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615/163626.shtml

史上最賺錢遊戲,靠賣皮膚日入1.5億元,但賺中國小孩的錢是騰訊的悲哀
快刀三俠 快刀三俠

史上最賺錢遊戲,靠賣皮膚日入1.5億元,但賺中國小孩的錢是騰訊的悲哀

對騰訊來說,在賺得盆滿缽滿之余,或許應該去思考,如何讓遊戲成為孩子的“啟蒙老師”,在遊戲中學會思維與策略,而不是將遊戲當成炫耀的資本。

來源 | 快刀三俠(ID:iyqkpd)

 作者 | 快刀三俠

從一上線就不被看好,到如今成為現象級手遊,王者榮耀用了近兩年的時間完成了逆襲。但遊戲火爆以後,也引來了諸如讓青少年成癮等許多非議,甚至有評論稱其靠賣皮膚賺小孩的錢。披荊斬棘實屬不易,成功之後又該思考什麽?

1

『無限時空中,時光的洪流匯聚於同一片大陸。機關術與魔道肆虐,讓世界面目全非。英雄,那些熟知的名字,不可思議地聚集在一起,拋卻了過往榮光,遵循野心與欲望,隨心所欲尋求力量,乃至彼此追逐殺戮。』

回過頭來看『王者榮耀』的團隊當初寫下的這段話,頗有意味。

5月17日,騰訊公布了2017年第一季度財報,總收入為495.52億元,凈利潤創下近145億元人民幣的紀錄。其中,網絡遊戲收入為228.11億元,依然貢獻了大頭。而網遊收入中,『王者榮耀』成為最大功臣,收入超過30億元,最高日收入就可達到2億元,一個趙雲皮膚一天收入更是達1.5億元。

從一上線就不被看好,到如今成為現象級手遊,王者榮耀用了近兩年的時間完成了逆襲。但遊戲火爆以後,也引來了諸如讓青少年成癮等許多非議,甚至有評論稱其靠賣皮膚賺小孩的錢。

披荊斬棘實屬不易,成功之後又該思考什麽?

姚曉光和『王者榮耀』的逆襲

2.webp (1)

姚曉光

王者榮耀上線前,姚曉光是騰訊互娛旗下“琳瑯天上”遊戲工作室的負責人。

琳瑯當時最亮眼的遊戲是QQ飛車,但就算有300萬人同時在線的成績,姚曉光仍拿不出一個王牌遊戲。

2012年,由於在頁遊上失利,騰訊決定在移動遊戲上發力。馬化騰下令:“先開發5款精品遊戲,整合微信、手機QQ和應用寶的資源,全力扶持,不容有失。”要在一家千億美金的公司里調度這麽多跨部門的資源,非常複雜,這是一件苦差事。最終,姚曉光被選中了。

他從騰訊上海要了一支專門研究手遊,但幾乎沒有任何產品經驗的團隊,成立了一個新的手遊工作室,取名“天美藝遊”。後來,這個團隊研發出了國民爆款遊戲天天酷跑和天天愛消除,風靡一時。

此後,姚曉光接管的工作室也越來越多。2014 年八大工作室重組,改成四大工作室群,琳瑯、天美藝遊和臥龍工作室都並到天美,由姚曉光總負責。

與姚曉光旗鼓相當的是陳宇,他接管光子工作室群,由原量子工作室和光速工作室組成。陳宇通過引入CF擠進了重度遊戲領域,此後推出的全民飛機大戰和全民突擊兩大遊戲相繼發力,長居暢銷遊戲榜首位置。

這兩個工作室群擁有著整個騰訊互娛最好的團隊資源和研發實力,姚曉光和陳宇也成為騰訊互娛開疆拓土的先驅者。

隨著4G網絡普及程度加深,端遊手遊化的趨勢愈發明顯,而國內在端遊上最火的遊戲類型MOBA(多人在線戰術競技遊戲),一直以來都沒有一款成功的作品,姚曉光和陳宇同時盯上了這塊肥肉。

姚曉光帶領著天美工作室群中的臥龍團隊經過7個月的研發,做出了一款手遊版MOBA——英雄戰跡,即王者榮耀的前身。與此同時,光子工作室也推出了一款手遊版MOBA——全民超神。機緣巧合的是,這兩款遊戲在同一天開啟測試。然而,英雄戰跡測試數據慘淡,騰訊互娛開始將資源往光子工作室偏移,臥龍團隊也被戲稱為“醬油型工作室”。

為了扭轉局勢,姚曉光把英雄戰跡回爐重造。首先將3V3模式改成5V5,接著給遊戲做減法去掉了養成系統,一個月後再次上線,遊戲也改名為王者榮耀。

重新上線的王者榮耀打起了反擊戰。

在界面和系統設計上,與端遊英雄聯盟無縫銜接,玩家能夠輕松上手;同時,遊戲中的英雄都是玩家耳熟能詳的世界歷史知名人物和遊戲中的知名人物,更接地氣。

“臥薪嘗膽”後的王者榮耀開始不斷吸納新的玩家,用戶激增。2015年11月底,日活躍用戶率先超過500萬。騰訊開始重視王者榮耀,資源也向其傾斜,QQ和微信都為其引流。

截止2016年底,王者榮耀已經擁有超過2億註冊用戶,日活躍用戶達到8000萬,成功進入騰訊名品堂。

而由於冗雜的養成系統和欠缺風格的英雄設計,全民超神敗下陣來,排名一落千丈。

繞不開的對手

在中國遊戲市場中,騰訊和網易兩大巨頭占了60%的市場份額。網上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話:中國遊戲市場只有騰訊、網易和其他三大玩家。

騰訊和網易在遊戲上的對戰由來已久。在熱門遊戲收入榜單前10名中,騰訊與網易的產品長期占據6~8席。其中,騰訊數量較多,而網易往往在頭部霸榜。

長期以來,騰訊和網易的遊戲各具特色。騰訊重發行,產品多為代理,如上古世紀、天堂、英雄聯盟等;自有產品以輕度休閑為主,如QQ飛車。網易則重研發,專註於少而精的重度遊戲,如夢幻西遊、倩女幽魂、大話西遊等。

2015年,網易憑借夢幻西遊和大話西遊兩款手遊實現了月均近8億元的收入,前者更是霸占App Store中國區暢銷榜榜首超一年之久。

對比兩家的產品,騰訊的優勢在於龐大的用戶基數,但缺乏盈利能力更強的重度作品,使得騰訊難以掌握整個市場。而網易自研的遊戲多為MMORPG或回合制RPG重度遊戲,這類產品遊戲盈利能力越來越高,這也是網易收入能反超騰訊的關鍵因素。

面對勁敵,騰訊開始改變策略,推出精品3.0戰略,聚焦高品質精品手遊。一方面控制每個季度的遊戲發行數量,與網易持平;另一方面,與西山居、巨人、暢遊和盛大合作,分別推出劍俠情緣、征途、新天龍八部和傳奇世界四款網遊。

網易也開始向騰訊進軍。騰訊推出天天愛消除和天天酷跑,網易隨後便跟進推出碎碎曲奇、貓和老鼠。此外,網易還做起了代理,公布了最強軍團、戰意、勁舞團和HIT等9款代理產品。

雙方的正面交鋒出現在2016年。

3.webp (1)

網易遊戲陰陽師

2016年9月,網易上線手遊陰陽師,一個月後超越王者榮耀,霸占各大手遊暢銷榜榜首數月,日活躍用戶超過1000萬。但2017年春節之後,陰陽師開始顯出疲態,增速放緩,王者榮耀卻穩步上升。從近期的App Store排行榜來看,王者榮耀仍舊霸占榜首,陰陽師卻落到了5名之後。

縱觀陰陽師與王者榮耀,各有優缺點。

陰陽師畫風唯美,劇情跌宕起伏,配樂動聽,配音還集齊了CV界的大咖,多種玩法也適合更廣泛的人群;但由於其屬於養成式遊戲,耗費時間漫長,遊戲體驗重複導致一些玩家最終放棄。

王者榮耀操作簡單,容易上手,側重團隊作戰,取勝的關鍵在於技術與策略搭配;但玩法與英雄聯盟極為相似,遊戲內容深度不足。

歸根結底,遊戲是一種體驗,誰能為玩家提供更好的體驗,獲勝的幾率也就越大。騰訊與網易的遊戲對戰並沒有就此結束。

質疑:賺小孩的錢?

次可愛

光環與爭議總是如影隨形。

當王者榮耀登上全球蘋果用戶iOS手遊收入榜第一位,其負面新聞也隨之而來。《深圳11歲少年玩王者榮耀,3個月花光全家多年積蓄》、《小女孩玩王者榮耀,居然充值11萬》等新聞,紛紛指責騰訊遊戲賺小孩的錢。

王者榮耀也被戲稱為“農藥”。其基本覆蓋了各個年齡段的人,大到爺爺級別的老男人陪孫子玩,小到一二年級的小朋友就拿著手機秀。其中,15歲以下的小學生備受爭議。

4.webp (1)

王者榮耀也被戲稱為“農藥”

對此,騰訊遊戲推出了成長守護平臺,美其名曰是一款協助家長幫助孩子培養健康遊戲習慣的產品。實際上,在多數人看來,這是一種“借家長之手變相圈錢的手段”。

“成長守護平臺”的機制主要是通過綁定孩子的微信或者QQ,進而可以監視孩子玩遊戲的情況,甚至可以一鍵禁止孩子玩遊戲。

但這種機制背後的bug早被孩子們發現。家長一鍵禁止了小孩子的遊戲帳號,等同於把該帳號作了一段時間的封號處理,小孩子為了玩這個遊戲,就不得不重新註冊新的帳號,而新的帳號里面的英雄和皮膚少之又少,怎麽辦?只能沖錢買。

騰訊一邊無門檻無限制的發放QQ號,一邊卻在說通過限制QQ號來限制孩子們玩遊戲的時間,這種自相矛盾的做法實在令人費解。

回到遊戲中來看,大多數競技類遊戲都是“人民幣玩家碾壓全場”。在王者榮耀里,錢分為金幣、鉆石和點券三類,前兩者都可以靠經驗積累,只有點券需要人民幣兌換;遊戲中可以購買的是英雄、技能和皮膚,其中只有買皮膚必須花錢。

實際上這屬於騰訊消費的老路數。早年用Q幣買QQ皮膚,裝扮頭像;後來將這種玩法轉換到遊戲中,地下城與勇士需要花錢買裝備提升技能,英雄聯盟需要花錢買英雄皮膚,王者榮耀也不例外。

實際上,騰訊遊戲對低年齡段玩家的營銷做得很透徹。從地下城與勇士到英雄聯盟,再到王者榮耀,玩家都不乏低年齡段的用戶,騰訊利用孩子的攀比心,不斷出售新的皮膚;利用孩子的叛逆性格,讓孩子與家長在遊戲中周旋。

好可愛!!!!!

寫在最後

古人雲:“王者之兵,勝而不驕,敗而不怨。勝而不驕者,術明也;敗而不怨者,知所失也。”

從“打醬油”到一季度創收30億元,從被網易遊戲碾壓到躍居榜首,王者榮耀一次又一次完成逆襲,榮耀加身。但對騰訊來說,在賺得盆滿缽滿之余,或許應該去思考,如何讓遊戲成為孩子的“啟蒙老師”,在遊戲中學會思維與策略,而不是將遊戲當成炫耀的資本。

註:資料綜合整理自網絡

遊戲 騰訊 王者榮耀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