易的更多環節開始線上化進程,二手電商平臺興起。尤其近年來,隨著移動互聯網流量的遷移和用戶習慣的養成,移動二手電商也開始盛行,據統計的80多家二手電商平臺中,超過六成都在運營移動客戶端。

在移動客戶端,也已經實現了閉環交易體系,包括:註冊登陸、信息發布、咨詢溝通、下單支付、物流配送、售後評價等,整個交易過程平臺可控、可溯源,打通了信息、資金、物流的鏈條。

從用戶群體來看,目前移動二手電商以一二線城市的年輕一代為主力。閑魚數據顯示,19-30歲的用戶是二手交易的主力軍,年輕人更容易接受這種滲透了環保、共享觀念的消費形式。在地域分布上,根據轉轉的統計,一線城市用戶占比64%,二線城市占比23%,剩下13%為三四線用戶。

目前閑魚用戶數為1億,轉轉為2400萬,而中國網民數量已超過7億,還有大量潛在交易用戶尚未觸達。未來,從發達地區的年輕一代主力軍,有望向更大範圍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