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魔術師裸辭之後,有幾晚竟然發夢見到同老父商量何去何從(老父當然是傳統「工資奴」的代表,會「責問」魔術師點解咁「任性」)。醒返諗諗下,做咗咁多年嘢,積累下來的壓力,真係唔講得少。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