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看一個企業,先看其賺不賺錢、是否虧損、盈利多少等等,這是很自然的。但是也要看到,有一類企業或行業、部門,是具有國家安全重要性的。”全國政協副主席、CF40常務理事會主席陳元8月12日在首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表示,對“僵屍企業”要從國家戰略的角度來評價,對國家戰略性企業要給予更多融資支持。

此次論壇以開發性金融與“一帶一路”建設為主題,陳元在主論壇發表主題演講,並在論壇最後回答了第一財經記者的提問。

陳元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僵屍企業”是指資不抵債、經濟指標嚴重惡化的企業,但是有的企業並不是只有財務標準,它還有廣泛的基礎,比如產業基礎、國家基礎、國家戰略標準,所以要從更高的角度來看,把國家安全信用標準和企業財務信用標準結合起來。

呼籲給予國家戰略優先融資支持

陳元認為,無論開發性金融還是商業金融,都應為國家戰略性企業提供優先融資支持。

“開發性金融是為實現國家戰略而發展出來的一系列金融方法,其基本特征區別於財政性的撥款、減讓性融資支持,是完全用市場的方法來實現國家戰略。”陳元在演講中表示,開發性金融包括用現成的市場去實現國家戰略,以及創造市場去實現國家戰略兩類。

其中,運用現成的市場去實現國家戰略,這一類比較接近於商業金融。但商業金融往往是運用市場獲取最大利益,國家戰略在其中的地位和角色不夠清晰。

“在當前的國情下,我呼籲商業性金融機構,也要用市場化方式實現國家戰略,”陳元說,商業性金融機構不要去做那些亂象叢生、沒有理性的投資業務,而要圍繞國家戰略,去做一些有實質內涵的、為實體經濟和國家戰略增磚添瓦的項目。

另一類開發性金融是指沒有市場,但依然要用金融方法實現國家戰略,這是比較難的一類。陳元認為,開發性金融的資金來源是國家信用市場化得來的,通過國家信用的市場化得來的資金,必然要用市場化的方式來運用,否則是難以生存下去的。開發性金融面對的將是一個創造市場的過程。

陳元說,商業性金融都是要看財報,較少考慮國家安全的因素,這使得界限分得太清,使相當一批國民經濟、科研發展、國防工業融資有困難。

在他看來,企業的財務指標體系反映了企業財務可持續的能力,但是也要看到,在全球化的今天和在國家戰略框架下,財務指標體系可能並不是評價一個產業重要性的唯一指標體系。

“國家有一些基礎的工業企業盈利能力不夠強,這是不是產能過剩?是否有問題?再比如農業、水利等其他重要的基礎產業、行業,也都沒有很好的財務指標。這就產生了一個矛盾。如果按照企業報表來說,這些都是瀕臨破產,或者已經資不抵債、應該破產的企業。但是從國家安全、國家經濟基礎來說,一旦遇到重大的國際形勢變化,例如經濟制裁、地緣沖突等,這些企業的重要性就顯現出來了。”陳元提出,這些企業、行業的重要性不是完全表現在一年一度或者一季一度的財務業績上,而是表現在十年一次或者數十年一次的經濟周期性變化、國際形勢變化或地緣沖突之時。

他建議,對於這些企業,除了財務標準,應該還有一個國家安全信用指標體系。對於國家安全重要性企業及其相應產品,應當采用一套國家安全信用評級制度。這一評級制度可以包含若幹等級,但是再低的等級也還在國家安全信用等級之中,在維護國家安全時,要對其優先保證、優先融資、優先支持。

預防“大而不能倒”

通過財務指標劃分出的“僵屍企業”,和以國家戰略標準認定的系統重要性企業,在支持發展和市場出清的選擇上,如何平衡?

“在遇到矛盾的時候,首先要看國家戰略,財務標準要服務於國家戰略。”陳元在回答第一財經記者提問時表示,對於無關國家戰略的企業,財務指標應該是市場出清的標準,但是涉及國家戰略不能靠市場出清。對於執行國家戰略的企業和產品,要動用財力來鞏固和加強發展,幫助其改善經營,提高整體能力。

陳元稱,企業的重要性,在金融機構層面叫做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後,美國監管當局,主要是財政部,對是否救助雷曼兄弟公司,想在危機初期打破市場慣例,結果反而引起美國市場的恐慌,連帶引起全球市場大動蕩。自此之後,監管部門就開始研究,提出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概念,這是一個對“大而不能倒”政策的調整和改進。

在陳元看來,凡是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就應該實行更嚴厲的監管和更精細的經營,使其避免出現影響系統穩定性的風險爆發。換言之,從讓大企業倒閉、市場出清,轉為采取預防性的管理,從而避免發生重大風險,影響全局的穩定發展。

另一方面,在企業中也有這種系統重要性的企業。這種企業與金融機構不同,金融機構是“大”而不能倒,標準很清楚。系統重要性企業或者是產品如何界定?他表示,這取決於不同行業、產業、技術、研發能力等方面,各行各業有不同的標準。

“反過來說,如果技術和產品在國家安全中是不可取代和沒有競爭性的,那麽似乎可以把它看作系統重要性的企業或者產品,”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應該對其穩定性和可持續性予以格外關註,不是放手讓它浪費國家的金融財富和企業經營的資金,而是對它實行更嚴格的監督、管理,不要由於其自身經營問題影響到國家安全和系統性穩定。