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國領導人曾對我說,一個可以預期的朋友,才是好朋友。”

出現在第一財經記者面前的法國參議院外事委員會主席、前總理讓-皮埃爾·拉法蘭,此次又多了一層身份,在法國政壇被公認為是中國事務專家的他作為法國新總統馬克龍的特別代表,率領法國代表團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在“一帶一路”論壇期間正式入主愛麗舍宮的馬克龍,還特地請拉法蘭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轉交一封信件。

其中所攜帶的重要訊息有三點:“友好、尊重、獨立。”拉法蘭在北京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時透露,這是馬克龍所希望向中方傳遞的信息;同時法方還提議,希望7月在德國舉辦的漢堡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兩國領導人可以舉行首次會晤。

“法國就是法國,始終堅持我們的信念並捍衛我們的價值觀。”拉法蘭說,“我想馬克龍勝選對於世界來說是足夠好的訊息:法國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且反對落後主張。”

盡管如此,對歐洲抱有投資熱情的中國投資者也還在普遍觀望馬克龍下一步如何推動改革,重振法國經濟。拉法蘭看好馬克龍。拉法蘭表示,法國勞動法改革勢在必行,雖然非常困難,但馬克龍如果能做到行動迅速,在10月份之前推動改革,那他就能成功,如果他等待太長,就恐錯過時機。當然這一切還是要先等待法國6月的議會選舉結果。

“將加強夥伴關系”

雖然不能透露具體內容,不過拉法蘭願意分享馬克龍在信中向中國領導人表達的三點訊息的含義。

“首先就是友誼。”這意味著法國新總統將追隨戴高樂將軍對於法中友誼的看法。拉法蘭對記者表示,友誼在法中關系中非常重要,也是法國外交政策中的結構性因素,這一訊息意味著對以往政策的延續繼承。

第二,相互尊重。第三,獨立。“法國的外交政策意味著我們不同任何國家結盟,我們具有獨立性。”

與此同時,除政治關系外,法中在經濟、金融以及文化交流方面都具有良好關系。拉法蘭透露,馬克龍表示,法中將在航空、能源、醫療健康等領域加強夥伴關系。

據歐盟統計局統計,2016年1~12月,中法雙邊貨物進出口額為469.3億美元,下降7.2%。其中,法國對中國出口176.2億美元,下降11.3%;法國自中國進口293.0億美元,下降4.5%。1~12月,法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為116.8億美元,增長8.0%。截止到去年12月,中國為法國第八大出口市場和第七大進口來源地。

在經過連續數年對中國出口下降之後,2016年法國對中國出口仍處於下降之中,其中運輸設備對中國出口大幅下降是主要原因。

馬克龍剛剛就任,但是否已經考慮如何改善中法貿易這樣的問題呢?如果讓常年訪問中國的拉法蘭“支招”的話,他指出的領域是醫療健康以及智慧城市。

法中在社保醫療方面的視野相同,在健康醫療、醫療教育方面可以進行合作。拉法蘭表示,比如,可以鼓勵法中之間相互增派更多的醫學院學生去對方國家學習。

不過,“9個月之後,很多在法國進行健康專業學習的中國學生就可以說法語了。”拉法蘭笑著說,“9個月我們法國人可沒法說中文。”

拉法蘭表示,法中在智慧城市方面、在軌道交通等方面都存在合作機會。

當然,在改善貿易結構、減少赤字方面,雙邊投資也可以起到重要作用。

法中可以合作的第二大領域就是互惠投資方面。拉法蘭表示,法中之間可以建立合作基金,方便那些希望去法國進行科技投資、中小企業投資的投資方。

此前,法國方面發布的《2016年法國經濟國際化發展年報——海外投資在法國》報告顯示,各國在法國投資的項目達成數量上,中國已經排名第七(亞洲第二),一年內達成了51項實業投資決策,平均每周達成一個,創造就業機會1370個,落地法國的中國投資項目數量占中國對歐洲投資總數的14%,這讓法國與英國並列成為歐洲排名第二的海外投資目的地,僅次於德國。

圖為通往中法武漢生態示範城的中法友誼大橋。

法國私募機構翼迪投資(IdinvestPartners)首席執行官巴維爾此次就在拉法蘭的見證下,同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

巴維爾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馬克龍是法國近代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年輕非常重要,這意味著他非常現代。”

“當他做經濟部長的時候,就是基金和創新的強力支持者。他在做部長期間曾大力推廣法國科技,對於創新很開放,在企業可以如何得到融資、如何令年輕的技術公司得到資源等方面大力推行改革,而且而且在他的競選陣營之中,你可以發現很多法國科技企業家的身影。”巴維爾說,“不僅科技企業或者風險資本行業對他有期待,法國整體商業界對他都有期待。”

而在對歐洲投資方面,“中國投資者非常聰明”。巴維爾表示,他們考察快速增長的領域,譬如數碼化領域,或對於中國經濟及對於中國人有益的領域,譬如養老相關、健康領域,以及食品、休閑消費領域等。

拉法蘭則對記者強調:“重要的一點是,我很確定,馬克龍總統會在同中國合作的時候選擇開放的方式,並建立起一套相互理解的共同願景。”

“一帶一路”帶動歐亞大陸一起“向東看”

當地時間5月14日,馬克龍同前任總統奧朗德進行權力交接。萬里之外,“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14日~15日在北京舉行。

拉法蘭此行的另一項重要任務即作為法方領隊參加該論壇。而談起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理解,在眾多全球政要之中,拉法蘭的見解獨到且視野廣闊。

“出於歷史原因,歐洲此前更多地朝西看。而伴隨‘一帶一路’倡議,歐洲眼中的世界也需要有所遷移了:‘一帶一路’意味著高度和平,中國對於世界來說是一股穩定力量。”拉法蘭對記者回憶道,在希拉克總統時代(1995~2007年),希拉克曾對他說,戰爭帶來不了和平,戰爭帶來的是其他戰爭。

而戰爭結束接踵而來的就是恐怖主義。拉法蘭表示,“目前的歐洲邊境被許多戰爭環繞著,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經濟方面的維度我十分佩服,但是我最為欣賞的是這一倡議所帶來的和平(合作)。”從此意義上講,“一帶一路”倡議具有地緣政治意義,中國正在發揮穩定的力量。

拉法蘭認為,在“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下,歐亞大陸互聯互通,歐洲可以參與更多協調功能,且歐洲可以與整個歐亞大陸一起更多地向東看。今年9月,第二屆以絲綢之路為主題的中法文化論壇就將在法國里昂舉辦。

談到具體的最佳合作契機時,拉法蘭認為“可以考慮在突尼斯等非洲國家進行合作投資”。

在看待“一帶一路”倡議方面,英國、希臘等歐洲國家亦非常上心:英國提出要積極為“一帶一路”融資和提供保險,希臘方面則提出要在包括比雷埃夫斯港等方面加強合作,歡迎中方對其能源、通信和礦產開發等領域投資。

法國勞動法必須改

近年來,法國經濟逐漸形成了高赤字、高逆差、高失業、低增長率這樣“三高一低”的局面,法國前總統薩科齊和奧朗德都未能解決這一難題。而馬克龍也正是在任職經濟部長期間推動勞動法改革時受挫,進而萌生出退出政府並組建新黨的想法。

正如馬克龍所說,在過去30年里,法國從未能成功解決大規模失業,而他要專心解決這一痼疾。

目前,法國年輕人的失業率達到了24%,整體失業率在10%左右;而德國的年輕人失業率在7%,整體失業率在4%。

年輕人缺少工作機會是法國頑疾。圖為巴黎的一場反對社會不公平的遊行活動(資料圖)

要解決大規模失業這一痼疾,必須從法國僵化的勞動力市場入手進行改革,而法國的勞動力市場人力流動不暢的問題,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外國投資者對投資法國的信心。譬如,法國長期存在“高薪低工時”問題,法國的勞動法硬性規定每周工時最多35小時、年假27天;同時,由於法國工人工資較高,在解聘時通常雇主須支付巨額社會保障資金,且企業解雇員工方面也極為困難,因此構成惡性循環,導致企業不願輕易招工。

“在法國,當你雇用了一個人後,如果想解雇該人,是非常困難的。”巴維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此前德國、西班牙和意大利都在壓力下進行了改革,“商業團體也期待勞動力市場有更多的靈活性。”

“馬克龍說,如果法國人想快樂,必須自強,想自強,必須改革。”拉法蘭表示,“我想如果他能快速組織改革,他就能成功;如果他等,那就不太可能,所以這次改革應在10月之前進行,這也是我們必須在他總統任期的前6個月就必須行動起來的原因。”

“有些人支持馬克龍是因為他們支持馬克龍,我們支持馬克龍是為了反對勒龐,現在他勝選了,我們要支持他改革成功。”出身右翼的拉法蘭解釋道,法國前總理朱佩同馬克龍關系緊密,他們在歐洲政治及國際政策方面的看法也十分契合。

“此前歷任總統都試圖改革,最終都沒有成功。”荷蘭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荷寶首席經濟學家科內利森(LéonCornelissen)的觀點是,在此次法國大選伴生的政治地震之後,前景似乎美妙了一些。他預測,馬克龍政府最有可能做的就是對法國勞動法的一系列改革,其中包括允許企業在企業層面而非國家層面就薪酬進行談判,以及觸動“每周工時最多35小時”的敏感紅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