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城鎮化的不斷提高和經濟進入新常態,人口流動也逐漸減緩。尤其是產業轉移和中西部經濟發展加快,農民工就近就業的比例日益提高後,人口的跨省流動明顯減少。在這種情況下,哪些城市的人口增長最快?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對28個一二線城市2016年常住人口增量的變化統計梳理發現,2016年,有11個城市的人口凈增量超過了10萬,其中人口增量最多的五個城市是廣州、深圳、重慶、長沙和杭州。從地域分布上看,人口流入地主要集中在珠三角、中部的長沙、武漢和鄭州以及上遊的重慶等地。

需要說明的是,成都等部分重點城市由於尚未公布2016年的詳細數據,另有部分重點城市由於只公布戶籍人口數據,而未公布常住人口數據,因此在此沒有納入統計。

廣深領銜

地處珠三角的廣深兩個一線城市,2016年人口增量都超過了50萬。數據顯示,2016年廣州市常住人口首次突破1400萬人,達1404.35萬人,比2015年末增加了54.24萬人,增量居四大一線城市之首。

廣州常住人口的增加與近兩年廣州產業發展有關。由於在四個一線城市中較低的房價和生活成本,使得不少制造業巨頭將廣州作為重要的投資地。近兩年思科、GE、富士康等巨頭先後布局廣州。

例如,4月27日,主題為“創新高地 思科智城”的思科(廣州)智慧城項目動工活動在廣州市番禺區舉行。該項目坐落於廣州國際科技創新城啟動區的核心區,毗鄰廣州大學城,思科將攜手其全球合作夥伴搭建萬物互聯雲平臺,建設高標準智慧產業體系,打造一個千億級的智慧產業集群,可創造7萬-8萬的就業崗位。

目前,世界500強已有288家在穗落戶。今年一季度,廣州新設立外商直接投資企業508家,增長40.3%,實際使用外資18.86億美元,金額規模居全省第一。

廣東省體改研究會副會長彭澎對第一財經分析,隨著思科、GE等巨頭的落戶,未來一兩年廣州經濟增長將明顯提速,產業發展將帶動大量人才進入。

另一個一線城市深圳2016年末常住人口1190.84萬人,較上一年增加53.0萬人。其中,去年深圳戶籍人口增加49.8萬人,這與去年深圳大幅放寬落戶條件緊密相關。作為一個人口過千萬的超大城市,深圳的戶籍人口僅300多萬,人口結構出現嚴重倒掛。去年8月,深圳市政府出臺了一系列相關文件,繼續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提高戶籍人口比例及結構優化。其中,新的人才引進政策將純學歷型人才入戶條件放寬至大專。

正是在廣深的帶動下,廣東去年人口呈現加快流入的趨勢。廣東省統計局數據顯示,2016年末,廣東常住人口為10999萬人,人口總量比上年凈增150萬人,增長1.38%,增幅比上年提高0.21個百分點。分年齡段看,15-64歲(成年人口)8164.05萬人,占比74.22%,勞動適齡人口負擔略有減少。

廣東省統計局分析,2016年廣東常住人口向珠三角超大城市集聚勢頭未減,珠三角5998.49萬人、東翼1735.58萬人、山區1672.47萬人、西翼1592.46萬人,分別占人口總量的54.54%、15.78%、15.20%和14.48%。與上年相比,珠三角、東翼、西翼和山區的人口數量分別增長2.11%、0.48%、0.58%和0.50%。

在珠三角中,廣州、深圳兩個超級大城市的常住人口數量增加最多,分別比上年凈增54.24萬和52.97萬人,兩市人口增幅占同期珠三角常住人口增量的86.31%。相比之下,東莞和佛山兩座制造業大市的人口增量就少很多,分別只增長0.73萬人和3.21萬人。

28個一二線城市2016年人口增量

重慶、長沙、杭州閃亮

在廣深之後,增量較多的還有重慶、長沙、杭州這幾個二線城市。其中重慶去年的增量達到了31.88萬人,僅次於廣深,位居第三。

此間的一大背景是,重慶總面積達到了8.24萬平方公里,戶籍人口達到了3000多萬,相當於一個中等省份,這其中郊縣的人口就占了至少三分之二。過去郊縣的人口除了流向主城區外,更多流向了東南沿海發達地區。但近幾年,隨著一系列電子巨頭的落戶、重慶經濟的高速增長,郊區縣人口很多就不再流向沿海,而是選擇留在重慶,進入重慶主城區工作。

長沙去年的人口增量達到了21.34萬,位居全國第四。長沙的人口增長與重慶有類似的原因。第一財經此前的一項統計顯示,從2005年到2015年,長沙經濟增長了460%,位居主要一二線城市之首。過去這些年,長沙主打產業裝備制造業、文化產業、醫藥、汽車等做出了相當大的貢獻。以裝備制造業為例,近年來長沙湧現出了三一重工、中聯、山河智能等在國內響當當的裝備制造企業。

與長沙、重慶依靠工業制造業經濟快速增長、人口大量流入不同,地處長三角的杭州之所以能在外向型經濟受阻、沿海城市經濟增長放緩的情況下,人口增量領跑沿海二線城市,靠的是近年來快速發展的信息經濟產業。尤其是以阿里巴巴、螞蟻金服等為代表的新實體經濟、戰略新興產業對杭州經濟轉型升級帶動效應十分明顯。

杭州市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6年,杭州信息經濟實現增加值2688.00億元,增長22.8%,占GDP的24.3%,提高1.3個百分點,對GDP增長貢獻率超過50%。電子商務、移動互聯網、數字內容、軟件與信息服務、雲計算與大數據等五大產業增速超過平均水平,分別為45.2%、45.1%、35.0%、28.8%和28.2%,其中電子商務產業已連續6年保持30%以上的高增長,繼續位居中國“電商百佳城市”首位。

在信息經濟的帶動之下,多個代表一線城市競爭力的指標領域,杭州已經與一線城市並駕齊驅。信息經濟的快速發展也吸引了大量的人才流入。

除了這五座城市,武漢、鄭州、天津的人口增量也都超過了15萬大關。武漢和鄭州作為中部人口大省的省會,在去年一起進入到國家中心城市的行列,對周圍人口的吸引力不言而喻。

不過,也有些中心大城市的人口流入在不斷放緩。比如天津,在2014年的前幾年,隨著經濟快速增長,人口年增量都超過了50萬。近兩年,在區域經濟增速適度放緩的情況下,天津的人口流入速度也明顯放緩。2015年和2016年的增量分別為30.14萬人和15.17萬人。

另外,與廣深相比,京滬兩座強一線城市的人口增加都十分有限,分別只有2.4萬和4.43萬。這是因為目前京滬人口都已經超過了2000萬,出現人口過多、交通擁堵、生態環境等“大城市病”。為了從病根上破解這些問題,京滬相繼提出了人口控制和疏解的政策,並設立了嚴格的人口紅線。

“如果京滬不控制,那麽京滬人口增長的總量和速度不會比廣深差,因為京滬對於高層次人才的吸引力比廣深要大很多。”彭澎說。

這兩大區域流入最多

從增長率看,28個城市中,有14個城市2016年的人口增速超過了1%,其中,深圳增速達到了4.65%,位居各大城市首位。2014年到2016年,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別為15萬、60萬、53萬。可見在高新技術產業和現代服務業等的帶動下,近兩年深圳經濟快速增長,人口也大量流入。與深圳相似,廣州去年的人口增速也達到了4.02%。

在這兩個一線城市之後,長沙去年人口增速達到了2.87%,高居第三。杭州和貴陽分列四、五位。鄭州、廈門、武漢、西安和濟南分列六到十位。

綜合增量和增速來看,2016年,人口流入最為明顯的地區主要是來自珠三角和長江中上遊的中心城市,如廣州、深圳以及長沙、武漢、重慶等地。其中,隨著近幾年廣東轉型升級成效步伐的不斷加快,廣深兩座一線城市的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也不斷壯大,吸引了大量外來人才的進入。

在長江中上遊以及鄭州,近幾年隨著交通運輸條件的改善,這些地方到長三角和珠三角更加方便。加之產業布局和調整效果不錯,產業結構比較均衡,吸引了珠三角、長三角大量企業轉移落地。比如蘇南地區的筆記本產能相當大一部分已經轉移到重慶、武漢等地。這些地方的裝備制造、電子信息、高新技術等產業都得以快速發展。

以手機產業為例,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對2016年各省份的手機產量對比發現,去年重慶和河南的手機產量突破了2.5億臺,貴州達到了1.3億臺,分列全國二到四位。隨著產業崛起,這些區域的城鎮化快速發展,區域中的中心城市人口流入不斷加快。

相比之下,絕大多數的沿海外向型城市人口增速相對有限,尤其是一些以傳統外貿出口城市,受制於國內各類成本問題和外貿出口受阻,制造業增長也相對緩慢,不少產業已轉移至中西部地區,因此這些城市的人口流入也明顯減緩。

隨著產業轉移和中西部經濟發展加快,農民工就近就業的比例日益提高。國家統計局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2011-2016年,外出農民工增速呈逐年回落趨勢,增速分別為3.4%、3%、1.7%、1.3%、0.4%和0.3%。外出農民工占農民工總量的比重也由2011年的62.8%逐漸下降到2016年的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