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3  NM

《壹週刊》早前揭露,滙豐信託董事總經理Paulina Lau(Lau Sin Yee),是鷹君爭產的關鍵人物,當時滙豐回覆本刊指會積極抗辯。不過事件再有意想不到發展,被推薦加入鷹君董事局的Paulina Lau,突然因私人理由將於八月離職。本刊再發現,八四年羅鷹石及羅老太成立信託基金、並由滙豐管理時,有訂明信託內一成資產作慈善用途,為數逾億。但現在就連羅老太,也無權知道基金捐贈的程序及捐款去向。

就Paulina Lau離開滙豐信託一事,鷹君主席羅嘉瑞曾回應指,事前並不知道Paulina Lau辭任,僅是應傳媒查詢向滙豐查證,才得知她即將離職。他又指滙豐信託是專業管理團隊,相信個別人士的去留,不會影響鷹君管理業務及家族信託基金運作。Paulina Lau的爭議,在二○一五年時,鷹君的提名委員會,曾提議委任她為鷹君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有人曾質疑會否有角色衝突。Paulina Lau其後向證監會填寫表格申明,並沒有任何角色衝突,但最後她因私人原因未有加入鷹君董事局。

羅老太都唔知

據悉,八四年羅鷹石及羅老太「拍板」找滙豐管理家族信託時,聲明意願之一,是將家族信託百分之十的資產,作慈善用途,現時資金數億元。但原來羅氏絕大部分家族成員,對這慈善的詳情及運作都無認識,包括羅老太。而羅老太過去一年向滙豐要求索取捐款報告,都未有下文。於一○年,當時尚未有爭產風波的羅家,成立「羅鷹石慈慧基金」,並由鷹君主席羅嘉瑞,出任「羅鷹石慈慧基金諮詢委員會主席」。相較其他同樣是名人成立的慈善基金,如李嘉誠基金會,這個羅鷹石慈慧基金明顯低調得多。記者再發現,羅鷹石慈慧基金轄下設有一非牟利機構名為「慈慧幼苗」。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慈慧幼苗」於二○一四年成立,公司董事為羅嘉瑞及其兒子羅俊謙,此外並無其他羅氏成員。根據財務報表,公司在二○一四年六月至二○一五年九月,只收到約七百七十萬捐款(Donations received)。而扣除基本開支等,該年共捐出約三百九十三萬(Donaiton expense),盈餘只有三百多萬,惟財務報表一樣沒有披露捐助的機構、詳情及盈餘用途等。羅老太身邊人引述她指:「咁究竟滙豐話做慈善嘅錢去咗邊?點解我哋嘅羅鷹石慈慧基金,幾乎無收過滙豐嘅捐款?」

20堂千二蚊

現時在慈慧幼苗旗下,有一間「慈慧幼苗親子學堂」,位於鷹君中心商場地下。記者進內參觀及向職員了解,該中心主要向父母提供育兒課程「教兒樂」,非會員費用為一千二百元,會員費用則是六百元加六百積分。課程共二十堂,每堂兩小時,內容主要是管教方法、學前概念及改善親子關係等。職員指:「收費都係作行政用途。」二○一三年,羅鷹石慈慧基金曾資助理工大學的梁敏教授、及香港大學曾潔雯博士,進行有關幼兒家長教導方式的研究,而該研究結果正是「教兒樂」。記者聯絡過梁敏教授,了解當時資助詳情,她指當初是慈慧基金主動經社聯聯絡她們,並跟羅嘉瑞進行會面,「互相講解自己理念,他告訴我們他的要求,又講吓我們以前做過什麼,然後大家談談之後可以如何進行。他是有心的,想研究一些東西供小朋友家長使用,因為覺得是重要,所以大家向這個方向進行。」她說沒有見過其他羅氏成員,只見過羅嘉瑞,又指不太記得資助金額,着記者向慈慧基金一方查詢。基金的受惠對象,還包括在內地成立的幼兒學校、香港保良局所舉辦的「親子飯堂」,及由前藝員龐秋雁及其妹妹胡龐倩渝所成立的「音樂兒童」基金會等等。慈慧幼苗及羅鷹石慈慧基金同屬稅務局「獲豁免繳稅的慈善機構及慈善信託」。據知,羅嘉瑞另有一個以自己命名的慈善基金。

內容不公開

羅老太曾向滙豐要求一份詳細的慈善活動報告,但不得要領。有律師指,這視乎信託基金成立時的章程或條例,「一般有一個機制,哪些人可以看,不可以看,哪些人可以問,哪些人可能問都無得問!要睇條例了解他是否有權看,可以說雖然你是指定收益人,但沒有權看。」他補充,如果有需要,可以通過法庭取得命令去閱覽,但要有足夠理據及合理懷疑,證明(不讓他看)對其有損害或不公平,「有時法庭覺得,指明不讓你看是內部的事,除非可以證明是有作弊。」

收幾億息

事有湊巧,在滙豐Paulina Lau離職消息傳出後,鷹君旗下冠君於即晚公布,研究出售朗豪坊辦公大樓物業之全部權益。不過,鷹君系「放口風」賣朗豪坊不是一兩天的事。早於二○○四年,負債逾百億元的鷹君已透露有意出售酒店以外的收租物業,當時市場人士猜測會是剛落成的朗豪坊寫字樓。到○五年,鷹君終賣出物業四樓層,包括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及五十五樓,所以樓高五十九層的朗豪坊寫字樓,其實只有五十五層可供出售,面積約七十萬三千平方呎。中原工商鋪董事總經理潘志明認為,綜合樓層、景觀及配套等因素,朗豪坊寫字樓呎價或會達到萬六至二萬,「今天寫字樓的價格是近十年高位,市況較樂觀,而且價格累積一定升幅。如果選擇在這個時間出售,我自己覺得在價格上未嘗不可。」以萬六至二萬呎價計算,整幢大廈值約一百至一百四十億。若物業最終以一百四十億賣出,並將所得款項全數以特別股息分派給股東,冠君每股可最多分派特別股息約二元四角。中信里昂估計,鷹君隨後向股東派發的特別股息可達每股三元,而羅嘉瑞個人可收息三億六千萬。不過,新鴻基金融財富管理策略師溫傑,不同意鷹君會跟隨冠君派息,「始終現時也有股權爭拗,管理層或董事局是否會一致通過派息,這不是羅嘉瑞說了算。要由冠君派息推敲至他(羅嘉瑞)得到股息後,再回購增加持股,這個可能『遠咗』。」姑勿論如何,羅老太的心願,是家族各人團結在一起,將家族資產發展至千秋萬代;羅嘉瑞若出售朗豪坊,與其心願愈走愈遠。

撰文:王敬蓮攝影:財經組協力:李海澄ed_bn@nextdigital.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