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8  NM

專家話齋,股票可升亦可跌。投資股票的必賺方程式,連股神都未參透得到。不過,市場上竟有散戶,找到一條股票必勝法,而且回報率極高!《壹週刊》調查發現,在各大小股東會上,出現了不同的「碎股黨」。先由主腦買入幾百股股票,再切碎成一股一股,並委派不同代理人出席股東會,獲取由上市公司按人頭派發的超市現金券。愈豪爽的上市公司,愈受「碎股黨」歡迎,當中恒生銀行(11),在剛過去的股東會上,派發一百元超市禮券,「碎股黨」兩、三下手勢,用六百股換得價值六萬元超市禮券。近日是上市公司舉行股東會高峰期,記者在股東會上,直擊一班「碎股黨」刀仔鋸大樹的分工、部署及成果。

上月底,是大新銀行(2356)及大新金融(440)的AGM,一連兩場,每場每人獲派價值九十五元的奇華「金雅喜」餅卡,一次過出席兩場節省交通、人力及時間,絕對是「碎股黨」的首選。記者比開會時間預早半小時到達,但甫進入大新集團位於北角港運大廈的總部,一出電梯,整個大堂已被散戶塞爆,一條長長的人龍在排隊等派餅券。不過你有張良計,大新似乎不甘做「水魚」被㩒住劏,在接待處貼上告示每位股東代表「上限為十張餅卡」。突然落閘,散戶當然好憤怒,在場內說:「嘩,得十張,不如俾條毛。」他們在一房間內聊天,有的向戰友投訴今天早上曾出席國美(493)股東會,只獲得兩張餅券,比大新更「寒酸」,大鬧管理層,「佢老闆坐監o架。」場內散戶一言一句一個動作,都散發住一陣「執輸行頭」的味道,即使拿紙包飲品,都一手抓起兩包。

失業男做跑腿

這班散戶出席股東會,志不在投票,他們只是齋坐在會場外,等待這場大新銀行股東會完結,到大新金融股東會開始,再排隊拿餅卡。拿完餅卡,便轉身離去。根據記者觀察,這班散戶當中,有批為數十幾人,似是同一陣營,他們會把手上的餅卡交給一位年約五十歲,疑似主腦的男人「水哥」。記者見水哥手上有一大疊「投票委託書」(Proxy)。在會議完結後,記者欲上前查問,但他十分機警,即時逃跑,乘港鐵離開。記者找到一名被他委託的男士,他向記者道出「碎股黨」的做法。他叫阿庭,本來做倉務,他說已失業兩個月,故幫水哥做「跑腿」出席股東會,他說自己一股都無,只是受水哥委託,「佢買股票,用我的名字咁囉,再夾埋咁多人,就可以分得多一點。」回報有時是數百元,有時是兩張餅卡,「拿得多咪分多點,拿得少就分少一點。」他說近日幾乎日日都有幾場要走,「等通知囉,通常都是預早一兩個星期通知。佢知道我無嘢做,呢個月差不多日日都有工開,我仲以為今日無添,佢WhatsApp話俾我知邊幾間,尋日有稻香、麗星及中國移動,唉,我都唔記得邊間股票喇。其實喺半個月之前,淨係話五月得幾日,依家搞搞吓日日都有喎。嘩,攰到我死呀。」他說,除了餅卡,有時都會遇上一些「唔等使」的東西,「中國移動送個背囊咋,稻香咪俾裹蒸糉你囉。」阿庭指水哥是他朋友的朋友,他口中的水哥「好有錢」,「佢以前做旅行社,我唔知係咪呀,咁耐都無話呃我,都要信佢o架啦。佢依家好似無嘢做,就靠呢的囉。佢好有米,幾層樓揸手喎,都唔使做啦。」他指水哥團隊,大約有十個人,「大部分退休唔使做,你見全部都係老人家,係我比較年輕點。」他說借出人頭予水哥,家人曾表示擔心,「問我水哥佢會唔會呃你,拿你的名字去做其他事情,我說得啦,咁耐都無咩事,佢賺到都有分俾我。」他說股東會不只他們一班團隊,「有幾班人的,前幾日見到有條友夾埋成一堆人,(一個人)起碼成三十幾張裹蒸糉,我都唔知佢點拿,幾勁呀。佢攞裹蒸糉都已經表現出佢咁勁,唔使講,佢去其他股東會,一定拿得仲多嘢。」

兵團約十多人

一○年港鐵股東會,當年的港鐵(66)主席錢果豐曾被小股東陳婆婆當面質詢,指港鐵管理層極度孤寒,派息少之餘,小股東在場內無水飲,無餅卡,成為經典。現在很多要面子的上市公司,不只有東西吃,更會送紀念品或者現金券。每個出席者,即使只有一股都會有一份紀念品。有散戶看中了這個玩法,故衍生出一個賺錢集團。現時坊間有幾個散戶集團,每個集團有十幾人,專門去股東大會搵銀。有曾參與碎股黨人士向《壹週刊》展示一疊恒生銀行的「投票委託書」。一名叫「Cheng Ka Fai」的人士,一次過簽了六百張「投票委託書」。據知,恒生在剛過去的股東會上派每人一張一百元超市現金券,故「Cheng Ka Fai」已獲得價值六萬元的現金券。做法是Cheng Ka Fai把手頭六百股恒生股票,切開六百份,再把這六百份,填寫「投票委託書」委託不同人士進入股東會場獲取現金券。不過,要委託六百個人,成本太高,並不划算。Cheng Ka Fai雖然填了六百份「投票委託書」,卻聰明地只委託了十多名不同人士進場,即每人幫忙取六十份禮券。為了不讓股份過戶登記處起疑,從而增加成功率。Cheng Ka Fai先委託一名疑似假名的人士,再由這個假名人士委託另一名最終會出席的真人出席。例如Cheng先委託Jing Ming(疑似假名),再由Jing Ming委託Chan Lok Fung Elvin出席;另一份是Cheng委託Kwok Hei(疑似假名),Kwok Hei同樣委託Chan Lok Fung Elvin出席。由於這名假名人士或真名人士,都無需報上個人資料,故過戶登記處難以查證。而這種填表手法,令過戶處在輸入資料時,會認定是不同組合人士,散戶便能成功「過骨」。

恒生利息濕濕碎

現時,一股恒生約一百六十四元,六百股成本約十萬元。不過,記者查核時發現,Cheng Ka Fai是在出席股東會登記截止前,才買入這隻股票,假如他在股東會之後立即沽出,股價升跌都是蝕差價。而且恒生這類股票,股價相對穩陣,即使要蝕都不會蝕很多。相反,手持六百股恒生,要等恒生股價升六成,才賺到六萬元。雖然恒生派息算是不錯,過去一六年度共派六元一角,但只得六百股,一年才得三千多元;但做多幾個步驟,碎股主腦卻賺到六萬元。這名「Cheng Ka Fai」亦同時持有PCCW(8)等多隻股票,他持有不同股票,報住不同地址,包括葵聯邨及鰂魚涌一舊樓,記者曾往上址,他父母表示兒子不在家,對於兒子買股票賺現金券,其母親表示不知道,「佢剛剛大學畢業,依家後生仔做咩點會話俾我哋知。不過唔怪得佢成日有一大疊惠康禮券,仲問我要唔要添。」只要持有實物股票,就可以登記進入股東會,而散戶如要委託人出席,亦可自行上港交所或上市公司網站下載一份「投票委託書」填好交回便可。不過有些散戶是透過銀行及證券行買入,就需要銀行或證券行代股東向有關上市公司登記。但要銀行或證券行代股東切碎股票,難度甚高,需要有經紀(broker)願意幫忙填form拆股,「要填幾百份form,銀行就一定唔肯,亦唔係個個broker肯。」該線人說。這名「Cheng Ka Fai」把部分股票存放於一通投資,再由一通幫他「拆股」,根據其網站,一通在全港有六間分店,是由港交所前職員開設及營辦。查冊顯示,董事包括梁翠珊。

怕管理層尷尬

據行內上市公司公關透露,最疏爽的上市公司,主要是銀行,除了恒生及大新派價值一百元的禮券,創興則派五十蚊美心餅券;而內銀同樣是「豪爽派」,而且每次參與人數眾多,如工行參與股東會的人數多達七千人,那次就派了價值七十萬元的餅卡。該公關說:「有人提議派嘢食咪唔會咁多人嚟,但食物好難預分量,餅卡今次用唔晒,可以留番下次呀。」對於上市公司來說,人多去股東會並沒有着數,要通過議案,計的是股數,並非人數。據知上市公司已知悉問題,不過卻不願意正視,有負責搞股東大會的上市公司員工說:「公司使幾十萬,高層覺得都唔算好多。佢哋想低調處理,如果搞大佢,人人都知,個個股東用呢個方法嚟拎coupon,到時要使嘅錢就仲多。」有上市公司的公關說,曾經有個股東會,提高了獲得禮券的門檻,結果散戶委派代理人進入股東會場,向主席問了幾個尷尬問題,擺明「玩嘢」,「佢哋舉手問,點解你個股東會無嘢食,點點點,坐喺上面嗰班人要面子,幾十萬就豪俾佢哋啦,當用啲餅嚟塞住佢哋個口。」

另類必勝法五部曲

撰文:梁佩均攝影:胡智堅、李育明資料:資料組插圖:詹震寰news@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