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喜歡逛寺廟, 我也受感染, 去到那裏都到寺廟逛一下, 但我們並沒有參禪拜佛, 逛寺廟並非為了趨吉避凶, 也非為了祈福求財, 我們也逛古舊的教堂。諷刺的是, 彌陀古剎香火自然鼎盛, 越鼎盛我就越厭惡, 無他, 廟內煙火瀰漫, 廟外也烏煙刺鼻。中國煙民, 拜完神佛就像大功告成, 輪到自己抽幾口。遇到這種環境, 半點佛性也沾不到, 只沾了一身烏煙。

最近再遊台北幾天, 最有感悟的是在農禪寺閒遊了半天。初訪這離捷運奇岩站800米的寺院, 路牌指示清晰, 但我據指示越走越近時, 舉目四顧, 完全看不見任何飛簷斗拱的建築, 還以為自己找錯地方。

可以調素琴 閱金經

農禪寺是現代化建築, 上面這一幅左面是講佛的大禮堂, 右面壁上是字體雕空了的《金剛經》, 正是「可以調素琴, 閱金經」。大禮堂的壁上雕着《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三面佛陀一面經。

心無罣礙 無有恐怖

踏入農禪寺舊宅, 跟門口工作人員談了兩句, 她知我們來自悉尼, 就安排了兩位女義工一路伴着我們遊寺, 一路講解介紹, 到了吃齋菜時就帶我們去吃。這自助式的齋菜, 男女分開排隊, 自取碗筷, 自盛飯菜, 不用購票, 費用全免。吃的時候男女分席, 吃完自己去水槽洗碗, 洗後放進籃裏。老伴和我各吃了一碗, 見到捐獻箱, 當然也盡點心意。這跟一些商業味濃厚的寺院分別很大。

三畦荷池 倒映佛殿

農禪寺大殿一隅的水月道場, 三畦荷池, 寧謐恬靜, 豁然釋空, 名利爭鬥, 只是鏡花水月。

超凡入聖 轉迷為悟

寺的另一隅, 矗立着《入慈悲門》, 行善不能沒有慈悲心, 否則只徒具虛名。山門上的「入慈悲門」這四個字是弘一法師的字體。

一個沒有香火的寺廟, 使人心神清爽, 鼻子也不會受到煙火攻擊, 不用膜拜, 少了導人迷信的感覺。臨走前走進書舍一逛, 我不是打書釘那類人, 翻了聖嚴法師的自傳《雪中足跡》幾頁, 也翻了英文版“Footprints in the Snow“來看, 也翻了法師早年另外兩本自傳, 終於決定買《雪中足跡》。我不具佛性, 但一向喜歡看自傳, 沒有悟性, 只帶着欣賞別人成長足跡的心去閱讀。

平生何所憂 此世隨緣過

我不是寫遊記的料子, 對於吃又別有自己的口味, 所以也不寫。寫這一篇算不上是遊記, 但我推薦帶着寧謐, 放下名利, 用恬靜的心去遊一趟這是寺非寺, 是園非園, 一個非常的寺院, 不要只顧影相, 到此一遊的印記從不是我追求的目的, 這一次一張老伴的相也沒拍。情景交融, 不用把人像擠進去大煞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