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7-06/1125135.html

每經記者 趙娜  實習記者 劉春山 每經編輯 余冬梅

幾年前,盛大文學多次沖擊IPO,均以失敗告終。而現在,國內文學第一股可能終於要來了。

73日,由騰訊文學+盛大文學“整合”而來的閱文集團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與盛大文學相比,閱文集團謀求上市的時間點或許更加正確。發源於閱文平臺的《甄嬛傳》《步步驚心》《瑯琊榜》《鬼吹燈》等影視劇一個比一個火熱,大IP的興起,也讓IP誕生的源頭——閱文集團成功崛起。

令人意外的是,閱文集團坐擁巨大的IP資源,尤其是IP收益更是讓人大跌眼鏡。最近三年財務報表顯示,閱文集團2014、2015、2016年營收分別為:4.66億、16.06、25.68億元人民幣,總營收保持高速增長。但閱文集團的利潤率卻一直不好,2014年虧損凈額2113萬元;2015年虧損3.542億;近三年唯一實現盈利的2016年,純利潤為3036萬元,利潤率僅為1.2%

擁有中國88%網文作家

73日,閱文集團正式向香港證券交易所提交招股書,脫離於騰訊控股獨立上市。招股書顯示,閱文集團此次赴港IPO計劃發售15%股份,騰訊仍然持有附屬公司閱文集團65.38%股權。

2015年初,騰訊50億元收購盛大文學,正式成立子公司閱文集團,依舊延續網絡文學平臺運營主業。在網絡文學領域,無論是在分發平臺上還是內容體量、IP級上,閱文集團都具有領先優勢。易觀2015年數據表明,閱文集團擁有網絡文學作品超過70%的市場份額。

文化產業分析師朱嘉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看好閱文集團的未來。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數據顯示,中國網絡文學閱讀人次達到3.3億人,龐大的用戶規模支持起網文經濟的蓬勃發展。另據艾瑞咨詢調查報告,超過8成的網文讀者考慮觀看網絡小說改編的電影、電視,顯示出網絡文學粉絲經濟空間巨大。

閱文集團招股書顯示,截至到201612月,公司旗下擁有作家530萬人,占中國全部網文作家的88.3%,幾乎呈壟斷中國網絡文學創作之源之勢;另一方面,大批優秀作家同樣也是閱文的命門所在。“倘若我們未能持續吸引及挽留作家,特別是知名作家,及未能維持與重要作家的業務聯系,我們的前景及財務業績可能受到不利影響。”閱文集團招股書“風險因素”部分中提到。

寫手是網絡文學平臺的命門,這些平臺對知名寫手的爭奪也是愈發激烈,一位閱文平臺的作者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擁有眾多“大神”級作者的閱文經常會出現被挖角的情況,3倍到4倍的挖角價值屬於行業開出的平均值。

今年6月,閱文還透露將投入2億元培育頭部內容。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上海戲劇學院教授石川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投入巨資扶持寫手就如同撒大網,簽約一百個寫手,只要成一兩個作家能成就把其他九十九個的虧損補回來了。

經營成本高企

雖然手握優勢籌碼,目前閱文網絡文學經營並沒有帶來過多的盈利。近三年業績報告中,閱文集團總收入增速明顯,2015年的收入是2014年的三倍,2016年收入同比增速59.1%,達到25.68億元人民幣。但集團在2016年才實現了盈利,數額約為3000萬人民幣,純利率為1.2%20142015年一直處於虧損狀態。

和其他中國網絡文學平臺一樣,網站讀者付費和版權運作是閱文集團的主要收入來源,廣告、遊戲等其他收入占比很小。業績報表顯示,讀者在線閱讀一直是閱文集團營收的大頭,2014年的時候,閱文集團在線閱讀收入占比高達97%,接下來的20152016年下降到60.5%77.1%,仍然是主要收入來源。

單一營收來源,使得閱文集團和其他網絡文學平臺盈利模式同質化。加入騰訊後,這一局面得以扭轉,中智博文、聚石文化、華文天下一批傳統出版企業為閱文的多元化發展提供了新出路,最近兩年閱文紙質圖書年收入維持在2.2億左右。

另一方面則是成倍增長的經營成本,閱文集團招股書顯示,2014年到2016年間,主營業務內容成本投入從1.9億增長到8.38億,幾乎翻了兩番。好在,內容成本在主營業務成本構成所占比例呈下降趨勢。

閱文集團2016年利潤率僅1.2%,和其推廣、廣告開支大幅度增加不無關系。閱文集團平臺內容推廣成本所在比例從2014年的6.2%增長到2016年的19.2%2016年全年廣告推廣費用高達近5億人民幣。2016年閱文各網絡文學在線平臺分銷成本也增加明顯,為前兩年的兩倍多。至於閱文與騰訊在流量上的合作是怎麽樣的一個情況?內部會不會有一個結算機制?這些問題閱文集團相關人員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一切以公告為準。

IP收益大跌眼鏡

Frost &Sullivan的調查數據顯示,2016年在中國發行的由網絡文學改編的動漫、影視作品中,票房最高的前20部電影里,閱文占據13部,2016年十大最高搜索網絡文學作品中,閱文獨占9部。《鬼吹燈之尋龍訣》、《擇天記》、《鬥破蒼穹》、《全職高手》等都是來自閱文平臺的超級IP,作為打通下遊動漫、電影、電視劇、遊戲的源頭,閱文集團可以說是擁有絕對的IP優勢。

作為中國最大網絡文學上市第一股,閱文集團擁有眾多超級IP。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發現,版權運作收入在閱文的總收入中占比近10%左右,遠不及在線付費閱讀。

20168月,艾瑞咨詢《2016年中國獨角獸企業估值榜》對閱文集團給出了20億美金的估值,閱文集團CEO吳文輝公開表示閱文的價值被嚴重低估。石川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IP只是一個商業概念,不是文學概念也不是文化概念。IP要轉換成影視、遊戲等衍生品,其實面臨很大風險,尤其價格被炒得越高,風險越大。目前中國版權經營剛剛起步,IP運營績效不明顯,轉換率不高很正常。

為了更大化IP的價值,閱文也在做著更多的嘗試。今年619日,閱文集團與騰訊影業、騰訊遊戲及萬達影視共同成立合資公司,力求打通產業上下遊,從創意源頭到最終消費場景進行全覆蓋,放大閱文的價值。

“想把IP做大,眼睛光盯著IP是不行的,必須回歸創作本身。這道理就像你想要紅酒賣的好就得先種出好葡萄一樣。現在大家都在搶紅酒,但會種葡萄的人太少。這是目前中國IP的最大問題。”石川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