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530/163345.shtml

拷問老幹媽鮮為人知的“暗黑秘密”
快刀三俠 快刀三俠

拷問老幹媽鮮為人知的“暗黑秘密”

我們並無意抹黑老幹媽,但那個曾經名震四方,專註產品質量的優秀品牌,似乎已經出現了一些變化。

來源 | 快刀三俠(ID:iyqupd)

文 |   路德維格

陶華碧上一次露面是在2015年3月13日的“兩會”上。

人民大會堂外的廣場上,這個一向低調的女企業家被皮草大衣和帽子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張胖乎乎的圓臉。

大部分老幹媽的忠實粉絲,可能很難將她與瓶身上那個穿著白色圍裙的幹練形象聯系起來。

就在那次“兩會”的前1個月,老幹媽被媒體爆出早已不用貴州本地辣椒,轉而使用價格較為便宜的河南辣椒。

timg

作為一個企業來說,這本是一次正常的成本控制行為,只要產品原料符合相關國家規定,倒也無可厚非。

貴州辣椒一直是國內高品質辣椒的代表,價格基本穩定在12~13元/斤,而河南辣椒卻只需要7元/斤,差距明顯。

但對於一直對外標榜自己“工匠精神”的陶華碧來說,原料改變被曝光顯然不是什麽好消息。她特意在媒體前解釋道:貴州辣椒與雜交品種相比,產量低、抗病性不強,品種退化,種植成本高收益低,因而被邊緣化。

這一說法激怒了對於本地辣椒懷有特殊情懷的貴州人民,他們開始在各大論壇公開駁斥了陶華碧關於貴州辣椒不好的言論。

“自己用不起貴州辣椒也就算了,為什麽要找理由黑貴州辣椒?如果貴州辣椒往後銷量不佳,老幹媽當負主要責任!”這位在百度貼吧里吐槽老幹媽的貴州網友,收獲了許多點贊。

一時間,關於老幹媽質量下降的消息開始在網上迅速蔓延。

有人說老幹媽分量越來越少,有人說老幹媽味道沒有原來好,還有人說老幹媽已經不再是那個系著圍裙專註辣醬的女神了······

陶華碧越是保持低調,媒體越是對這個老太太懷有極大地好奇。她的任何一舉一動,媒體仿佛都能賦予其“莫名”地合理性。

有好事的記者在“兩會”上攔住陶華碧,特意詢問她為什麽老幹媽在國外賣的比較貴。也許是急於改善之前的負面影響,陶華碧說:“我是中國人,我不賺中國人的錢,我要把老幹媽賣到外國去,賺外國人的錢。”

一款產品的定價需要考慮太多的因素,定價的優劣標準是以所獲得的最終利潤為標準。最優的產品定價應該是在滿足市場供求均衡的條件下,使得自身的利潤最大化。

媒體們顯然刻意忽視了這一原理,他們千方百計將陶華碧打造為自己心目中那個愛國的成功企業家形象。

在他們的描述中,老幹媽已經不是一瓶簡單的辣醬了,它是中國企業成功“走出去”的代表,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夢的典範。

但隨之然來的,是大眾對於陶華碧言論的質疑。超市里的老幹媽又不是免費的,她怎麽沒賺中國人的錢?

不上市的牛還要吹多久?

廣為人知的是,陶華碧的老幹媽有四“不”原則:不偷稅、不貸款、不欠錢、不上市。

她認為:“上市、融資這些東西我一概不懂,我只知道一上市,就可能傾家蕩產。上市那是欺騙人家的錢,所以我堅決不上市。”

不偷稅、不欠款和不賒銷,尚可看做企業實力和誠信的一種體現,但不貸款、不融資和不上市,真的值得歌功頌德麽?

2

一句“不上市”,讓老幹媽火了10年。在無數的新聞報道中,不上市的老幹媽已然成為中國良心企業的代表,而名揚海外的BAT反倒成為襯托老幹媽的負面例子。

作為不上市企業的兩個典型,華為和老幹媽每次都要被媒體拖出來反複表揚好幾次。但在管理模式和股權分配上,這兩個企業處理方式顯然大相徑庭。

在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陶華碧個人擁有老幹媽超過90%的股權,是公司的絕對控制人。而反觀華為,華為員工持有華為98.93%的股份,任正非個人僅持有1.03%。

盡管擁有華為股份的員工並沒有相對應的表決權,但股份每年能夠收獲相應分紅。華為持股人數達上萬人,遠遠超過上市規定的200人以內,這也導致其無法通過正常手段上市。

與員工分享企業發展紅利,從而最大程度地激勵員工工作動力,是時下許多大型企業的主流做法,但這其中顯然不包括老幹媽。

8塊錢一瓶的老幹媽辣醬,不計日夜為陶華碧創造著財富。據媒體報道,每天有超過230萬瓶辣醬從工廠里輸出,帶回超過45億元的年營收額。陶華碧位列《2016胡潤中國百富榜》第487位,在全球富豪榜上排名1819位。

她確實不用上市。

至於到底是陶華碧忍住了資本增值的誘惑,還是不能容忍他人分享企業紅利,我們尚且不談。但老幹媽不上市,絕不是什麽值得吹捧的事情。

首先,老幹媽辣醬生產線的初始投入並不高,也沒有太多的技術含量。

其次,辣醬屬於消費品,利潤率較高。但消費頻次並不高。正常人可能在一頓飯里喝下幾瓶啤酒,但絕不會在一頓飯里吃下一罐老幹媽,這也幫助了老幹媽躲避大品牌的“追殺”,能夠活在“被忽視”的角落中。

最後,因為全用現金結算,老幹媽現金流充裕。只要不進行多元化經營,中國人繼續喜歡吃辣,沒有其他競爭對手,老幹媽確實可以活很久。

老幹媽只做自己擅長的事情,這是非常正確的策略。老幹媽當下不上市也很成功,與陶華碧的“高風亮節”沒有任何的聯系,而是因為老幹媽這樣的公司可以不用上。

陶華碧作為傳統企業的老板,也沒有過多地考慮資本問題、融資問題,沒有擔心資金周轉不靈。

在這樣的情況下,“老幹媽”不上市,就沒有多少代表性。即便是華為,也不能成為企業不上市、反對企業上市的理由。企業要不要上市、該不該上市,完全應當從企業自身出發,從企業的需要出發,而不是別人要不要你上市。

在世界範圍來看,上市是企業經營的一個里程碑,怎麽在陶華碧這里就變成一個附加道德價值的事情。

秘方泄露凸顯發展危機

可口可樂公司的創始人艾薩·坎德勒曾說過:“可口可樂的所有公司所有財產在今天突然化為灰燼,只要我還擁有可口可樂這塊商標,我就可以肯定地向大家宣布:半年後,市場上將擁有一個與現在規模完全一樣的新的可口可樂公司。”

我們無法得知,作為老幹媽品牌掌舵人的陶華碧是否擁有艾薩·坎德勒一樣的自信。但老幹媽秘方泄露事件,從側面印證了這個已經創辦20年的品牌,依舊會因一紙秘方而狼狽不堪。

timg (1)

2016年5月,老幹媽工作人員發現,本地另一家食品加工企業生產的一款產品與老幹媽品牌同款產品相似度極高。

經查,前老幹媽員工賈某被鎖定。賈某曾任老幹媽公司質量部技術員、工程師等職,掌握老幹媽公司專有技術、生產工藝等核心機密信息。賈告離職後找到一家食物加工廠,為其改進水豆豉的技術。經賈某“改進”後的水豆豉不止口感和老幹媽相似,單價還便宜2元。

盡管賈某泄露商業機密的行為令人不齒,並已被刑事拘留,但老幹媽公司的愚笨與腐朽已經通過這次危機事件表現的淋漓盡致。

8元一瓶的老幹媽辣醬,若能按照賈某的方式進行改進,能夠節約2元成本,這將會為企業帶來多大的利潤增長,將會為老幹媽品牌增加多少市場競爭力?為什麽這樣一個有能力、有技術、有想法的人才沒能被公司發掘,這樣落後的人才管理制度是否得陶華碧反思?

賈某泄露事件的後期處理方式也令人遺憾,按照陶華碧在貴州當地的身份和地位,賈某入獄是預料之中的事。

但從營銷和市場公關角度,主動撤銷起訴,高薪返聘賈某回公司,並且出價買下賈某研發的升級配方,這才是雙贏的結局。

口碑方面老幹媽寬容大度,既往不咎,重視人才,鼓勵公司內部創新,品牌形象有非常大提升,對員工敬業度提升也有較大支持。賈某方面,在深刻承認自己的錯誤後,會更加主動的為企業提供服務,在工作中奉獻更大力量。

畢竟,商業社會沒有對錯,只有利弊。

地方保護下的巨嬰企業

在有關陶華碧千篇一律的創業報道中,我們總是可以讀到很多“超乎尋常”地艱辛與困難。

提菜刀驅趕城管、在稅務局怒斥工作人員、與工商人員打架……,這些老幹媽智鬥政府部門的橋段被媒體們反複提起,不禁讓人為中國的商業環境捏一把汗。

但隨著老幹媽的逐漸壯大,早已成為和茅臺並肩的貴州經濟產業支柱。自2010年以來,貴州增速一直領先全國,陶華碧註定功不可沒。

當初的對峙似乎逐漸變成了依附,憑借著這樣的關系,陶華碧在貴州當地的名氣越來越大,影響也越來越廣。

陶華碧曾不依不饒的與湖南“老幹媽”打了3年官司,從北京市二中院一直打到北京市高院,還數次鬥法於國家商標局。

憑借兩位黔籍官員:時任貴陽市市長孫國強和中國“入世”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的極力斡旋下,陶華碧在湖南的“老幹媽”早已擁有國家註冊商標的情況下依然勝訴。2003年5月,陶華碧的“老幹媽”終於獲得國家商標局的註冊證書,同時湖南“老幹媽”之前在國家商標局獲得的註冊被註銷。

外人很難想象,一個註冊商標的獲取難度。該商標由國家工商局商標局頒發,註冊人對該註冊商標享有商標專用權,並受法律保護。而在這樣的一場看似穩贏的訴訟中,湖南“老幹媽”居然失去了這一商標,令人唏噓不已。

這樣的訴訟中是否存在不公平的情況,我們不得而知,但那兩位黔籍官員顯然在判決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除此之外,坊間還傳言陶華碧的兒子因吸毒被警察拘捕。在得知消息後,她要求當地公安局3天之內把其兒子放出,否則便將工廠立刻搬至烏當區。最終,考慮到當地的經濟發展,在各部門領導協調下,陶華碧的兒子最終被放了出來。

有知情人士透露,在貴陽即使是一個廳級幹部也只有陶華碧秘書的電話,無法直接聯系她本人。而對於陶華碧來說,憑借老幹媽公司每年巨額納稅作為籌碼,她的絕大部分要求基本上都會得到滿足。

我們並無意抹黑老幹媽,但那個曾經名震四方,專註產品質量的優秀品牌,似乎已經出現了一些變化。

寫在最後

無數的事實證明,推倒雕像所用的力氣,遠遠小於樹立它的處心積慮。

任何人都明白,國內不乏比老幹媽更為美味和優質的辣醬。老幹媽當年的成功,興許無法複制,但這並不代表沒有比老幹媽能夠永遠穩坐頭把交椅。 

在國內互聯網高速發展的當下,稍不留意便會成為倒在商業發展車輪下的炮灰。關於這一點,從宗慶後對馬雲“新零售”氣急敗壞的駁斥便可以充分印證。

中國的民營企業,長著長著就突然變老了。它們或許不會因為外界市場的變化、沖擊而致死,但會因為內在的衰老和生命力減退無疾而終。因為,在一定時間段內,它們過的都是小康式的“安穩日子”,一旦市場環境發生顛覆性的變化,或者企業的負責人產生更叠,企業的變數就會相應發生。

同行業的競爭者都會向市場檢驗出來的最佳方案無限靠攏,不思進取,保持穩定是永遠是商業社會中最為失敗的戰略決策。

滿打滿算,老幹媽今年是第20個年頭。

未來,老幹媽是否能夠存在百年?能否像通用等許多大企業那樣仍然保持強大活力和優良業績,能否始終保持市場競爭優勢和發展勢頭?我們無法推測,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不上市、不貸款、不賒賬”這樣充滿情懷的口號,並不會讓企業走向成功。

老幹媽 陶碧華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