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加密代幣的資產穿梭於網絡世界,數以十萬計的投資者競相參與,ICO(首次代幣發行)融資正在掀起金融投資領域新浪潮。

公開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以來,全球ICO融資近13億美元,是2016年的5倍以上。在中國,今年上半年的ICO融資額超過26億元人民幣。日漸火爆的市場,吸引了大量的投資者參與其中,VC機構也試圖進入這一領域掘金。就在8月初,國內已有ICO私募基金成立。據了解,某地方政府也計劃成立基於區塊鏈的投資基金。

隨著ICO融資不斷走向火爆,其中存在價格波動、欺詐、流動性不足、洗錢等諸多潛在風險也引起了外界高度關註,但目前中國的監管尚處於空白。業內人士認為,ICO應納入監管體系,建立類似國外的“沙盒”監管機制。

ICO投資者從個人向私募“升級”

隨著區塊鏈技術、加密數字貨幣的快速發展,以數字代幣為支付方式的ICO,迅速成為區塊鏈領域企業、個人,籌集創業資金的重要融資方式。

公開統計數據顯示,從2012年到2016年的4年里,ICO融資複合增長率達到547%。其中,2016年區塊鏈領域的傳統投資額為4.96億美元,而ICO達到了2.36億美元,接近傳統VC投資的一半。2017年以來,全球ICO融資近13億美元,是2016全年ICO融資額的5倍多。

而在國內,ICO融資在2017年上半年火爆起來。根據《2017上半年國內ICO發展情況報告》(下稱《報告》)數據,截至2017年7月18日,僅中國國內提供ICO服務的相關平臺43家,上線並完成ICO的項目達65個,累計融資規模折合人民幣超過26億元,參與人數超過10萬。而另一家金融科技分析研究公司的數據則更為龐大,國內參與ICO的人數有200萬。

“可以把ICO和IPO做一個簡單類比,兩者都是融資方式,ICO最大的特點是項目還沒有業績,就能實現快速融資,為項目發展提供資金支持。”國采金控董事長張利說,具體而言,ICO融資主要是以白皮書的形式,展示基於區塊鏈的底層技術的各種場景應用,通過發行代幣向投資者眾籌,項目的情況通過代幣價值反映。

張利稱,ICO第一波投資人以程序員、極客為主,其特點是懂技術,單體、單客投資量也比較大,投資金額動輒30萬元、50萬元的規模。而目前的不少ICO項目,參與者以老年人為主,人數多但投資量少。不過,也有部分參與者希望找到真正好的ICO項目。

數字虛擬貨幣價格的飆漲,也在吸引風險機構進入。傳統VC為了抓住這個增長迅速的投資市場,開始擁抱ICO,成立專門投資ICO的基金。早在2013年,國外就已成立以ICO方式募集的私募基金,投資的區塊鏈、比特幣創業公司超過40個。

與國外相比,中國的ICO私募基金起步較晚。根據公開信息,今年8月初,國內第一家專註ICO的比特幣風險投資基金成立,主要投資市場為國內的ICO項目。此外,萬向集團等也先後投資了ICO私募基金。

“投資方式上,要看基金是以什麽形式募集。”張利稱, 一種是采用幣幣交易,通過以太幣、萊特幣等方式投資,如果募集的是法定貨幣,也可以將法幣轉成數字貨幣再投給對方;如果募集的時候本身就是以太幣、比特幣等,則持有與項目估值等值的法定貨幣對應的數字貨幣。

建立監管機制成共識 

從網絡世界的虛擬貨幣,到進入現實社會,比特幣等數字貨幣開始成為現實生活的支付工具。2017年4月1日,日本承認比特幣的合法性。與此同時,隨著ICO的不斷升溫,參與者日漸眾多,潛在的諸多風險也開始暴露,納入監管已經成為市場共識。

根據媒體報道,近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發布建議,提醒消費者警惕數字資產(或數字貨幣)投資的信用記錄缺乏、二級市場流動性不足、不透明及投機性質、洗錢和恐怖主義等潛在風險。此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提醒,ICO存在項目失敗或跑路導致的資金損失風險、價格劇烈波動引起的金融風險、借ICO進行的詐騙、非法集資等違法犯罪風險等諸多風險。

而在中國的ICO融資項目中,以老年人較多的參與者結構、匿名投資等形式,也決定了其較高的風險系數。張利亦稱,由於投資額較少,不少參與者是抱著“玩一玩”的心態參與ICO項目投資。

張利稱,在監管尚未介入之前,是否有優秀的創始人團隊,是否有成功的經驗、案例,以及是否有很好的技術發展前景,是判斷一個ICO項目好壞的主要標準。

在國外,包括日本、新加坡、美國等多個國家,針對ICO的火爆,早在2013年就已開始建立監管沙盒機制,但在中國目前尚屬空白。作為區塊鏈的參與者,張利也希望,ICO能納入國家監管體系,建立類似國外的沙盒監管機制。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長張承惠此前表示,不少國家都對金融創新推行了監管沙盒,性質相當於搞一個金融科技特區,對金融科技公司進行單獨審查,符合要求就納入監管沙盒。申請的企業很多,但能夠進入沙盒的數量有限。中國如何監管,是需要探討的問題。

針對這種情況,一些地方政府已經開始有所動作。7月25日,貴陽市政府聯合多家組織發布了《區塊鏈ICO貴陽共識》,並設立“區塊鏈ICO沙盒計劃”,提出適當給予ICO項目包容性豁免,包括白名單管理、融資計劃和合格投資人管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