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層次資本市場快速發展,新的產品和業務愈加複雜,中小投資者面對的矛盾糾紛可謂繁複多元。而當風險和意外發生後,中小投資者的維權之路卻要面臨諸多挑戰:能不能識別風險和自我保護、能不能選擇正確的維權途徑並完成舉證,同時還要面對最棘手的責任認定和賠付執行等難題。

按照證監會的指導和部署,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下稱“投服中心”)將成為全國性全市場糾紛專業調解機構。成立兩年來,投服中心正式受理各類糾紛案件1174件。其中,已調解完結823件,成功766件,調解成功率達93%。調成的案件調解協議全部獲得履行。

對於更多中小投資者而言,投服中心這一維權利器還在不斷完善和強化效力。近日,投服中心公布了部分調解案例;通過推出的小額裁決機制、示範判例等創新模式,有效解決了中小投資維權中的痛點,提高調解效率。此外,投服中心還實現了對糾紛調解協議的司法確認,強化了糾紛調解的強制執行效力。

解決糾紛不怕“人多事小”

在中小投資者常見的糾紛矛盾中,有一類情況頗具典型性,即涉及金額小,且當事雙方各執一詞、難以和解。

以投服中心去年5月就接到一起申請為例,投資者與一家證券公司因融資融券賬戶被強制平倉而產生了糾紛,經過多輪溝通仍未達成和解。雙方最大的分歧點在於賠償金額,投資者要求索賠5萬元,而證券公司只願意賠償2萬元。

負責調解的投服中心,啟動了證券期貨糾紛小額裁決機制,隨即組建了行業專家構成的專家委員會,通過專業損失計算方法,裁決證券公司賠償投資者4萬元。上述券商之前已投服中心5萬元以下糾紛小額裁決機制適用範圍,上述裁決結果對該券商將產生約束力。而在投資者也對裁決表達了認可後,雙方最終達成了和解,證券公司當場就進行了賠付。

投服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這一裁決機制主要針對難以和解的小額糾紛,由專家委員會依法評議直接裁決,相關市場機構將自覺履行。這將提高一般性常見糾紛的化解效率,縮短投資者維權周期,提高糾紛調解的成功率。

目前,小額裁決機制已在國內11省市成功試點推廣,已有24家證券期貨法人機構、2家基金公司、114家上市公司、660多家證券期貨營業分支機構加入了小額裁決機制,現行適用範圍為賠付金額在50000元內的各類糾紛。

類似的機制創新,還有很多。目前,市場還常見涉案涉案投資者眾多、社會反響大、進入訴訟程序但缺乏調解和難以執行的糾紛案例。尤其在上市公司虛假陳述等引發的訴訟糾紛中最為常見。而針對此類糾紛,投服中心探索了示範判決的調解模式。

投服中心方面公布的案例顯示,某上市公司在2012年因隱瞞重大關聯交易而構成虛假陳述,被證監會行政處罰。在訴訟時效內,160名投資者以證券虛假陳述侵權責任糾紛為由,向法院起訴該公司並索賠1500萬元。法院委托投服中心進行調解,但爭議隨即爆發。在調解過程中,上市公司對損失計算方法提出異議,並提出損失計算的重要日期缺乏司法判決支撐。

對此,投服中心與法院溝通,由法院選擇其中有代表性的案例做出了示範判決,明確了爭議涉及的諸多要素。同時,由調解員以不同損失計算方法進行雙方調解,雙方最終明確了損失數額、付款期限等問題,並簽署了和解協議。上市公司當場賠償160名投資者850萬元,投資者撤回了對上市公司的起訴。

司法確認保效力

在糾紛調解中,投服中心起到的重要作用可概括為撮合、平衡,從而提高調解效率、切實保障中小投資者利益。那麽,糾紛調解的實際效力又如何呢?

在去年8月,投服中心接到投資者申請,調解其與某證券公司關於兩融賬戶強平而引發的糾紛。雙方主要分歧在於,對客戶維持擔保比例下限的理解不同。投資者按照滬深交易的規定,認定維持擔保比例130%是平倉標準;而該券商則認定,應該執行雙方簽訂的業務合同所約定140%平倉線。

在受理後,投服中心提出,證券公司雖然沒有違反交易所的維持擔保比例規定,但未按照合同充分履行對投資者的提示說明義務,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在盡力縮小雙方訴求差距後,當事雙方就機構賠付金額達成合意。

與此同時,當事雙方還希望調解後不再反複發生糾紛。投服中心根據訴訟調解的對接機制,在調解協議簽訂後,還獲得了人民法院對調解協議的司法確認裁定。這意味著,調解協議具有了強制執行效力。這也是資本市場首單獲得人民法院司法確認的證券期貨糾紛調解案例。

上述負責人介紹,在實踐中,司法確認能賦予調解協議法律強制效力和執行力,還能有效防範糾紛的反複。這對增強調解的權威性、公信力、吸引力,以及充分發揮調解在市場糾紛化解中的作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