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新聞指中遠海運控股及東方海外國際聯合公布,中遠海運將收購東方海外,而每股東方海外國際股份為$78.67現金,全面收購總金額接近500億元。未知大家對此新聞有何意見,近年梁特首在任期間,不少人對董伯伯的感覺好像突然變得不錯,但特首換屆前後,再看到這消息,大家對董伯伯不滿的情緒又出來了。




看到這篇有關500億元的文章,泛起不少對董伯伯的感覺,未知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件事情呢?數碼港?迪士尼?八萬五?金融風暴?沙士?負資產?七一大遊行?腳痛下台?好似無件事情值得回億。我對其中一件事則很有印象,亦令我更珍惜生命。

大家可記得斌仔?他於2003年、2004年曾先後去信當時的特首董伯伯,表示希望「有尊嚴地結束生命」,要求安樂死。此舉令社會關注事件,傳媒都追訪這位斌仔。記得當時斌仔全身癱瘓,只依附著一個活著的身軀,每天在等什麼呢?

斌仔已經在五年前過身,他當年需要寫出這封信,反映他連自殺的能力也沒有,對生命完全失去希望,又無能力了結,想一想這個處境都覺心寒。香港法律並不容許安樂死,斌仔成功令我們關注這一批病人,讓我們更珍惜健康。

近期看了網上講座影片,非常有意思,談及非常沉重的問題,是有關生死。特別的是講座由每天接觸死亡的醫生去主講,對一般人來說,這是很遙遠的命題,但其實我們又需要認真面對,追求美滿人生,也是價值投資者的最終目的。

講者莫醫生本身是肺癌專家,他所說的故事以自己做第一身,講到最後很感性,我特別留意他在影片中哽咽一刻,正是談及他去世的媽媽,指臨別時的願望,是跟媽媽道別。

當人生走到最後一段路時,不少人會傾盡家財,為找名醫,以求續命,莫醫生眼見不少這些例子,但絕大多數最後還是過身,只不過臨死時被他人一次過騙走家財。他的建議是另類醫法是可以嘗試,但不要花太多錢,反而多花精神時間到家人朋友處,珍惜最後生命時光。

莫醫生都有談及安樂死的知識,在法律上,謀殺是有定義的,需要符合三點,intention to kill、action to kill、resulted in death,如果醫生主動加入藥物令病人安樂死,即有意圖去殺人、有殺人行為、最後令他人死亡,這算是謀殺了。安樂死在香港仍被視為謀殺,是不合法的。

而今天醫生會做的,最多會減少用藥,或增加止痛藥劑量,但決不會打支毒針讓病人死亡。這有助避免不少情況,如安樂死合法化之後,可能會被利用法律保護而行使內臟買賣、爭遺產等問題。

講座還有令我頗欣賞的地方,就是莫醫生說出了中西醫兩者最大的不同。當時他說得很好,作為西醫的他並沒有踩低中醫,反而用今天的知識去理解中醫的演化,指當年的科學定義跟今天不一樣。

今天不少人談及中西醫合壁,而難處在於西醫追求科學,要做研究,拿數據支持。例如中醫的藥效是否有幫助,一定在病人身上做足夠多的試驗,有足夠數據才行。困難在於未必有大量病人願意做試驗,連拿又苦又黑的比對劑也不容易。

今天的醫學與科學非常嚴謹,不能說一句有效就是有效,希望日後真的能看見中西醫合壁的成果。大家有興趣不妨看看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Q3E5Q3yZcE&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董伯伯那七年多的施政,不知有多少人對當年安樂死這則新聞印象深刻,你又對哪事件印象深刻,不妨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