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4542

在北京拍攝的安邦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標識。(新華社記者 武巍/圖)

2017年5月5日下午,一紙監管函又將安邦保險推上風口浪尖。

保監會方面表示,安邦集團旗下子公司安邦人壽兩款產品違規,給予禁止3個月內申報新產品的處罰。這對本就現金流吃緊、償付能力下降的安邦而言可謂雪上加霜。

這也是此輪金融監管收緊期間,安邦人壽收到的來自監管層的首張罰單。保監會經核查發現,安邦人壽報備的兩款產品分別存在不同問題:

一是“安邦長壽安享5號年金保險”產品設計偏離保險本源,通過生存金返還設計形式,將消費者所交保費大量快速返還,把長期年金保險“長險短做”,實際做成兩年期業務,規避保監會中短存續期產品的有關監管規定,擾亂市場秩序。

二是“安邦e起贏兩全保險(萬能型)”產品報備材料中的中短存續期產品董事會決議無總精算師簽字,不符合《中國保監會關於規範中短存續期人身保險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保監發〔2016〕22號)第四條的規定。

所謂“長險短做”,是指將原本預期為5年、10年以上的長期保險產品通過全額返還的方式鼓勵消費者退保,縮短保單期限。通常如果在保單期限未到期間退保,消費者會在保單價值上遭受一部分損失。而長險短做模式下,險企允諾消費者確定的收益並且不會扣除相關費用,變相縮減了產品運營周期,從而大幅提高此類產品的銷售。

業內通常將這類產品稱之為“中短存續期人身保險產品”,簡單理解,以短期萬能險為例的投資型產品就屬於中短存續期人身保險產品,且預期該產品60%以上的保單存續時間不滿5年的人身保險產品。 

由於產品期限較短、收益穩定,這類產品可以迅速幫助險企做大規模。安邦人壽在發展這類產品時風格激進,截至2016年底,該公司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以萬能險為主)已達到2162.9億,整體保費規模快速逼近行業第二位的平安人壽。規模迅速做大,意味著安邦人壽必須運用短期資本投資適合於保險公司的長期業務,“短錢長投”的現象就此產生。而在這種資產負債不匹配的情況下,如果資本市場發生波動,對險企的現金流是一大考驗。

就此問題,據保監會曾於2016年3月下發《中國保監會關於規範中短存續期人身保險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監管對壽險公司開展中短期產品業務提出明確要求,首先是償付能力充足率必須高於100%,其次從2016年開始,中短期產品年度保費要在上一季度末投入資本或凈資產的2倍以內,對於2015年已經超過這一額度的給予過渡期;再者3年以下的中短期產品,2016年-2018年要分別控制在總體限額的90%、70%、50%以內。

2016年9月,針對該類產品的監管進一步升級,保監會發布了《關於進一步完善人身保險精算制度有關事項的通知》,要求壽險公司每年中短存續期產品占保費的比重,2019年要控制在50%以內,2020年控制在40%以內,2021年及以後年度要控制在30%以內。

可以確定的是,三個月禁止申報新產品,將對險企的保費收入產生巨大影響。險企根據監管要求整改後,還需經過驗收、申請解除監管等流程,待安邦人壽再度報備新產品,在整體產品周期上銜接斷檔可能多達半年。一旦公司原本儲備的保險產品不夠,則有可能發生無險可賣、甚至出現保費斷流的現象。

從一季度數據來看,萬能險整改效果顯著。73家壽險公司一季度的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約為2313.43億,同比下降約61%。

安邦人壽的業務結構調整也相當明顯,其原保險保費收入迅速上升至1874.07億,同比大幅增長近7倍。其一季度原保費占規模保費的比重為99.07%,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降至17.58億,同比驟降56.8倍。

業務結構調整帶來的是首先影響額公司的償付能力和現金流狀況。根據公司償付能力季度報告,安邦人壽今年一季度實現凈利潤7.10億元。一季度末的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僅129.20%,較2016年底下降約21個百分點,而2015年底的這一數字曾高達987% 。

公司的現金流也堪憂,公司一季度現金流為-57.04億,而就在2016年底,這一數字為260億。現金流為負的情況下,三個月新產品停售,對安邦人壽來說可謂雪上加霜。

安邦則對此回應稱“行業的通行做法是在每年的第一季度、第二季度,通過進行正常的資產配置,這時出現一個負的凈現金流數據是完全正常的,不代表存在任何資金短缺問題。”

某大型險企精算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除去滿期給付和保單紅利支出等常規的現金流出成本,險企的退保金數額也是判斷險公司現金流情況的重要數據。安邦人壽的這一數字也有著明顯上升,從2015年底的18.45億上升至2016年底的294.82億。

“中短存續產品一般占到退保給付的50%以上,這幾年個別險企2、3年的短期產品賣得很兇,伴隨監管政策變化,一波退保潮對這些公司的現金流影響會非常大。”上述人士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