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719/164213.shtml

羅永浩之怒:爬過生死線
互聯網指北 互聯網指北

羅永浩之怒:爬過生死線

不再站著、不再驕傲,在嚴酷的生死線面前,老羅選擇了爬著過去。

來源 | 互聯網指北(ID:hlwzhibei)

作者 | 互聯網指北

羅永浩(又)怒了。

起因是有獨立開發者指出錘子科技的BingBang功能抄襲了他的“Pin”,並稱 “從想法到交互,相似程度都只能用無恥來形容”,希望用這樣的事實“把(被抄襲)的這份‘惡心’丟還給他”。

憑借錘子科技的話題影響力,再加上“錘黑”的鼓吹,這件事成了上周末最大行業熱點,羅永浩也以平均每小時2條微博的更新頻次開始了危機公關。

然而即便是考慮到老羅是一個非常忙但卻一貫“來之必戰”的火爆性格,對於這件事的處理似乎還是有些用力過猛了:

“除了常規的舉證辟謠外,老羅將另一個槍口對準了“媒體人”——他希望那些“錯怪”錘子科技的媒體或個人主動在微博下留言道歉,以誠懇地獲得來自錘子科技的原諒”。

——這種以品牌作為賭註的公關博弈策略,顯然配不上一個無關硬件體驗,也不影響整體系統環境的功能。

羅永浩將自己的這種情緒定義為“冷靜溫和、嬉笑不怒罵的做了些澄清”,但小題大做的背後或許是身處“生死線”的驚心動魄,和只能爬過生死線的膽戰心驚。

一家實現價值觀的科技公司

快播庭審上的那句充滿geek範兒的“技術無罪”至今還為人津津樂道。支持者們相信,技術僅僅是為用戶的發揮創造提供了一個開放平臺,其本身站在一個絕對中立的位置,並不扮演對外輸送價值觀的角色。

這句話還有了升級版。

來自於備受智能算法技術的今日頭條。在面對“low”、“沒有調性”、“擦邊博眼球”等質疑時,張一鳴堅定地表示“算法沒有價值觀”,自信地表達出對自己產品團隊的充分信任。

質疑的聲音也不小,最直接的回應來自於豌豆莢的聯合創始人王俊煜。他覺得一種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肯是有所追求的,比如這個技術可以幫助人們“直面現實,而不是沈迷於現實,不斷放大人性的弱點”,因此也得出了結論,“技術是有價值觀的。”

不過爭論歸爭論,無論快播、今日頭條、豌豆莢如今有著怎樣不同的現實境遇,在這個問題上他們起碼擁有著一個共同的出發點:

“技術為核心,價值觀形而上。也就是說,價值觀是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後的情緒追求,技術是所有產品安身立命之本。”

顯然這個規則並不適用於錘子科技。

作為錘子手機項目的最終負責人,老羅曾經將三分之一的發布會時間,投入到了產品的工業設計品鑒當中。

作為一個立誌改變行業結構的顛覆者,老羅曾經分配了發布會三分之一的權重,向用戶們展示他為錘子/堅果精心設計的系統部件和小功能。

作為一家科技公司的老板,老羅將大部分的發布會爆點,選擇以段子或者雞湯的形式進行表現……

這些錘子科技歷史進程上的重要節點告訴我們,技術與價值觀並不一定是“成就與被成就”的關系。如果創業者前期有足夠積累,如果創業者善於拿捏公眾情緒的痛點,那麽“價值觀”也是可以代替技術成為產品內核的。

所以即使質疑的是整條產品線之下,一個用於額外加分的技術副產品,即便目前可能受到影響、正在主推的旗艦機型只是價值不過2000的中低端手機,甚至肯定了老羅引以為傲的設計團隊,老羅依舊有理由大動幹戈:

硬件無法體現價值、系統無法體現價值,情懷成為了唯一能驅動錘粉們買單的價值所在,而抄襲這種行為顯然否定了這樣的價值觀——傷害了錘子的生死線,當然要:發微博。

無法站著過的生死線

其實生死線有兩種,一種是自認為的生死線,另一種是市場規則下的生死線。前者是創業公司的浪漫主義情懷,後者是創業公司的現實主義悲哀。

當然從理論上講,這兩種生死線可以兼得。

只不過這種兼得的前提有很多前置條件,比如市場的足夠耐心(比如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尤其是Model 3),比如本身的足夠實力(比如三紅危機下的Xbox,和強行續命的鮑爾默)。

如果沒有這些前置條件,或者創業者混亂了這兩條生死線的優先次序,生死線效應都會導致不可逆轉的嚴重後果,而諾基亞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諾基亞宣布被收購之後的幾年時間里,人們為埃洛普投奔微軟陣營找了許多可歌可泣的理由,其中最令人信服且流傳度最廣的說法是:

“當慣了行業老大的諾基亞不甘於屈居安卓陣營,他們希望將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在保證行業內足夠話語權的情況下,繼續以“直營”的方式保持品控,所以投奔WP陣營是無奈卻也必然做出的選擇。”

然而被人們忽略的是,在微軟完成收購諾基亞以前,已經投靠WP陣型的諾基亞也已經慘淡到依靠低端功能機來維持出貨量;而在接盤之前,WP陣型中也只剩下了HTC、聯想等二三線品牌作為底牌,微軟在與蘋果、谷歌的手機操作系統之爭中已經呈現全面塌陷的趨勢。 

所以2013年決定那筆交易完成的真正生死線,並不是諾基亞作為行業老大的天生驕傲,而是擺在銷量層面上赤裸裸的數字。而同在2013年推出第一款產品Smartisan OS的錘子科技,在浪漫情懷了四年之後也終於想清楚了生死線的問題。

於是到了2017年的春季新品發布會,例行晚點的老羅脫口秀+發布會現場BUG頻出的保留節目之外,壓軸演講居然留給了一個說著標準商務普通話的中年男人。

——他既不是某設計大師,也不是某技術大牛,更不是不忘初心的錘粉,而是京東集團副總裁、3C事業部總裁胡勝利——這象征著一份電商包銷40萬臺的大訂單。

要知道一個月後,胡勝利同樣的打扮、同樣的語氣、同樣的表情出席了微軟新品發布會,手捧著Surface Pro 2017,微笑著暢談著這款產品的光明前景,和此前在老羅身邊的樣子並沒有什麽區別,也從側面將老羅推向了“匠人”的對立面。

是的,不再站著、不再驕傲,在嚴酷的生死線面前,老羅選擇了爬著過去。

誰最該給羅永浩道歉?

連發24條澄清微博期間,羅永浩置頂了一條微博,大體意思是希望那些誤解、錯怪了錘子科技“抄襲”、“效仿”的媒體或個人在他的微博下留言道歉。同時他也表示,道歉不僅是為了獲得錘子科技的原諒,更是為了讓“剛走進社會的年輕人對人性抱有希望”。

這句話顯然是說兩撥人聽的。

第一撥人,老羅不知道該怎麽說,似乎也說不得。

這撥人給了老羅足夠大的動力,讓老羅在夢想里擁有了一個價值觀帶動消費的完美市場,甘願一次又一次地不斷試錯;也正是這些人稱為了老羅足夠大的壓力,讓他再也沒有力量站著交出他們理想中的產品,只能爬著邁過生死線,為不知道還屬不屬於自己夢想的產品續上一秒。

當然,這種解讀肯定也可能屬於妄加猜測。但為什麽老羅一方面覺得“品牌不應該敦促媒體道歉”這句話很有道理,一方面又僅僅是取消置頂,而舍不得撤回或刪除呢?

所以羅老師只能旗幟鮮明地打倒另一撥人——“媒體人”。然而羅老師溫和之下又踩過了和媒體相處的生死線,媒體在沒有捏造和誹謗只是傳播的時候,你讓媒體道歉?換來的結果只能是被群嘲,這不在微信群里面已經有程序員做出來一個開源的道歉程序,羅老師怒氣之錘打到了棉球上,哎。

51

1

9

0

直播、問答、摔手機、上訪談,拼盡全力折騰出藍綠大廠一周銷量的老羅,爬到了生死線的彼岸,也慢慢模糊了自己搏命翻越的初衷。

“價值觀”是一根細細的紅線,羅老師在這頭,羅總裁在那頭。

羅永浩 錘子科技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