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6-9  NM




香港很難再有另一間「雅芳婷」。 「地產商賺到盡,租金咁貴,我哋有品牌都租唔到,年輕人連敲門嘅機會都冇,點創業?仲話做李嘉誠?」六十五歲的許章榮句句有火,他是香港寥寥可數的工業 家,一手創辦雅芳婷,由山寨廠起家,去年銷售額達十億元,七成來自內地市場。創業難,守業更難,賭仔性格的許章榮自詡膽大,先是逆市投資逾四億元,在山 東、惠州建廠,為突圍,最新搞作是引入「獨家」樹木纖維生產床品,並親自帶團到奧地利取經。本刊隨團直擊,由許章榮親自道出雅芳婷的最新布陣。

踏入夏令,奧地利晚上九點多,天才剛黑。一行十九人的奧地利考察團,在維也納市中心一間酒莊餐廳內,圍着長木桌吃飯。脫下西裝的許章榮,拿着酒杯滿場飛, 這邊鬥完酒,那邊已摘下眼鏡,與一班香港百貨公司女營業代表搭膊拍照,又笑又鬧。中場休息,許章榮摸着肚子,逕自爬上一邊的木桌上躺着,一會兒又跳下來, 鬼馬地將葡萄汁加入水中扮酒,再大搖大擺加入戰團。今天,考察團清早就出發去參觀奧地利蘭精集團的總部,由蘭精大中華區銷售總監陳榮輝帶隊,團裡除了雅芳 婷的員工﹑香港百貨代表,還有來自廣州﹑東莞及中山等地的加盟商。去年十二月,雅芳婷與蘭精簽約,取得最新樹木纖維品種ProModal(天絲代爾),大 中華區家紡業的獨家代理。參觀蘭精廠房時,帶着安全帽的許章榮,全程跟在工程師旁,表現得興致勃勃。「ProModal原本只係用來做服裝,許生第一個諗 到用喺家紡,係全球第一家。」陳榮輝送上高帽,一旁的許章榮回敬道﹕「呢隻係天然纖維,生產過程乾淨到不得了,質量同最高級嘅棉差唔多。棉花間間有,好極 都係差唔多,但呢隻新纖維,講明係獨家,咁先可以跑贏人哋。」

「木製」床品突圍

合約為期三年,蘭精供應纖維,由雙方允許的紡紗及織布廠製成布料後,再交予雅芳婷生產,新產品今年七月才面世。但未參觀廠房,許章榮已捉住蘭精全球銷售總 監Andreas Dorner,用盡「有限公司」的英文,要求增加纖維訂單數量。「除了床品,毛巾﹑絲巾﹑頸巾都可以做,但你要俾多啲纖維。」行程中,許章榮多次向蘭精代 表陳榮輝強調,已預留一億資金來發展。「內地棉花有配額兼『海鮮價』,一時三萬(每噸,人民幣計),一時三萬五,一時兩萬,升上去又死,跌落來又死,望天 打卦,不如搵你哋(蘭精)傾,價錢﹑供貨穩定,條數易計啲。」許章榮三﹑四年前已開始找新纖維,近年大熱的磁石﹑天年素及紅外線床品,他都研究過,但通通 「唔落疊」。「我去問磁石廠,佢哋話淨係供貨,唔知有咩功能;至於天年素,話將礦物質擦喺布上面,有病醫病,冇病強身,好神奇﹗」許章榮最後睇中樹木纖 維,買了批用蘭精纖維做的布,試做床品,並拿去化驗。「拉力測試﹑透氣度都證明係好嘢。」去年八月上海家紡展,許章榮拿着布辦和化驗報告,去蘭精的攤位找 陳榮輝,要求做獨家代理。「我做埋產品出來,仲有化驗報告,大家一拍即合。」針對新產品,雅芳婷計劃下半年在中﹑港兩地增設五十至一百間分店,更打算在奧 地利薩爾斯堡及維也納開店。「加強品牌嘅奧地利色彩,叫蘭精分擔租金,佢哋都有宣傳效應。」維也納行程最後一天,許章榮已急不及待帶着兩名管理層往市中心 睇鋪。

開鋪遇霸權

除了ProModal,許章榮還有另一秘密武器,就是剛研發成功的新一代智能枕「Up & Down」。○○年推出的智能枕是許章榮最得意的發明之一,曾摘下瑞士日內瓦「國家發明金獎」等獎項,為他帶來「枕頭大王」之譽,但過去數年,卻甚少宣 傳,許承認「賣得唔多」。「以前產品單調,賣成千蚊個,我親自喺鋪頭sell過,有個客慕名而來,但最後只係揀咗個二百幾蚊的側睡寶。」許章榮指枕頭系列 已增至六個,配合第三代「電腦枕頭掃描器」,時機成熟,計劃年底開設專門店「Dr. Pillow」,內地稱為「枕頭博士」。兩個新品牌均蓄勢待發,租鋪成為一大難題。「最近青衣城話不同我哋續租,由佢開張第一日我就幫襯,冇欠租﹑冇違 規,要加租可以同我傾,但佢講都唔講就唔租,霸權到不得了,一點人情味都冇。」許章榮氣憤道,更指地產商才是通脹罪魁禍首。「大業主貪得無厭,租咁貴咪逼 鋪頭劏客囉。我哋就慘啦,二線變三線,三線變四線,係咁向後褪,顧客見你唔到,咪買少張被。」香港市場難發圍,過去十年,雅芳婷主攻內地市場,擁有約四百 五十間專門店及專櫃,八成是加盟商。香港有十二間專門店,及二十多個百貨專櫃,生意額佔集團總收入約三成。

雅芳婷代理的ProModal(天絲代爾),是由兩種樹木纖維Modal(木代爾,來自櫸木)及TENCEL(天絲,來自桉樹/尤加利樹)混配而成。一般 生產樹木纖維,會先將樹木去皮,切割成木碎片(圖一),再製成木漿,乾後質感如同紙張(圖二),最後提取成為纖維(圖三)。

押注四億建廠房

曾說開廠是「無底深潭」的許章榮,過去數年繼續「瞓身」將大部分賺返來的錢,重投雅芳婷。○五年,斥資三億元於山東濟寧市開設歐化印染廠,佔地五百畝,聘 用過千工人,是集團迄今最大投資。現時,雅芳婷所需的布料,只佔工廠兩成產能,另外就為其他品牌做OEM(代工生產)。「間廠舊年開始先唔使蝕。」許章榮 坦承,印染廠的能源開支特別大,每月單是煤及電支出,已要四百萬人民幣。但另一邊廂,他再擲逾億元,在廣東惠州建廠。這天,許章榮親自駕駛一百六十萬的 Benz房車,帶工程師和記者北上惠州,考察新廠房。十八萬呎的物流中心,今個月便正式啟用,廠房另預留土地,興建生產基地。許章榮仔細審視工程進度,臨 走前更「邀請」男攝影師「幫襯」工廠男廁。「個尿兜係不銹鋼,成萬蚊個,隔段時間會自動沖水,啲水來自我哋嘅儲水池,好環保o架。」許章榮笑說。

北上港商活字典

七十年代尾已北上設廠的許章榮,講起內地官場生態,瑯瑯上口。這次去奧地利,許章榮因留港接待山東濟寧市的書記和市長,遲了一天才出發。「佢管晒我哋,一 定要見。」那天,他帶着山東的廠長去接機。「推行李都有規定o架,市長幫書記推,接機的局長來到就幫市長推,你唔好搵個副局長來,唔夠班﹗呵呵。」許章榮 指當天有數間公司都派人去接機。「交換咗卡片一睇,冇人夠我大,唔夠我搶,即刻開口叫書記坐我車。」想和書記吃飯很難,許表示之前亦只吃過早餐,所以一個 小時的車程,已令其他公司「恨到不得了」。許章榮慨嘆,北上多年,「俾人賣豬仔,買錯廠,咩都試過。」最經典的包括投資逾億的海南廠房被政府拍賣出去。 「我哋承包咗間印染廠,政府賣地,連我哋廠都賣埋,買方要來收廠,我向中國司法部駐香港的律師投訴。」最後海口政府讓步,許章榮用數百萬買下工廠地皮,後 來周邊轉作商住地,印染廠成為投訴目標。「又示威又有記者來寫嘢,終於政府俾我哋唔使補地價,二千萬賣咗塊地。」地價賺咗,但搬廠昂貴,許章榮用四千萬在 青島買了間國營印染廠,怎知又撞板。「工人打慣國企工,春節乜節要送乜送物,又要雙工,仲有偷布好犀利,捉咗兩個,佢哋話﹕全廠都有份,點解你捉我?政府 原本有塊吉地俾我哋發展,點知又話變咗商住地,又要再搵地。」青島塊地前年拍賣,許章榮分了一億多人民幣。「只係夠運。」許無奈笑說。如今,許章榮指在內 地做廠,除了請工人難,最「唔順氣」是供社保。「僱主要俾多三成人工,但唔係直接落工人袋,係給政府,變咗另一項稅收,好唔合理。」

公屋出身與馬結緣

祖籍潮州揭陽的許章榮,一歲來港,落腳石硤尾,於八兄弟姊妹中排第二。家境清貧,十歲已在北河街賣煨魷魚,中學在崇真夜校讀書,勉強讀至中五,畢業後在家 庭用品公司做行街推銷員,一做十二年。至七三年,創辦「章記」,專做木棉花枕頭,供貨予國貨公司。八十年代初歐美品牌興起,公司改名「雅芳婷」,一洗土 氣。創業逾四十年,最難忘莫過於九七年八佰伴執笠。「以前家品店的老闆教我一覺得間零售店有唔妥,就要斬纜,否則盞攬住一齊死。」許章榮指功夫學到,關鍵 時卻使不出。「八佰伴執笠,一下子冇十幾個零售點,我哋堅持到最後一刻,結果責死大量存貨,仲有六百多萬貨款收唔返,差啲死。」許章榮說,這一役令他堅 信,凡事都要留一線。「好像投資山東廠,係好大膽o架,不過我計過數,就算蝕盡都唔會冇飯開,先去做。」許章榮工作投入,亦出名「玩得」。上週五約他在公 司拍照,精神奕奕的他自爆之前一晚和朋友在深水灣遊艇上打牌,玩至凌晨四時才離開。許章榮是馬主,有兩匹出賽馬,包括「枕住贏」﹑「睡得好」,另一匹「睡 眠科技」剛退役。每逢星期三﹑日賭馬日,許章榮大多在馬場。「每次買(落注)五﹑六萬,有馬出賽就十萬左右。」許章榮今年特別有運,連中兩次三T,有一百 二十多萬彩金落袋。「養馬唔係投資,係敗家,哈哈。」許章榮自嘲道。賭馬外亦愛騎馬,他在深圳西麗湖馬場養了四匹馬,包括已退役的「枕頭大王」。「我係香 港第一個馬主將退役馬送來深圳,仲自己騎番。」許章榮自豪道。騎完馬,例牌到福田的東方棕泉按摩「鬆一鬆」。最近,又迷上粵曲。這天歎完按摩,開車回港 時,許章榮跟着車上播放的唱片,高聲唱起來。「我學嘢好快。」許章榮總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