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8  NM

阿里巴巴的馬雲、順豐的王衞、以及騰訊的馬化騰,三個人的住屋反映三種風格。馬雲買入山頂白加道前比利時領事超級豪宅,要大地在我腳下;王衞住九龍塘喇沙利道的自建獨立屋,布滿天眼,守衞森嚴;而馬化騰則喜歡石澳大浪灣道的寧靜,從華光航運的趙世光手上接貨。馬雲和王衞這兩大巨頭,近日終於正面爆發了衝突。順豐與阿里旗下淘寶的數據接口突然關閉,買家不能追蹤貨物最新位置,賣家亦無法確定貨物是否已被接收,交流大受影響。事件驚動阿爺出手,強調要「講政治、顧大局」,雙方暫且握手言和。據馬雲的身邊好友指,近年他猶如「阿里戰士」上身,東征西討,霸道成魔。偏偏砵蘭街起家、已進身香港第五大富豪的王衞,已經不是靠馬雲搵食,被逼埋牆角終於反擊,企硬落馬雲面。

坐擁十二萬人速遞大軍的順豐,總部在隔岸深圳;老闆王衞在一○年,以三億五千萬元買入九龍塘喇沙利道五十五號地皮,方便中港兩邊走。項目於三個月前以七千多萬元補地價,現已建成三層高獨立屋。記者在現場視察,發現這座外形如一個「方箱」的建築物,四角布滿天眼,門前還種了多棵大樹遮蔽大屋,守衞相當森嚴,反映主人極之小心謹慎。記者在週六、週日登門拜訪,屋內菲律賓工人並沒露面,只透過對講機說王衞不在家。《壹週刊》拿得其設計圖,發現全屋竟有十間睡房,四個主人房,總共有十五個廁所!另外有自修室(Study room)及健身室。記者從高處往內望,發現在大門內,放有一座華麗金色的巨型四面佛,在天台,則放了兩個練拳用的沙包,以供發洩。據知私生活神秘的王衞,已經結婚,妻子在香港科技大學畢業,入了順豐工作並結識王衞。上週六,在王衞大宅,便有一名年輕男子拿着籃球出入,樣子與王衞極為相似。

割斷網友命根

上星期,王衞突然主動出手,讓外界終感受到他的速遞大哥權威。上週五順豐與淘寶數據接口突然關閉,互相指摘對方先切斷信息接口,令淘寶的買家、賣家,不能即時追蹤及確認貨物的位置及資訊。事件震撼網界,而對一些喜歡在淘寶購物的中環OL來說,影響頗大,因為她們淘寶購物後,都習慣留意貨物運送資訊。在中環做文職的阿菲表示,上週五才知道他們系統出現問題,查不到貨物資訊,「平時會上網查閱,會追蹤貨物嘅check in 號碼,因為可以知道貨物幾時到去攞貨。」現在不能查閱,她說十分不便,「都好麻煩,如果急用都好麻煩,因為查唔到。」查閱貨物資訊這麼重要?「都頗重要,因為如果貨物較貴重,都希望運送過程安全。」她又說,不時會在淘寶購物,「都經常買一些細小嘅物品,衣服,配襯用品,電腦用品同書本。」並且多數選擇順豐運貨,「因為順豐較快和有效率,其他公司會慢一點。」另外,有OL又抱怨,現在順豐很多體積大的貨品都不收,連狗尿片都不可以,鐳射唱片又說有機會侵犯版權,所以有可能因為這情況激發雙方決裂。

菜鳥vs豐巢

順豐與阿里決裂的關鍵,是規模已成熟的順豐,已不願順應阿里的所有要求。阿里於一三年成立了物流網「菜鳥網絡」,旗下軟件可以查詢及寄出快遞,支援網購如淘寶、天貓、京東、蘇寧等包裹跟蹤功能。追蹤物流對網購平台來說相當重要,阿里就曾因物流慢及快遞服務差等原因,收到多次投訴,有用戶甚至因此轉用淘寶主要競爭對手京東。當時順豐及部分快遞公司,都「被迫」加入菜鳥成為小股東,以免得失阿里這個大客。不過「菜鳥」愈來愈壯大後,馬雲的野心才昭然若揭。菜鳥根據天貓、淘寶等平台的交易及銷售數據,建立一個數據庫,稱為「天網」;在不同地方及物流區設有的倉庫,稱為「地網」。透過天網跟地網配合,菜鳥可以利用數據,調配存貨及物流,提升效率。例如利用大數據,事先分析及預測買家需求,並提前要求店主準備存貨,讓買家在實際發出訂單前,已把貨品送往買家附近的中心及網點,大大縮短物流時間。搭通了「天」、「地」線,中間的物流速遞,亦即是順豐現在的業務,自然亦是馬雲的囊中物。二○一五年,淘寶透過運用「菜鳥」收集到的訊息,在「雙十一」光棍節,以一日半時間便發了二點七億個包裹。同年順豐與部分行家,成立快遞櫃平台「豐巢」自保,抗衡菜鳥,雙方搶佔物流「最後一公里」(即把貨物從倉庫送到消費者手上)。去年三月豐巢和菜鳥合作,菜鳥提供買家手機號碼資料給豐巢,豐巢則提供快遞櫃資訊給菜鳥,互相交換Big Data。不過,今年三月傾續約時,菜鳥提出豐巢要回傳所有包裹、包括非淘寶系訂單資訊給菜鳥,結果「豐巢」斷然拒絕,引發今次風波。

試底線

順豐王衞拒絕與馬雲分享數據,企硬唔俾面馬雲。不足一日國家郵政局便要出口調停,強調雙方要「講政治、顧大局,尋求解決問題的最大公約數」。後來更召集兩方高層,要他們連夜到北京開會,最終達成共識恢復數據交流,Big Data大戰才暫且平息。香港中文大學亞洲供應鏈及物流研究所所長張惠民分析,這場爭議明顯是圍繞數據,菜鳥認為順豐在其「底下做生意,應該把所有數據俾晒我」,所以試其底線。數據是錢,他舉例,「跟蹤貨船的路線下,對天氣的預測可能比天文台還要準確。」在未來,數據不能以錢買到,只能以數據交換數據。王衞的反撲,獲騰訊的馬化騰、京東的劉強東,網易的丁磊,以致一眾網友讚好。王衞亦的確不用買馬雲的賬,根據快遞市場份額,連順豐在內的五間快遞公司,佔市場逾六成,排列為圓通(14.67%)、中通(14.25%)、申通(12.42%)、韻達(10.31%)及順豐(9.53%)。順豐市佔率雖然最小,但單價高,毛利亦最多(通達系平均每單毛利降至一元以下,順豐仍可維持在四元以上),令其利潤冠絕全行。順豐的核心優勢在於固有的商務快遞,即為寫字樓客戶傳送高價值文件及物品,而非網購層面,客戶已包括蘋果、華為、小米、Uniqlo等。

砵蘭街起家

身為「香港仔」的王衞,在內地出身,但七歲已來港,持有非「R」字頭的香港身份證。他於砵蘭街數百呎地鋪起家,初時只有六人,專替企業運送信件到自己鄉下順德,王衞亦要親自中港兩邊跑,更以割價搶灘,「人哋收七十蚊一件貨,順豐收四十,靠量拉低成本,搶了不少生意。」街坊對他印象深刻,指他幾乎每日凌晨已經在店內工作,做到晚上才離開,「以前條街無咩人行,佢開咗鋪之後,多咗貨車上上落落,跟住其他物流公司、足浴都相繼開鋪,帶旺成條街。」惟順豐生意愈做愈大,貨車及員工經常霸佔整條街,惹來鄰鋪不滿,「嗰時成條街啲鋪都唔鍾意佢,我哋想停車都無位,惟有向警察投訴,成日有鐵馬嚟趕車,直到順豐搬走至解決。」為擴大勢力範圍,王衞拉攏中港的行家加盟,每區有判頭負責開鋪,「佢寧願賺少啲,請班判頭返嚟賣命,幫佢不斷設立網點。」但各區諸侯乘機搵着數,某些大區因勢力坐大,竟自行開檔搶生意。九九年王衞見情況愈趨嚴重,決定買回所有網點,足足三年,才統一版圖。至今,順豐已經是年收入五百多億的大企業,並於今年初於A股上市。王衞持六成半順豐。內地的大企業亦難免有國家隊的身影,招商局及國開金融間接合共持有順豐近一成三股份。

馬雲輸氣度

另一邊廂,馬雲被指缺乏氣度,其身邊人指他近年變得太霸道。馬雲對操控王衞手頭的物流訊息極為着緊,淘寶的前高層,現職Mydress董事的Leon說,物流正正是決定阿里巴巴生死的其中一環,「做電子商貿有三大環,第一是平台本身的資訊流,第二是現金流,第三是物流,其實缺一不可。」淘寶雖然貴,但系統較清楚、員工有穿制服形象較好,「而如果計快遞公司,順豐我估係香港最貴。內地都偏貴,例如廣州寄廣州,十蚊以下,但順豐十幾蚊。百分比計接近七十幾八十。」馬雲的管理哲學非常動聽,說企業管理如同太極一樣,陰和陽,物極必反,什麼時候該收,什麼時候該放,什麼時候該化,什麼時候該聚。然而員工競爭極大,為免被辭退、亦為高薪厚職極度進取,阿里經理級別年薪三十萬人民幣起跳,更能分得阿里2400股(相等於二百萬港元)。有員工需要連續十二天上班,在重壓下患上中度抑鬱症;有孕婦因子宮大量出血死亡,家屬指女兒為準備假期工作交接,凌晨十二點還在工作,過勞引致死亡。雙十一備戰期間連家也不能回,公司在門外空地準備好數千帳篷、被鋪,讓員工安心工作至凌晨,故他們有「阿里戰士」之稱。阿里巴巴的員工有兩成人會被評為優秀員工,這些員工的收入有頗大差距,亦是另一造成「阿里戰士」的原因。淘寶的前高層,現職Mydress的Leon說大家對公司都很有歸屬感,希望公司賺到更多錢,分紅都多一點。

霸氣之形成

馬雲霸氣的建立,亦在於其政治影響力。馬雲一直被視為江派人物,阿里巴巴於美國上市的招股書中,發現一批江派公司持有大量阿里股份。其中有江澤民曾孫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江派的中信集團、國開金融、中投公司共出售二千六百萬股,套現近一百四十億。中投公司出售後仍持有阿里巴巴集團總股數的2.1%。曾是江派入幕之臣的馬雲,近年多次陪同習近平外訪,馬雲都緊隨其中,又被收編為習派。作為向新主習派「洗底投誠」的政治籌碼,他豪擲過百億人仔,堆砌傳媒王國,習近平熱愛足球,馬雲便投資恒大足球投其所好。習近平亦有依賴馬雲的地方,特朗普主張美國優先,狠批中國搶走美國的職位,要帶回那些職位,對中國毫不客氣。馬雲成了中美的窗口,今年初馬雲獲特朗普接見,討論了支持小商家的發展,尤其是美國中西部地區的小商家。王衞與馬雲,都有國家隊背景;在這場緊湊的數據大戰中,兩人將繼續且戰且行。

馬雲金句

1. 你窮,是因為你沒有野心。2. 上當不是別人太狡猾,而是自己太貪。3. 當你成功的時候,你說的所有話都是真理。4. 因為信任,所以簡單。5. 我從太極中悟到:事情並沒有好與壞,關鍵是看你怎麼看。6. 每個人都有成功的機會,就看你給不給自己機會。7. 一個好的東西往往是說不清楚的,說得清楚的往往不是好東西。8. 想成功就要瘋狂一點。9. 在未來人們不僅關注力量和力氣,他們更注重於智慧,善良,責任。10. 首富生活很痛苦,人人都圍着我的錢轉。

撰文:孫樂祈、王敬蓮攝影:財經組協力:李海澄news@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